Torches

摘自备忘录2.0(恺楚)

甜炸啦啊啊啊啊啊啊啊!!!⚘(∀`ฅ*)

子见南子:

- 随手在备忘录里记下的零碎片段,不打算写成文,就这样整理一下。






>>>>>


     这不是楚子航第一次收到花。


     十七支盛开的狐尾百合被丝带束起,躺在楚子航的臂弯里。


     “今早它们忽然都开了,我想或许应该送给你。”


     恺撒的袖口还沾有花园中晨露的湿意,他望着垂目不语的楚子航,语气罕有地透出局促。


     “你喜欢吗?”


     楚子航伸出手指碰了碰细腻的花瓣,抬起头来,回答道:


     “谢谢,我很喜欢。”


     十分标准的回答,恺撒说不上是欣喜还是失望。他挥挥手,打算回到花园继续为月季修剪枝杈,却听见楚子航再次开口。


     “对了。”


     金色的双眼眨了眨,忽地望向一边,楚子航轻声补充道:


     “花……我也喜欢。








>>>>>


      今天早上的天气很好。天空碧蓝,阳光金黄,远处有白色的小房子藏在茂盛的园林树里。


      恺撒站在阳台上欣赏了一会儿,又觉得这番景色也没什么特别的。要知道这里可是西西里啊,而时节又正值初夏。


      “好喝吗?”听见身后传来玻璃门被拉开的声音,恺撒问道。


      楚子航捧着他的早餐牛奶站到恺撒身边,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




      直到三天前,楚子航都还没有每日饮用乳制品的习惯。但那天他们路过艺术家们的集市,油画、雕刻、拼贴玻璃、布艺……琳琅满目,摆满了长街。两人从无数场讨价还价中穿过,然后楚子航一眼就相中了一个暗蓝色的小陶罐。


      “这是维尼的。”楚子航指着罐身上的“HUИNY”这么解释。


      恺撒盯着那个错得简直离奇的单词拼写方式,又看了看陶罐敦厚质朴的造型,忽然意识到比起性格,自己和楚子航的审美观差异或许会更大一点。


      楚子航雷厉风行地决定把那个小蓝罐子买了下来,一边掏钱一边跟恺撒说他以后要每天用它喝八罐水,然而店主收钱地时候开心地祝福道:


      “希望这个牛奶杯能让你每天的笑容都像蜂蜜一般甜美。”


     


      “虽然说是牛奶杯,但你用它喝水又不会有什么问题。”恺撒开导楚子航。


      “不行。”沉默了一路,楚子航站在家门口认真地回答,“牛奶杯里面就只能装牛奶。”


      ……


      好吧。恺撒看着已经开始向附近的私人农场订购每日上门鲜牛奶的楚子航,觉得他们果然还是在性格方面的差异更大一些。








>>>>>


       “恺撒。”


      几乎是在睡梦中,楚子航默念着,默念着一个名字。


      「哪个恺撒?」


      是啊,这世上有成千上万个恺撒。从古至今,这个辉煌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地出现,被冠在一个又一个男人的头上。他们行走世间,或籍籍无名,或荣耀万丈。


      「于千万人中,你在呼唤哪一个恺撒?」


      眼睫颤动,楚子航迎着晨曦的晖光睁开双眼。他用干涩的喉咙向那个不知名的幻影回答:


      “我的……我的那一个恺撒。”








>>>>>


      对手,一个好的对手。


      你如憎恶仇敌般憎恶他,你如迷恋情人般迷恋他。


      你将他从旁人的利剑下救走,你将自己的剑锋指向他的心脏。


      他会成为苦涩的良药,他会成为芬芳的诅咒。


      他活着你未必会笑,但他若是死了,你一定会哭。








>>>>>


      加图索公爵从未幻想过这一天。


      他曾与无数的美人共舞,他们的吐息甜蜜而芬芳,他们的眼神热烈而倾慕。他从他们身侧走过,如同在花丛中漫步而出。


      他喜爱玫瑰,也赞美铃兰。他欣赏着这些美丽的花,坚信自己终会从中挑出最美的一朵,共度余生。


      直到这一天,他骑着马匹穿过森林。早晨的雾气仍未散尽,然后在林间小路的尽头,公爵先生遇见了一个落单的Omega。


      他站在阳光下,身上有雪与松树的气息。








>>>>>


       「我不明白,楚子航那个人,完全和你狂想式的浪漫主义格格不入,说是截然相反也不为过。你到底喜欢他什么?」


      “我也不知道,但他就是有一种奇妙的本领,能让我的心为之起舞。”


      「所以他做了什么,能让你的心……为之起舞?」


      “……他的存在本身?”



评论

热度(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