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重发】所以,和好朋友的男朋友睡了(下)

(★>U<★)

苏:

之前发的被删了,所以我减少了点车的部分(其实本来也没有很多)再发一次,但愿不要再被吞了。

———————————

9.

这天下午,Tony做了个梦。

具体来说,当时他正躲在工作室里一目十行的浏览《星球日报》,并散漫的想着,自己的确挺上镜的以及头条新闻完全没有第六页的《蝙蝠侠—哥谭背后的守护者?》来的有意思。

至于他为什么非要抽出宝贵的时间来阅读一份与他工作内容毫无关系的报纸,Pepper是这么解释的,“可能是我无意间放进了需要给Tony审阅的那叠文件中,你知道的,就算是再完美的秘书,偶尔也会犯点无伤大雅的失误。”

当然,如果Tony没有在昨晚去拥抱Natasha,又被愤愤不平的Clint拖着去吃土耳其烤肉,吃完烤肉去吃冰激凌,吃完冰激凌又通宵玩游戏的话,他或许还有精力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专心研读厚厚一叠的有关环保能源开发的资料。

总之,那时候的Tony只想看点不需要耗费脑细胞的玩意,比如”可怜的Rogers当场心碎”的新闻附图。

他一点也没察觉自己盯着那张满溢悲伤情绪的照片诡异的沉默了五分钟之久。

终于,Tony动了动都要僵硬掉的脖子,拿起手机给照片上的主人公回了一条信息:”明天,让我们抽个时间见面吧。”

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不知道这样做的含义。

但是信息发出去的一刻,他隐隐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然后上下眼皮就配合他的状态无法挽回的紧紧粘在了一起。

再来说Tony的那个梦,实在是一个比蝙蝠侠和超人私下里可能认识还要离奇的梦境。

时间和空间都回到他和Steve第一次度过的那个醉意朦胧的夜晚。

金发男人低下头舔了舔Tony的唇,“因为这是我的初吻,所以我们结婚吧。”

“我拒绝。”Tony冷淡的表达出自己的惯常态度,并且,他差不多要说出口了:前提是Steve右手里没有突然多出来一个五角星图案的盾牌,然后那个盾牌锋利的边缘又正好没有顶住他脆弱的脖子,同时Steve也没有阴沉着脸色紧接着说出,“要么给我爱,要么就去死。”这样戏剧性十足的台词。

在那双美丽却深不见底的蓝眸直视下,Tony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10.

Tony醒过来的时候,室内一片黑暗,大脑低速运转的他能看清的唯有一道透过窗户漫进来的月光,洁白的宛如西伯利亚终年化不开的积雪,冰冷的蔓延至后排的书架上。

他觉得那个梦是一个征兆,虽然不清楚会是什么样的征兆,但是,Tony决定了结一件愚蠢的事情。

他搬来梯子,就着月光开始在书架顶部的那层塞满了他大学时代的书本试卷实验作品等等杂物中翻找一个黑色盒子。

三分钟后,Tony放弃了,并不是说不想找了,而是他总算意识到就算要找也该开了灯,吃饱了再找。

十分合乎情理的想法,于是Tony顺着梯子慢慢往下爬,就在离地面还剩两格阶梯的时候,“啪”,天花板上的白炽灯骤然亮起,瞬间撕裂了黑暗。

“Tony!”

这个脱离自己世界太久的声音让Tony茫然的以为他也许还没睡醒,也许这是个梦中梦。

"Tony!"Bucky非常紧张的重复了一遍,他想过一百件Tony可能在做的事,唯独不包括爬梯子,深夜爬梯子,十分神奇的爱好,他要拿本子记下来。

看来不是梦了,Tony习惯性的捏了捏鼻子,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正处于一个相当尴尬的位置,二十公分的距离没办法让他很潇洒的跳下来,而如果以爬的姿势又未免有些丢脸。

这令Tony很是恼火,“Barnes先生,你来这里干什么?"

Bucky被问住了,愣了一段时间后才回想起此行最初的目的,"呃,解释?"

