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恺楚】Sugar? Yes, please.

这么小就开撩,甜到哭泣(*˘︶˘*).。.:*♡

什么鬼:

Sugar? Yes, please.


 


◇by 什么鬼


◇CP 恺楚


◇架空 年下


 


 “楚子航!!!快看,今天我在树上抓到了一只大天牛!!!” 然后是一阵混乱的敲门声,听起来门外的小孩毫不客气地对着那扇可怜的老木门动用了拳头和脚。


——啊啊、隔壁家的阔少爷又来吵了。


被敲门声吵醒的楚子航从书桌上爬起来,生无可恋地感慨着。


考试周将近,处于期末修罗场的楚子航每天忙得扶摇直上九万里,做了一个下午结课报告的PPT,最后竟然不自觉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楚子航活动了一下被压麻的胳膊,抬头看了看电子钟。已经傍晚了,暮色携着晚风从窗口漫了进来,使昏暗的房间里有一丝凉意,只有桌上的电脑屏幕荧荧地亮着。


门外的小孩还在无休止地吵闹,楚子航盯着只做了一半的PPT发了一会儿呆,最终还是站起身来揉着酸痛的肩膀往门口走去。


 


——真是,小祖宗。


 


这位祖宗是隔壁新搬来的邻居家的孩子。


大概上周,因为小孩的家里没人,楚子航也没多想就留了他一晚。结果第二天,加图索家的少爷就命人把他家里的玩具搬到了楚子航家,从变形金刚到乐高积木,前前后后搬来了几大箱。楚子航看着忙前忙后的管家和客厅里越堆越多的花花绿绿的玩具,直觉药丸。


此后的几天小恺撒从幼儿园放学都要先到楚子航家玩到吃饭才肯回去,门前门后“楚子航”“楚子航”的叫得爽朗清脆。


就称呼问题恺撒那位温和的母亲也曾教导过他,告诉他应该叫“哥哥”。楚子航站在一旁大概是脑补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场面,只觉脊梁一阵寒流穿过,于是不动声色地拒绝了那个政治正确的称呼。


说实话,楚子航不太擅长应付小孩,但好在恺撒也不算特别熊,不管他的时候就自己坐在木地板上堆积木,看楚子航好像有空了就跟他说一些幼儿园的事,内容包括干翻了哪个恶势力,和逗乐了哪个女孩子,扬起眉毛的样子得意洋洋的。只是送他回去的时候比较费事,明明就是两对门,却要花上好半天。小恺撒说什么就一定是什么,他不哭不闹不耍赖,就简简单单一句“不回去”,小倔牛似的谁哄也不搭理。


优秀学生楚子航,难得地觉得有点头大。


 


眼下恺撒正举起手上的天牛,蓝眼睛扑闪着像盛装着星星,兴奋地冲楚子航说:“楚子航楚子航,你看这个大天牛和电视上的一样大!!”那只深棕色的天牛在恺撒的小魔爪里惊恐地乱划着六条腿。


然后恶魔大人捏着那只可怜虫在空中划着弧线,上一秒推至极锋,又瞬间坠入谷底,嘴里还呜呜啦啦地模拟着战斗机的声音。


——但亲爱的那并不是飞机。


大概楚子航看着太造孽,从房间里找出一个化学实验用的水槽。恺撒把大天牛放进去,又往里面哗啦啦抖了一堆石子杂草叶子进去。天牛吓得在水槽里横冲直撞,最后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楚子航看他差不多自己玩开了,准备回房间接着做PPT,转过身却被叫住了。


“楚子航,我想去游乐园。我想吃超级高超级高的甜筒。”


“嗯。”楚子航思忖一会儿后答应了。


“跟你去。”


“嗯。”


“明天?”


“明天不行。”


一瞬间,小孩表现得很失望。楚子航接着说:“最近都不行,大概要等我考完试。”


“考试是什么?”


“就是——你长大会知道的。总之要下个月,至少。”


恺撒的眼睛又明亮起来:“那我等你。”


“可以。”


楚子航进了房间,突然又想起什么,犹豫了一下,又折过头来对恺撒说:“恺撒,今天先回去吧。因为——”


“因为要考试?”


“是。”


“不回去。”恺撒扭过头。


楚子航沉默了。又是这样,一点也不听话,一脸不高兴地和自己唱着反调。有时楚子航会想是不是被讨厌了。


见楚子航似乎还没有妥协,恺撒干脆一屁股坐到地上,“我不回去。”他拉过玩具箱把里面的乐高哗啦啦抖到地上,说:“我不吵。”


——第n+1次反围剿失败……


 


之后恺撒果然格外安静,楚子航在房间里专注地排PPT。突然想到恺撒要不要喝水,有没有被玻璃水槽口划到手指,但又不想在报告完成之前分神。于是一边担心一边排PPT。


等报告完全敲定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街道上亮起了昏黄的路灯。


门外的恺撒安静得太久了,静得出奇。


楚子航伸完懒腰突然一个猛子站起来,迅速地打开房门——房门外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恺撒?”楚子航试着叫了一声。


“恺撒?”还是没有应声。


楚子航走到客厅一掌拍开了顶灯的开关。


客厅里一个人也没有,门口恺撒脱下来的运动鞋也不在,只留着恺撒专用的迪士尼狮子王小拖鞋。


看来恺撒已经自己回去了。


夜风从窗子里灌进来,吹起了压在水槽下的什么东西。楚子航走过去一看发现是两张游乐园的门票。压在上面的水槽里,大天牛悉悉簌簌地爬着。




————————




游乐场就是从天上掉下来打碎在人间的玻璃糖罐子,粉红色的甜点餐车上系着五彩的氢气球,旋转木马上华丽的霓虹灯不停闪烁,过山车上载满的一连串尖叫声欢笑声像是罐子里的糖果在地上散落的声音。胖胖云是棉花糖,对着天空张开嘴尝到的阳光都是甜的。


