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谬想天开(恺楚)

哦哦哦美好的恺楚😌

子见南子:

- 非常俗套的角斗士设定。




— 1 —


      全程的人都在奔走相告,一个Omega向赢得他的角斗士发起了挑战。


      “竟然向皇帝陛下直接请求……”


      “他明明只是一件战利品。”


      “……说是如果角斗士们能通过搏斗赢得他,那他也应有权用同样的方式赢得自由。”


      “荒谬!”




— 2 —


      足以容纳上万人的宏大竞技场,惊呼声犹如海潮,犹如风暴。


      楚子航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剑锋上的血液来自刚刚死在他脚下的Alpha。


      “罗马永远欢迎英勇的战士。我将遵守承诺赦免你,赐予你自由选择伴侣的权利。”


      在最接近场地的边缘,皇帝的传令官高声宣布道。


      “感谢您。”


      获得胜利的Omega恭敬地弯下腰,年轻的脸上看不见喜悦。




— 3 —


      “他叫什么名字?”恺撒偏过头问道。


      “楚子航。”帕西念出了一段怪异的音节,继续尽职地补充说,“安斯洛尼将军上个月出征时掠回来的,刚刚成年,还没有发过情。”


      恺撒点点头,却忽然又眯起眼睛看向帕西。


      “你告诉我这些,就不担心我去标记了他,然后把叔叔气死?”


      “如果我此刻有一面镜子,就能叫您看看您注视那个Omega时的眼神。”


      如同神射出的箭一般,那并不是凡人能够阻拦的光。




— 4 —


      赦免令并不像听上去那么有用,楚子航仍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能活多久。


      剥去了战利品的身份,他也依旧不是罗马公民。连平民都耻于标记这样的Omega,会渴求他的只有罪犯与战俘。


      他已经十八岁了,如果在初次发情前不接受任何Alpha,他就会在痛苦和煎熬中死于并发症。


      “希望我不会死得太狼狈。”


      楚子航一边擦拭他的剑一边想。




— 5 —


      年轻的Omega坐在恺撒对面,亚麻色的短发微微打着卷儿,看上去温顺又可爱。


      “已经很晚了。”


      恺撒吃完了餐盘里最后的一点面包,饶有兴味地看着那个Omega因他的话而耳尖泛红。


      “我叫人送你回去吧。”


      没有理会对方离开时羞愤的瞪视,恺撒换了个懒散的姿势倚在扶手椅上,葡萄酒透过千花玻璃杯显出一种奇特的斑驳色彩。


      “这些软弱的小家伙,你不用再介绍给我认识了。”恺撒转向半掩的木门,弗罗斯特正站在半明半暗的角落看着他。


      “他们都是贵族的子女,是战士的后裔,并不一定像你想象中那么软弱。”弗罗斯特这么说着,却也无意逼迫恺撒,转而说道,“与其像这样浪费时间,不如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


      “不用了,叔叔。”恺撒隔空向弗罗斯特举杯,“我会自己去找的。”




— 6 —


      “有Alpha想要见你。”


      楚子航坐在桌旁看着书,对门外人的话无动于衷。


      “有一位大人想要见你。”


      随着第二句话一同掷向他的还有一把长刀。黄铜镀金的搭扣,鞘上嵌着细小的蓝宝石与翡翠,看上去是富人们华而不实的装饰品。可楚子航仔细观察着它,被皮脂摩擦得光滑的刀柄,锋利到令人看一眼就觉得会被划伤的刃。


      已出鞘过千万次,一柄名副其实的凶器。


      楚子航有些困惑地抬起头。


      “那位大人说如果你不愿意见他,就把这个东西拿给你看。”传话人的声音毫无起伏,“现在你打算去见他了吗?”


      “……请带路吧。”




— 7 —


      黑发服服帖帖地搭在脑袋上,有几缕略长的发丝垂在眼前,白净的手指交叉着放在腿上。


      他面前的这个Omega看上去安静又谦逊,仿佛那天竞技场上熟练的杀手是另一个人。


      “我叫恺撒。”


      用一句话完成了自我介绍。


      “听说你精通剑术。”


      然后,这是他对楚子航说的第二句话。




— 8 —


      楚子航几乎要被恺撒骗过去了。


      如果不是在交手间确认对方有着不逊于自己的刀法,楚子航简直就要相信他只是来讨教剑术的罢了。


      话题甚至没有涉及过彼此的性别,那男人口中谈论的永远只有战争与佳酿。


      “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楚子航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可对面的人似乎全然没有发觉他的紧张与困惑。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那个Alpha轻巧地回答,“我来这里当然是为了见你。”




— 9 —


      九月的罗马时常下雨。


      恺撒讨厌下雨,除了今年。


      “雨水使人们彼此亲近,因为我们不得不待在房间里。”他闭着眼睛说道,一旁的楚子航对此不置可否。


      沉默良久,恺撒就快要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睡去,忽然听见有人问他:


      “战斗、酒,现在又是天气。还有什么?”