“如果是Steve的事,没有解释的必要了,我已经不想和他.......卧槽槽槽槽槽!”沉稳优雅的声音中途明显升高了至少五个调,原因在于Bucky见Tony久久没有动作,干脆伸手从背后揽住他的腰,轻松的把他抱了下来。

Bucky发誓他只是很单纯的想帮忙来着,趴在梯子上的Tony像极了被困在屋顶上的猫咪。其实除了两者之间眼睛大且圆以外,根本没什么能够类比的地方,完全是Bucky多虑了。

Tony实在是又震惊又难堪,落地的刹那他忙不迭的从Bucky的怀里跳了出来,然后,脚步一个不稳撞到了书架上,那个他找了半天的盒子就这样掉了下来,半空中盒盖与盒身分离,一堆照片纷纷扬扬的洒落在地上。

“Shit!”Tony瞪大双眸,完全是一副见了鬼了的表情。

“这是什么?”Bucky假装没发现主人糟糕的脸色,非常自然的蹲下来,开始一张一张的捡起细看,他很快发现全是Tony,准确的说全是稚嫩一点的Tony:

龇起白牙拌鬼脸的,把大眼睛笑成直线的,愤怒的拧紧眉头的这些Tony,以及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没盖好被子露出赤裸的后背和腰线的,半眯起眼睛咬着下唇的那些Tony。

这样那些,每一个都生动鲜明的要让他窒息。

整个空间陡然安静下来,只有时间无声的一点一点划过指缝,很久以后,Bucky才从口干舌燥中找回自己的神智,他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愤怒,是谁拍的?如此亲密的距离和引人遐想的角度……不可能是Steve,那个年纪的Tony应该还没遇到Steve。

该死的,如果是我就好了。

他猛地直起身,涌动着情绪的眼眸牢牢锁住僵在一旁的Tony,两人交缠的视线像电影中经过渲染的慢镜头一帧一帧被无止尽的拉长。

三分钟后,Tony沉着的擦掉额头上的冷汗,举起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一袋蓝莓干,状似随意的递给Bucky,“要吃吗?”

Bucky点头的同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这么轻易的屈服在食物的诱惑下,前一秒他还气势汹汹的想替好朋友质问对方乱七八糟的情史,下一秒他们就友好的头碰头的分着吃蓝莓干。

崩得紧紧的气氛莫名其妙的缓了下来,一段时间内只有干巴巴的咀嚼声。

“大学里......”Tony突然打破了沉默,“我有个学摄影的男朋友。”

“正确说来,那家伙是我第一个喜欢上的人。”

“有两年的时间,我们差不多天天在一起。”

默默吃着蓝莓干的Bucky刷的抬起头,目光隐隐约约的扫过Tony开合的嘴唇,“所以是那家伙拍的?老实说,以我的职业素养来看,他的技术太糟糕了。”

“……”

“然后呢?我是说,后来呢?”

“后来?”Tony顿了顿,微微侧过头来,他们本就离的十分近,这样一来Tony的唇几乎贴到了Bucky脸颊上。

“后来,他出了车祸,忘记了一切。”

低低的叹息让Bucky屏住了呼吸,各种情绪在他心里轮番炸成火光四溢的烟花,短短几秒中面部表情换了不下十种。

该死的,难道真的是我?

“Barnes你必须要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太他妈的有趣了。“Tony大笑着往后退了一步,眼里眉稍间满是阴谋达成的得意,”Steve告诉过我你的事情,抱歉,只是个小小的玩笑。”

Bucky觉得身体里刚刚安抚下去的情绪腾地一声又窜了上来,躁动的像一匹无法控制的年轻野兽,他猛地拽住想要离开的Tony,强势的把他抵在墙上,粗暴的舔舐厮磨一直在诱惑他的薄唇,舌头整个伸进对方嘴里,开始剧烈的翻搅。

Tony愣了愣,然后闭上眼睛搂紧Bucky的脖子,几乎立刻回吻起来。他忘了至少应该假装反抗一下。

Bucky已经不在乎事情究竟从哪一步开始失控的,一切都来不及了,如果Bucky能停下来冷静思考的话,这场绵密而激烈的爱抚中,Tony从始至终都在配合,这其实证明了很多东西,然而Bucky无法冷静,也停不下来。他想要更多,更深,他想要Tony,只想要Tony。

11.