恺撒在其中像只初生的好奇小豹子那样来回跳跃穿梭。他先是拉着楚子航的书包带子,然后改成扯着他的衣角,最后干脆握住了楚子航的两根手指,牵着他,牵着他嚷着要吃超级高超级高的冰淇淋。


这孩子好兴奋啊,楚子航想。一个月前答应他考完试就陪他来游乐场,但没想到早上考完最后一科小孩就已经等在门口了。


 


收完卷楚子航正在收拾书包,就听到门外一阵骚动。


“诶,你看,那有个金发小孩好漂亮。”


“诶?哪?你不也是金发么瞎激动什么。”


“楼梯口啊,你瞎啊。”


“嘿真挺好看,你看他蓝色的大眼睛。”路明非凑过去:“小朋友,你找谁啊?迷路了?”


芬格尔跟着瞎起哄:“来来来,叫声‘哥哥’来听听,哥哥带你去找爸爸妈妈。”


路明非推开芬格尔:“死开死开,猥琐大叔,对待国际友人要得体。”转头又对小恺撒:“小朋友,你是哪里人啊?Where...Where 什么Where you——”


“我找楚子航。”外国小友人开口了。


“哟,会说中文啊。来叫声‘哥哥’,叫了就带你去找。”芬格尔继续死不要脸。


路明非看不下去了,跟小孩说:“这个哥哥精神有问题,不要管他。你在这里等着,师兄应该马上就出来了。”然后反手勾住芬格尔的脖子,强行拖走:“走了败狗,妈的丢人现眼。”


恺撒目送着两个奇怪哥哥打打闹闹地走远。穿过操场的风把茂密苍翠的树叶摇得哗哗作响。


 


 楚子航出教室就看到恺撒坐在楼梯口,背着小水壶,抱着装满零食的卡通小书包,一瞬间心情变得很好。


看到楚子航,恺撒立马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楚子航蹲下来,帮恺撒把书包背上,问他:“来了多久了?”


“没多久。”


“你可以不用来的。”楚子航沉下眼。


“我说了我会等你的。”恺撒仰起脸冲楚子航笑着说。


——今天天气果然是很好啊。


恺撒跟着楚子航来到停车棚。一路上楚子航在前面平稳地骑着自行车,恺撒做在后座上,紧紧地抱着他的腰。


 


由于恺撒还太小,游乐场里的大多数游乐项目都玩不了。楚子航暗自松了一口气,除了小孩,高材生楚子航还不擅长对付云霄飞车和跳楼机。而恺撒也并没有为此感到沮丧,吧唧着手里四层高的甜筒,拉着楚子航东瞅瞅,西看看。


恺撒说要买氢气球,楚子航说好。


恺撒说要和小丑叔叔合照,楚子航说好。


恺撒说要抱抱咖啡店门口的贵宾犬,楚子航说好。


这会儿恺撒又说要看花车表演,楚子航依旧点了头。


道路中间一辆辆装饰华丽五彩的花车缓慢开过,伴着鲜艳明快的音乐。花车前后跟着身材姣好的姑娘扮成可爱的卡通人物踏着节拍起舞。队伍整齐地先行,像一条被颜料染过的河流流淌开来。


但是这些小恺撒都看不到,道路两旁被围得水泄不通,以他的身高只能看到男女老少的腿。楚子航见状,蹲下身来一把抱起了正专心致志吃着甜筒的恺撒,为了防止掉下去恺撒顺手搂上了楚子航的脖子。


 


好近。


恺撒突然意识到这是他第一次距离楚子航这么近,近到可以看清楚他的睫毛一根根纤长卷翘,眨眼睛时像羽翅一样颤动着,有着生命力一般。他还发现楚子航的瞳色并不是漆黑的,而是温和的栗色,在阳光的照耀下如同一枚剔透的琥珀。


周围人声鼎沸,欢呼声一浪接着一浪的从他们头上涌过去。天光笼罩着恺撒暖洋洋的,而恺撒正出神地看着抱着他的楚子航。


 


楚子航似乎感受到了恺撒的视线,奇怪地抬眼问他:“不看了么?花车。”


而就在刚刚,当楚子航掀起睫毛用明澈睛看向恺撒的那一刻,恺撒感觉自己被什么一瞬间射穿了心脏。


小孩笑起来,小手在楚子航脑后握住了他的一小撮头发,说:“不看。没你好看。”


楚子航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只好微皱着眉头继续看着恺撒。看他灼灼的样子,如同头顶正午的太阳一般,某一刻楚子航几乎错觉自己,看到了两个太阳。


而渐渐的,其中一个太阳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用粘着冰淇淋的小脏嘴“啵”的一声,亲在了他的脸上。


 


————FIN————


 


2016.11.13


 


Free Talk:



  1. 削个,椰子皮,你却他妈给个梨~


  2. 年下大法好!!!楚哥实力宠溺嗷嗷嗷。


  3. 讨CP要从娃娃抓起,老大抱得美人归。


  4. 恺撒住楚子航家的那个晚上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hiahiahia,我只知道他们睡一张床【滑稽


  5. 双十一狗节前后坐床上暗搓搓产狗粮又自己暗搓搓地往下咽的作者,心情复杂。




评论

热度(79)

  1. Torches什么鬼 转载了此文字
    这么小就开撩,甜到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