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盾铁】Homesickness (一发完)

写得好到硬生生拉回了我不萌盾铁的心😘😘😘

Mistletoe:



“说说看。”巴基单手拿着牛奶盒凑到嘴边,用牙咬开封口,他已经习惯了单臂的日子。

“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史蒂夫手托腮,失神地望着窗外的热带植物。

“那就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巴基仰头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

“我想想……”史蒂夫垂眼,“他的脖子很软——”

“他?”

“嗯,他。有什么问题吗?”史蒂夫不适地正了正身子,“我说到哪儿了?”

“哦,没问题。只是我的记忆还停留在你跟卡特特工打得火热的阶段——好吧,这没什么,继续,你说到他的脖子很软。”

“是的,很柔软。让人忍不住想把掌心贴上去,有点儿小颈纹,但你知道吗?那很迷人。他的喉结不大,至少没我的大,我喜欢在他叫我名字的时候吻他那里,但他很少叫我名字,只有在床上的时候——”

“打住,打住。床上的事就不要跟我说了,换个方向。”巴基放下牛奶,并推得远远的。

“噢……”史蒂夫看着桌边的牛奶盒子,慢吞吞说着:“他不爱喝牛奶,以及一切蔬果汁。但有段时间他不得不喝了很多,我猜他现在看到绿色的液体还会想吐。他喜欢吃快餐和甜食,像是汉堡、披萨、甜甜圈一类的。我虽然不赞同他每天吃这些,但矛盾的是,每次看到他出现在快餐店,排着队买吃的,都感到相当的有趣,并且讨人喜欢。你知道吗?他就穿着那身价值不菲的真丝西装,站在队伍里,还一路给小孩儿签名。或许你会觉得这没什么特别的,但如果你知道他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你就会知道这有多么可爱多么难能可贵。”

“听上去他像是个电影明星,好莱坞?是叫这个对吧。”

史蒂夫用手指搓搓自己的嘴唇,“不,他不是。不过他确实是镁光灯的宠儿,他就算上街买杯咖啡,也会有记者一路追着他拍照。”

“那他就是个有钱人家的阔少。”巴基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

史蒂夫顿了顿,“他是个有钱人,但绝不是那种满身铜臭、唯利是图的商人。他拿钱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他一直在试图让世界变得更好。”

巴基耸耸眉,一闪而过的抬头纹显示出几分无奈,“好的,是个有良知的有钱人。那你到底喜欢他什么?”

“……我不知道。”史蒂夫眯起眼,他的思绪仿佛飘到很远,“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他的,我起初甚至有点儿讨厌他,你知道,有时候人会不由自主地对有钱人产生偏见,认为他们虚荣、追逐名利、办事不可靠,但实际上他是个脚踏实地,极负责任的人。而现在——我只能说我喜欢他的一切,虽然我们时常因为观点相悖而争执不下,但实际上我很享受这些。就好像你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你开了很久,一路无车,也没有什么能让你停下来,但时间久了,你就开始怀疑你自己是否一直在走正确的路。而他就是我的红绿灯,他在适当的时候让我减速,让我停下来,让我有时间思考,给我看到一副全然不一样的景象,分享给我不同的想法,然后再在合适的时候告诉我可以再度上路。这有点儿难以理解,是吗?”

“有点儿。”巴基紧锁着眉头,“那总有那么一瞬间——我是说,通常会有那么一刹那,你就觉得,你好像爱上这个人了,就那么一下,觉得好像不一样了,你懂吗?你有这个时刻吗?”

史蒂夫沉默了一阵,点点头,“有的。我不记得是哪一天了,就有那么一天,大家喝的烂醉,然后我们玩了纸牌游戏,输了的人要去超市买神奇女侠的制服,而且穿在身上12个小时。很不幸的,那天输的是我们两个。于是我跟他去了超市,我们买了最大号的制服,看起来非常可笑,但我们没有马上回去,我们在超市里逛了一阵子。”

巴基听到这儿禁不住发笑,“神奇女侠?虽然我没见过,但那身衣服穿在你身上肯定很可笑。”