Tony完全是被疯狂作响的电话铃声吵醒的,前前后后大概五次。

不得不提的是,Tony给自己设置的铃声是AC/DC乐队的经典歌曲,某种程度上来说,非常的震撼,所以赶在预想的第六次之前,他很快睁开了眼睛。

透明的落地玻璃窗外面,天空如同蔚蓝的浅海区,整个室内挤满了明晃晃的光线。

这其实是个普通又美好的早晨,但显然对Tony 来说,这个早上,非常不普通,非常不美好。

第一,电话是Steve打来的。

其次,Bucky睡在他的旁边。

再次,他的腰很酸,很酸很酸很酸。

总而言之,基于以上任何一个原因,Tony都认为自己需要绝对的休息,没有任何人来打扰的静养,他打算去美国以外的随便哪个国家度假,而且是即刻启程。

幸亏Tony有一个十分优秀的秘书,在老板含糊的表示自己想要出差几天后,立刻给他打包行李定购机票安排酒店,十分钟后,Tony就坐上了前往机场的豪华轿车。

一切井井有条,除了他把手机忘在工作室里,当然这没什么关系,因为Pepper非常迅速的递给Tony另一部手机,“已经装好了当地的电话卡,下了飞机就可以使用。”

“……”

“Tony,你穿的好像是昨天的那套西装。”Pepper很有深意的看着Tony,“据我所知,Steve录节目录了一晚,今天早上才结束工作。”

“……”

“Natasha说昨晚遇到了你的大学同学,考虑到你们可能要叙旧,她自作主张的把大厦权限卡借给了他,看在她是你新欢的份上,你会原谅她的吧?”

“……”

“看起来你和大学同学进行了十分深刻十分全面的交流,顺便问一句,他想起来了吗?”

“……没有。”

Tony疲倦的敛起双眸,而剩下的时间里,Pepper没有再说话。

12.

离航班起飞还有一段足够让Tony尽情享受早餐的富裕时间。

也就是说,在经历了大吃特吃到几乎没吃的不规律饮食后,Tony终于能在正常的时间里吃点正常的东西。

当美味的芝士汉堡和飘着浓浓香气的咖啡摆上桌时,Tony由衷的认为,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幸福了。

他心满意足的捧起咖啡杯。

“Tony,你不该空腹喝咖啡,这很不健康。”非常生气的熟悉嗓音。

Tony的手很明显的抖了一下,咖啡差点溢出来,他慌慌张张的抬起头,站在他面前的果不其然是皱紧眉头,将嘴角抿成直线的Steve。

“他要喝什么就喝什么,Steve,你不需要管那么多。”从旁边抽出椅子径直坐下来的是笑的很温柔很好看的Bucky。

Tony垂下眼睑,默不作声的开始啃汉堡。

“Tony ,一早上就吃高热量的食物,会对你的胃产生过重的负担。”

“Steve,不需要你啰嗦,你的话才是Tony最大的负担。”

“Bucky!”Steve眉间的褶痕又多了一道,语气也变的不那么客气,“我是Tony的男朋友,我想我有这个资格。”

“哦,巧了,我也是。”Bucky笑意愈加灿烂,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手机,划拉了两下,找出一张照片后得意的亮给Steve,“就像你看到的,我们大学里应该就在一起了,另外,我的指纹可以解锁,你的可以吗?”

那的确是一张Bucky的照片,日期显示是六年以前。

Steve镇定自若的拿过手机,也划拉了几下,“不好意思,这些全是我和Tony的合照,我并不觉得单凭一张你的照片能说明什么,另外未免你不知道,Tony的手机密码是我的生日。”

他非常幼稚的把“你的”、“合照”、“生日”等字眼咬的很重。

“......呃,虽然我脑袋还记不起来,但很神奇的,我知道Tony身上所有的敏感点,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Bucky无辜的耸耸肩膀。

然后好不容易喝上一口咖啡的Tony全喷了出来。

尴尬的对视中,空中传来了登机提示的广播,Tony如释重负的站起身,勉强对两人笑了笑,“抱歉,让一下,我的航班要起飞了。”

Bucky十分自然的把手搭在Tony肩膀上,“我知道,一起走吧,我的位置好像在你的左边?”

Tony顿住脚步,难以置信的看着Bucky,然后艰难的把视线移到一旁的Steve脸上,“别告诉我,你在我右边?”

“我不在你右边。”Steve缓缓说道。

Tony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莫名有些失望。

“工作人员搞错了,我在你后面一排,但没关系,我会去换的。”Steve温柔的注视着Tony,嘴角漾开一个优美的弧度,“我会一直在你身边,Tony,不管你希望或是不希望。”

“我也是,不管我记得或是不记得。”Bucky迅速补充道。

Tony咬着唇思考了一会,终于露出了两天以来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笑容,眉眼都弯起来,“噢,那还真是太糟糕了。”

Fin.
——————————————

但是坐在Tony右手边的是生物领域的天才Banner博士,他和Tony就环保能源十分尽兴的畅谈了一路,Steve和Bucky全程维持着“妈的,说人话”的悲愤表情。

The end。


—————————

万分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200)

  1. Torches 转载了此文字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