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Thirty-nine years 蝙蝠铁

狂哭出声

无限墙头的一只烤翅:

完完全全的蝙蝠铁


警告:私设如山,没文笔,OOC都是我的错,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碎片化!


假设老爷和tony都出生于1970年,2016年时都45岁。


假设他们从小就认识。


时间上的bug和其他角色的bug请当没看见。反正最后是HE我已经尽力了




有一部分的我看来他们应该是这世上最能理解对方的人。


胡扯的灵魂伴侣设定






Thirty-nine years




1976


Wayne小少爷的六岁生日晚会和Stark小少爷的六岁生日晚会一起登上了报纸头条。




1977


Bruce.Wayne在上流社会的闺蜜联谊上见到了Tony.Stark。


在Maria和Martha开始聊天后,他们打了一架。为了谁该吃掉最后一个甜甜圈。




1978


Wayne家举行了一场葬礼。


本就稀少的客人离开后,Tony安静地坐在墓碑的后面,听Bruce在大雨中哭了一个小时。


从那以后Tony再也没看见Bruce哭过。




1979


Alfred在电话里告诉Tony,Bruce每天都要学习如何管理公司,很抱歉不能出去玩。


Tony无聊得做出了好几个机器人陪自己。




1980


Tony会计算时间。


他有467天没见过Bruce了。


他有264天没见过Howard了。




1981


Bruce在学校里揍了两个孩子,他们污蔑Thomas.Wayne是个无良的商人。


也许。Bruce并不清楚那是不是污蔑。


毕竟所有报纸都这么写,所有人也都这么想。


他只清楚自己的父亲是个温和的好人。


所以第二次他还是揍了他们。




1982


Maria以Tony为傲。


“他们都说你是天才。”她抱着Tony笑着说。


但是下一秒他就说错话了。


“真希望爸爸也能看到我领奖。”她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1983


Tony在哥谭度过了一个短暂难忘又——抓狂的暑假。


Bruce抽出半小时和他分享了一块披萨,然后就回到了会议室。




1984


麻省理工的通知书孤独的躺在信箱里。


Tony知道自己一定会被录取的。比起拆信封,他更想早点解决转换能源发动机的问题。




1985


大学的生活比Tony想象的无聊。


有人质疑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是否有资格得到这样的优待。


Tony用7个比自己大四五岁的女朋友和第一学期的满分成绩单回答了他们。




1986


Bruce的照片印在了报纸上。


那张让Tony觉得有些陌生的脸下方写着【Wayne集团物归原主】。




1987


Tony不再计算没见到Howard的日子。


他的父亲或许定居在了北极。




1988


Bruce让Alfred订购了好几年的科技学术类杂志。


那成了他唯一能关注Tony的途径。




1989


Bruce裁掉了七个高层管理人员。


在他板着脸听董事会斥责那些人私吞公司财产的时候,锁骨上方突然疼了起来。


那里有一个名字,像是用刀刻上去的。


他没那样痛过,他只能假装胃疼在会议途中低下头。




1990


Tony有了一个秘密。


和美丽的学姐疯狂了两天后他发现覆盖着心脏和胸腔的皮肤上出现了一个名字。


当他看清那是谁的名字后他差点把一夜情对象从床上踢下去。




1991


Bruce失踪了,没人知道他在哪。


Tony安排了去哥谭的飞机,但在登机的前一刻他接到了电话。


这次在墓碑后面没有人陪他。所以他没哭。




1992


Tony没有去毕业典礼。


他现在也要开始学习经融管理了,不过在这之前他买下了让他失去父母的刹车系统公司。




1993


又一封信孤单的躺在信箱里。


Bruce想说什么Tony都知道。


他只是不需要。




1994


有时候Tony会在噩梦中惊醒,胸口的名字在黑暗中给了他安慰。


他想告诉Bruce一些事情,以免他们之间也像他和父母那样永远失去机会。


但他找不到他。




1995


Bruce渐渐习惯了西藏的环境。


但他不能忍受锁骨毫无征兆的酸楚。


最后他发现在他想念Tony的时候那会变得好受许多。




1996


他们学会了用身体上的标记来无言的交流。


所以他们都明白对方过的并不怎么样。




1997


Bruce被狠狠摔在地上,灰尘铺天盖地。


他的每个师傅都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1998


Tony离他的灵魂伴侣太远了。


他认为只有这能解释心脏疼痛的问题,毕竟他没有心脏病。




1999


打包行李是件令人讨厌的事。


幸好Bruce的个人物品很少,他总是在换地方。




2000


世界末日过去了,Bruce回到了哥谭。


Tony却已经学会了将秘密守成永远的秘密。


他们谁也没有联系谁。




2001


武器研发部门替SI赚了不少钱,也带来了相当多的麻烦。Tony觉得他是时候多聘几个优秀的下属了。


“你好,MR.Stark。”这是最开始,pepper后来对他就没这么恭敬了。


那个时候他没想到她会变成他唯一的亲人。




2002


“你该去跟他聊聊。”pepper靠在Tony的颈窝说。他们正在一个宴会上,Bruce离他们只隔了几十个人和几个超模的距离。


Tony笑着摇摇头,按音乐的节拍把pepper旋转出去。




2003


国安局已经是第十几次不请自来了。


“我们需要你制造的武器,和军队合作您不会有损失。”