史蒂夫的嘴角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是的,一定是可笑又可怕。我们,我们在超市里闲逛着,他推着购物车走在前面,他看起来相当理手,比如对于商品的分区,买冷藏食品也会先看日期。说真的,这有点儿出乎我的意料,我本以为他从不来这种地方,你可能不清楚,他有个全能的人工智能管家,他只要在家随口说几句,就会有人送货上门。所以我当时有点儿惊讶,也感到新奇,我走在他身后,盯着他的兜帽,听他一边念叨着哪种薯片好吃,还一边轻声哼着歌,我就这么一直跟着他,甚至没有阻止他买下一车的垃圾食品。你知道那是种什么感觉吗?那感觉,那感觉就像是——”

“你是在告诉我你被一个男人买东西的背影迷住了吗?”巴基笑着睁大眼。

“不,巴基。”史蒂夫失笑,“我那时候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回家。那时的气氛就像是圣诞节前夜,没有出不完的任务,没有打不完的九头蛇,没有永远都让你跟不上的新名词,那种感觉是从四十年代至今都不曾改变的,爱人和家。你知道当他从货架上拿下那包爆米花,他回头看着我,问我喜欢焦糖味还是巧克力味的时候,我好像才明白我为什么还在这里,我是说——不是因为世界需要我做点什么,需要美国队长帮忙拯救谁,而是我自己,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为什么现在还在这个格格不入的世界里。接着我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不舍得再把视线浪费在其他事物上,我一言不发,就这么看着他,让他感到无所适从,直到他撇着小胡子背过身去,我猜我当时的样子有点儿吓人,我注意到他同时拿了两个味道的爆米花,并且快速走去结了账。”

“噢,你说到了小胡子。”巴基挑眉。

史蒂夫眼珠子乱转一下,“然后,然后我们回了大厦。他在电梯里不自在地喋喋不休,说着乱七八糟的话,什么再给手甲加大推力一定可以拿起索尔的锤子,什么以后不允许克林特加入射飞镖大赛。我就笑着听他说,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生气了,沉着嗓子问我到底在做什么。我当时竟然觉得他生气的样子也挺好看的,所以我就笑的更开心了,我嘴巴一松,就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我说你真好看,我挺喜欢和你一起逛超市的,如果能每天都去一次就好了。”

“然后呢?”巴基前倾着身子,有些急切地问道。

“他吻了我。”史蒂夫双眉耷拉下来,脸上混合着感激和温柔,“他狠狠瞪了我之后,就凑上来吻了我,他的小胡子扎的我痒痒的,但他的嘴唇很软,舌头很滑,他的吻技很好,这让我感到嫉妒,我当时分神想到——我可不会再让他吻别人了。我伸手搂住他,他的腰窝很深,背很结实,臀部,嗯,臀部很完美,各种意义上的完美。电梯门刚打开,他又反手把门关上,我们直接去了他卧室所在的那层楼——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最后没有扮成神奇女侠的原因了。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妙的一夜,巴基,再也没有哪一天可以与之相比了。”

巴基此时的神情柔和又感伤,他的手指缓慢抚摸着桌沿,小心翼翼地问道:“接下来呢?”

史蒂夫这时将目光移向窗外,瓦坎达的阳光总是过分热烈,金光四溢,“第二天我收到消息,朗姆洛出现在拉各斯,为了阻止他拿到生化武器,我带队去了那里。”

“嗯哼。”巴基轻声应和着。

“发生了很多事,突如其来的爆炸,平民受伤,法案,维也纳,然后我找到你,之后的事你都知道了。”

巴基识趣地不再说话,跟随着史蒂夫望向窗外。

史蒂夫搓了把脸,紧接着埋头趴在自己手臂间,金色的后脑勺被阳光晒得耀眼。

过了许久,他从桌上抬起头,脸上神色平静,他站起身,低头对巴基说:“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我知道。”巴基眼也不眨,“我看到你门后的背囊了,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告诉我。”

“就知道瞒不过你。”史蒂夫抱胸。

“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天黑之后。”

巴基看回史蒂夫,犹豫了一会儿才问:“他会原谅你吗?你记得你还在被通缉中吧,纽约现在——”

“我不知道,巴基,我只知道我得过去,我得呆在有他的地方。”

史蒂夫面向落地窗站立着,窗外的植物被风吹动,齐齐摇晃。

“无论我是不是美国队长,我都必须要呆在有他的地方。”

“他是我与这世界最根源的联系,是我一切梦想里必不可缺的主角,托尼·斯塔克是我的归属地,是史蒂夫·罗杰斯的根。”


END

评论

热度(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