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近乡·2(恺楚)

哦哦哦刚出场就互怼hhh😏

子见南子:

- 想想还是让恺哥早点出场吧






      秋月宴。


      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名字,却并不是什么吟咏风月的文雅诗会。秋月宴是妖界的狂欢盛典,六十年一度,获得入场资格的妖族们会在一个月的预选期内彼此争斗,能赢到最后的妖就会获得在中秋满盈的圆月之下挑战妖王的资格。


      而后,便是胜者王,败者寇。




      饶是已经入夏,清晨却还残留着几分凉意。楚子航缩在蓬松的棉被里,直到露在被子外面的耳朵确认已经足够温暖了,才从床上爬起来开始穿衣服。


      这是他至今为止少有的悠闲早晨,没有学校要上,也没有家务要帮忙,所有需要他操心的只有一样,就是他自己。


      下楼的时候楚子航找旅店老板问了路。老板也是只狐狸,一身殷红的皮毛,现了原形晃着三条大尾巴趴在柜台上晒太阳,像一团火焰。听见楚子航询问的地点,那双暗金的狐狸眼上下打量了他一遍,然后抬起前爪给他指了个方向。


      “谢谢。”


      楚子航向老板点了点头,便跨出门顺着渐渐熙攘起来的街道离去。




      到了地方楚子航才发现这里比他预想的要热闹得多,男男女女的妖族排成长队,交谈、叫嚷,以及不知从何而来的沉闷碰撞声交织于一地。


      楚子航走到队尾站好。排在他前面的妖怪不知是什么,长得高大又健壮,像堵肉墙似的挡了个严严实实,楚子航试图朝着队伍最前端张望几眼却什么也没能看见,只得放弃,安分地等待着。


      他在来前便听说过,要取得秋月宴的入场资格需要通过一项测试。虽说测试的内容回回都不一样,但对于大部分妖族来说却也不会是什么难事,否则也不会每次都引得近半数的妖族前来碰碰运气。


      队伍前进的速度很快,没多大会儿楚子航就已经排到了门口。宽敞的大厅里摆着七张桌子,桌子后坐着负责登记的小妖,而大厅后面似乎才是测试进行的地方,之前楚子航听见的古怪碰撞声也是从那边传来的。


      “下一个。”


      楚子航闻声立刻走向右前方空出的那张桌子。


      握着笔的兔精似乎对自己的工作已经有些麻木了,头也不抬地直接问道:“名字?”


      “楚子航。”


      “品种?”


      这个问题楚子航还从未被问到过,他愣了一下才回答出口:“猫又。”


      “年龄?”


      “十八。”


      唰唰写着字的手忽然顿住,兔精抬起头来,表情有些惊奇,两只耳朵竖得笔直。


      “还是个幼崽啊?”


      楚子航面对四周聚来的好奇目光不为所动,唯有那对被黑色软毛覆盖的猫耳颤了颤。


      “已经成年了。”


      “十八岁算什么成年,又不是人类。”好在兔精也没那么大的兴趣追问下去,把填好的身份卡递给楚子航,抬手指了指身后,“进那个门,过了测试就能领正式的资格证了。”


      走向大厅的后门,楚子航以为自己会看见有一个房间,但入眼的却是一片开阔的场地,四周用白灰石墙围了起来,墙边摞着一块块半人高的方形大石,一些石块已经被拖到了中央,正被已经入场的妖怪们用着各种方式凿砸着。


      “哟嚯,真年轻。”


      走上前来指引楚子航的妖怪看了看他的身份卡,感叹了一声。这只妖怪年纪看起来已经有些大了,一边领着楚子航往前走,一边用对待孙辈的温和口气向他解释。


      “这些都是从玉山挖来的原石,里面藏着一小块玉料。无论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把玉料从石头里取出来就算通过,那玉料就是你参加预选的凭证。”


      老妖怪说完的时候,他们也刚好走到了一块原石的正前方。


      “别紧张,”老妖似乎误会了楚子航的面无表情,对着这个后辈安慰道,“对猫妖的爪子来说,这种石头稍微费点时间就能抓得粉碎了。”


      说完老妖就退到了一旁准备迎接新的受试者,留下楚子航独自面对眼前的山石。


      宽阔的场地里还有其他几组测试在进行,楚子航在走来时便暗自观察了一下其他妖怪是如何对付石块的。


      有用拳头硬砸的,也有招来雷术劈石的。


      却独独没有用兵刃的。


      只迟疑了一瞬就定下心来,楚子航脱下了外袍扔到一旁,露出背后黑布包裹的长刀来。


      无铭的长刀,刀身在日光下耀如白练。


      村雨仅是出鞘时的铿锵鸣响就引来了左右的数道目光,而后楚子航半刻也没有再拖延,右脚向后斜跨半步,长刃高举,凌空斩下,如同闪电击穿黑云,庞大的石料在一声惊雷般的闷响过后碎裂一地,露出其中深藏的璞玉来。


      周遭似乎已经响起了一些私语声,但楚子航没有理会。他那袖子蹭干净了村雨沾上的石屑,又弯腰捡起玉石和外套,转身就准备离开。


      “用刀的猫妖啊,是出门前忘记把爪子磨利了吗?”


      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明明有一副低沉平稳的好嗓子,却因为语气里不加掩饰的轻狂而显得傲慢起来。


      楚子航循声望去,说话的妖怪正站在门口,应该是刚进来的受试者。金发垂肩,一双冰蓝的眼睛,看不出来是什么品种的妖怪。


      “你不也一样吗?”楚子航隔着大半个场地回应,眼神投向那个妖怪脚边立着的猎刀。


      对方听到回答似乎愣了一下,随即拎起他的猎刀朝着楚子航走来,一步步迈得稳健又轻快,带着临战前的凌厉,可脸上却悠悠然露出一个微笑来。


      “是啊,我也一样。”


      琉璃珠似的双眼盯着楚子航,眼角弯弯却没有浸染笑意。


      “我好像也忘记打磨自己的爪子了。”




—— T B C ——

评论

热度(138)

  1. Lokerth子见南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恺楚安利贩售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