      “人活着除了这三件事还需要关心什么呢?啊,是了,还有一件,但我不确定同你谈论它是否适合。”


      恺撒睁开了双眼,顺光看去,昏暗朦胧的天光洒在楚子航的侧脸上,显出一种柔和的苍白色彩。


      “婚姻。”




— 10 —


      楚子航困顿地缩在被子里,不想起床。


      这座遥远城市的冬天来得比他家乡要晚,却更为粗粝,像是有看不见的冰渣子漂浮在空气里,稍微动一下就会划得皮肤刺痛。


      他从床头的餐盘里取了一块面包,抹上淡味奶酪,再夹上几片熏肉肠,送进嘴里咀嚼起来。刚来时这些食物怪异的味道几乎让他选择把自己饿死,但现在差不多已经能够接受了。


      就如同他渐渐开始习惯那个送来这些奶酪和肉的人。


      乳脂发腻的口感令Omega青睐非常,但楚子航不打算细想自己的身体为什么突然如此积极地囤积能量,毕竟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等着他去思考。


      “我从来不懂得顺从。”楚子航舔舔唇角,“但他是恺撒。”




— 11 —


      恺撒在一个落雪的午后回到家中。


      他刚刚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求婚,同时也得到了人生中第一次被拒绝的求婚。


      “我杀死那个Alpha不是为了将自己束缚给另一个的。”


      楚子航说出这句话时手里握着剑,朝右边侧过了头,没有看向他的求婚者。


      “那个Alpha或许会,但我是恺撒。”


      “没错,”楚子航把头偏回来了一点,视线飞快地掠过他又移开,“你是恺撒。”


      Omega最后的话令恺撒觉得自己还有希望。或许他应该再等一等,面对敏锐而珍贵的猎物总是需要付出更多的耐心。但回想起楚子航最近时常出现的倦态,恺撒忍不住感到焦虑。


      “希望你还能给我等待的机会。”




— 12 —


      “你需要一个Alpha,否则你会死。”


      楚子航背后抵着粗糙的石壁,听见那个男人在放出近乎威胁的言论之后又继续说道:


      “我可以不标记你。”


      满满的妥协,乃至于掺着一丝恳求。


      他向来乐于击碎Alpha们的傲慢,但这一瞬间他竟然有一点失望。


      “那就让我去死。”


      想象中他应该是这样回答的。但现实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抬头注视着门外的Alpha,然后向他伸出了自己颤抖的右手。




— 13 —


      恺撒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这样的方式得到楚子航。他为自己感到耻辱,却又无法忽视心底的狂喜。


      他用毛毯将楚子航整个包裹了起来,拿上对方的剑与几件衣物走出门去。


      “这段时间里你需要得到照顾。”恺撒坐在马车里解释道。


      但楚子航没有回答,也没有反抗。Omega缩成小小的一团靠在他的怀里,那双金色的眼睛半睁半闭,如同含着雾气。




— 14 —


      粗大的ビビビ刺入了他的身体。


      楚子航颤抖着攥紧了身下的床单。昏暗的室内,他甚至分不清哪道呼吸声是属于自己的。


      令人难以忍受的酥麻感从身下传来,他能感觉到自己是如何分泌出粘滑的液体,而这些液体又是如何沾湿两人的身体的。


      脑海混沌不堪,几乎彻底失去了理性。


      有那么一个瞬间,楚子航甚至以为Alpha是要杀死他。


      直至ビビビ临近,手指用力地握紧了恺撒的臂膀,他听见自己用沙哑的嗓音发出请求:


      “帮帮我。”


      动作凝滞了一瞬,紧接着就是更为用力的ビビビ。


      身下的ビビビ近乎粗暴,但落在唇上的亲吻却轻巧又柔软。




(我也不想打码打成这样……就麻烦靠各位丰富的阅♂读经验自行填空了。)




— 15 —


      “我向来说到做到,尽管这一次我对自己的恪守许诺感到遗憾。”


      楚子航正靠在软椅上喝着燕麦粥,他没有放开正往嘴里送食物的勺子,选择只用眼神向恺撒表示困惑。


      “我承诺过不会标记你,于是我没有。”恺撒把盛着面包和葡萄的盘子往楚子航面前推了推,语气里透着几分讨好,“我什么时候才会有背诺的机会?”


      刚刚结束发情期的Omega仍旧懒洋洋的,连向来冷漠的眼神都变得散漫起来。


      “随你。”




— 16 —


      全程的人都在奔走相告,恺撒·加图索要和那个被皇帝赦免的Omega结婚。


      “竟然向皇帝陛下直接请求……”


      “可他明明是贵族的子女!”


      “……说是既然那个Omega可以选择任何向他求婚的Alpha作为伴侣,他恺撒当然也属于任何Alpha。”


      “荒谬!”




—— E N D ——





说实话,总觉得十字架和古罗马建筑不是很搭。


罗马糙汉和香香软软的小天使,这种拉郎我实力拒绝。




——


诶嘿刚好是第250篇文章。

评论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