他们趾高气昂的把钱放在Tony面前,笃定了SI会签下合同,就好像Tony和那些钱一样都微不足道。




2004


每隔几年Wayne集团都会爆出丑闻,这次闹得尤其大。


但Bruce却还是悄悄去了陵园看望stark夫妇。


联结的影响让另一个地方的Tony疼得打碎了美人的酒杯。




2005


在黑色义警出没于哥谭的流言传到纽约时,Tony在军队里认识了Rhodes。


他觉得松了一口气。


他终于有了一个朋友。




2006


蝙蝠侠只来得及把罪犯扔到警局门口的垃圾桶里,有什么东西就在他的脑袋里爆炸,每个碎片都像割伤了他的神经。


一些幻觉袭击了他。他的锁骨也许快断了。不,所有的骨头或许都快断了。


“Alfred,”他颤抖着呼叫他的老管家:“去瞧瞧今天的报纸。”


过了一会儿他听到Alfred说:“三天前MR.Stark在阿富汗与军方失去了联系。”




2007


Tony消失了近一年。


Bruce试过用各种方法寻找他,到了后来这世上或许只有Pepper、Rhodes和他还相信Tony还活着。


那两个人只是出于情感上的不能接受,但Bruce知道Tony还活着。微弱的感应还在他们之间流动。


所以他也知道Tony受到了折磨。




2008


除了死神没有人喜欢医院,所以Tony组织了自己的医疗队伍。


“hey,大个子。”Tony躺在自己的床上对Bruce打招呼,各种管子插在他的各个部位:“你是刚夜巡完?在我面前也有戴面罩的必要?”


Bruce没理他。他的视线不能从Tony胸口的空洞上离开。这就是了,那晚大脑快要炸开的幻觉的源头。


然后他看到Tony拿起一边的反应堆补满了那个洞。


“咔”的一声,像是一根冰锥死死插进了他心里。


第二天Bruce听到了SI放弃武器研究和买卖的声明。




2009


Fury盯着电视,他面前横着满桌的材料和文件。


“I am ironman.”电视里的人说。


他无奈的拿起电话:“你这次出大风头了,MR.Stark。”


电话那头的人发出了轻轻的笑声。


“我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我们之前谈的事。”


“等你找齐了其他人再来找我。”


按掉手机后Tony向对面的Bruce举了举酒杯。




2010


纽约大战对复仇者联盟来说大概就像是让刚上小学的孩子进行博士后考试。


Clint这样总结道。


Tony没空理鹰眼,他正在试图用开玩笑来安抚——因为看到了直播里钢铁侠抱着导弹冲进虫洞——不愿跟他说哪怕一个字的Bruce。




2011


Bruce发现了Tony的秘密,虽然那对他们来说早就不是秘密了。


但亲眼看到自己的名字那样深的刻在对方的身体上是另一回事。而且他的名字就在反应堆的旁边,离Tony最软弱的部分最近的地方。


当他终于埋入Tony体内时,联结变得完整了。它疼痛了21年,在那一刻终于停了下来,只剩愉悦和满足。


然而第二天他们谁也不知道前一晚的事是怎么发生的。




2012


神奇女侠和超人都觉得蝙蝠侠陷入了一段奇怪的恋爱关系。


Bruce和Tony却都觉得半年没有一次联系也很正常。




2013


Pepper给Bruce打了通电话。


他们就【怎样逼迫Tony.stark上床睡觉】进行了二十分钟的探讨。




2014


奥创的事情解决时,Bruce刚和Diana把kal从废墟里拉出来。


那天晚上Bruce潜进了stark大楼,Tony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拒绝他的拥抱。


每次当Tony的PTSD发作,他们总会这样做。


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个。




2015


Tony把Peter.Parker和Vision都交给了美国队长,后者把他们全都扔进了神盾局的训练基地。


Tony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


但是pepper离开了他。




2016


“我不能再等下去了。”Barry说。


Bruce摇摇头。Tony的心被西伯利亚的风雪冻成了断壁残垣,痛的却是他。“再等等。”他快无法呼吸。


Bruce觉得在东方接受的训练是有用的,否则他怎么能做到忍受kal看到的那些画面。


在九头蛇的基地只剩Tony一个人后,Bruce终于同意了kal离开。


他们从不插手彼此的事业,这次是唯一的例外。




2016


没有人能从Tony口中得知其他复仇者和冬兵的下落。


只是每天过多的接触媒体和政府让Tony的各种毛病变得愈加不可控制。


Bruce决定赏给那些对Tony落井下石的人一个大新闻。




2016


Bruce.Wayne和Tony.Stark的照片又出现在了报纸头条。


这次是一个简短的结婚公告。



评论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