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盾鐵】We Don't Talk Anymore

哭的要死了真想狠狠给队长一巴掌再给我妮一个抱抱(。•ˇˍˇ•。)

Mia米亞:

短篇


不知道該分類是糖還是刀,可以當成是之前農場那篇的後續


天氣冷,肚子餓,心情差


可以搭配Charlie Puth和Selena Gomez的“We Don't Talk Anymore”實用


第一篇沒有彩蛋的,想不到用什麼方式讓他們和好了


※注意 CP含 主CP【盾鐵】


※本章含【盾鐵】


※人物屬於MARVEL,OOC都是我的


Tony坐在地上,獨自呼吸著西伯利亞的冷空氣,肺像是被塞進了冷凍庫,刺痛著彷彿下一秒就要裂開,滲出紅黑色的血液。掃描顯示他內出血了,急需醫療照護,Friday已經通知了Pepper, 並且立即聯絡了醫院,這是她們唯一能做的事了。


他沒脫下盔甲,反應爐的碎裂讓供溫系統也失去了功用,所以那是目前唯一能讓肉體不直接接觸到冷風的屏障。但失溫狀態再持續下去,也許就不必在意這種問題了。


“Boss,直升機已經準備好了。”


Friday說道,機械聲一日往常的冰冷,因通訊器受損的關係還有點小雜音,滋滋的聲響不大聲,卻令人心煩。


Tony沒有回應,他撐起發疼的身子,咬著牙忍住沒有發出呻吟。走到梯子前方後還是回頭看了一眼,撿起了地上表面被刮了三道痕跡的盾牌和斷面處還冒著火光的金屬臂,拖著脫臼的左腿慢慢的爬上去。


在Friday派來的直升機抵達前早有了兩次飛行器的聲音,分別是降落而起飛。Rogers他們估計已經離開了,黑豹沒有來找他,據推測應該就是他帶他們走的,目的地有百分之七十是聯合國那兒,沒有意外的話Romanoff會試著擋下美國隊長的。


Tony咳出一口血,正巧落在鋼鐵盔甲的腳部。他一跛一跛的走出那個老舊的基地,把盾牌、手臂和自己塞到機艙裡,做了幾個深呼吸。


“回紐約。”


“是的。”


他下了指令,閉上眼睛。


在Pepper衝上來抱著他既生氣又心疼的痛哭前,只有不斷的惡夢和驚醒。


———————————————


“Tony,你知道我們會陪在你身邊的。”


“我沒事,倒是你看起來不太好,Tony?”


“Stark,我只再說一次,別再喝酒了。”


“根據我的掃描,Boss,你過勞的情形已經持續了整整兩個月。”





“你知道嗎?Rogers,你他媽的知不知道?”


“是的。”


“他是我的朋友。”


“So was I. ”


Tony再一次的驚醒,這次是在凌晨三點。從睡夢中就開始冒出的冷汗浸濕了他的上衣,甚至連柔軟的床鋪都被汗水弄得濕了一片。他閉上眼睛好讓自己從惡夢裡緩過神來,手指卻不由自主的顫抖,最後只好衝到浴室,往頭上澆了點冷水。


這是…新紀錄,一個晚上醒來次數的新紀錄。


他咬了咬唇,這個夜晚八成是沒得睡了。雖然這麼說對Pepper很抱歉,但跑到奧創之戰後一時興起蓋的農場散心什麼的,實在不是個好主意。


Tony看著放在客廳用電子鎖牢牢鎖住的星盾,即使胸前的反應爐早在內戰前就拆除了,但不自覺的還是會感到疼痛與畏懼。他轉過頭,不打算繼續觸景傷情,穿上了外套向陽台走去,畢竟晚上的郊外氣溫不是很和善。


但,喔不——連天上的星星都在提醒著他那天發生的慘案,閃爍著像在嘲笑他所做的蠢事。Rhodey的雙腿因為大部分組織已經壞死且被炸得血肉模糊截了肢,現在依靠著義肢行走;Vision每天把自己關在大廈裡不出門,只是一直看著空無一人的座位;Pepper回來暫時替他掌管公司的事務,幾個月來的疲勞轟炸讓她憔悴了許多。這次的戰爭…死傷慘重。


追根究底,他本該不相信的,本該懷疑的,本該在那天Steve說出“有時候我的隊友會隱瞞我一些事情”時逼問他是不是也藏著什麼秘密沒說出口的,為什麼沒做到?該死的絕對信任。


Tony突然很想抽菸,那是他年輕時候染上的壞習慣,後來在Maria痛心的勸說下戒了。不過現在他真的很需要個東西來麻痹大腦,讓嗆人的煙霧蒙蔽視線,如此一來就不必再看見新聞的不實報導和刺眼的星星了。


事情真的走得太偏了,導致現在回想起來就像在看一場鬧劇一樣的不真實。但是戲劇會結束,現實不會,它會不斷的在日常生活中殘忍的用各種方式不讓人從過去的夢魘中走出,PTSD就是這麼來的。


Tony掀起衣服看了眼傷口,疤痕估計還要三、四個月才能淡化,但心裡那個或許幾輩子都消失不了吧。


他知道的,他和Steve,不可能再和以前一樣相愛了。前幾日,那人從瓦干達不知道經由什麼管道寄來了一個包裹,裡頭放著的是一封信和舊手機。信,他看完後夾在了Steve工作室裡那張雜耍的猴子圖片後方,而手機則一直放在口袋。


Pepper有問起過,Rogers那傢伙有沒有打來,Tony每次都和她說沒有,但令人慚愧的是他說謊了。


Steve在確認他收到手機的隔天,立即就打來了一通電話。老式的電話鈴聲不容許忽視的噹噹作響,Tony在重複了幾次伸出手又收回的動作後,還是打開了手機,強裝鎮定的放到耳朵旁,然而對方一句話也沒有說。


他倆就維持著沉默、只聽得見沉重呼吸聲的狀態,直到Rhodey的到來讓Tony掛了電話,一切才勉強的結束。


Steve和他曾經像兩個孩子般的為了雞毛蒜皮的小事而爭吵,兩人都吵得臉紅脖子粗,最後冷戰、和好。而此刻他們之間卻彷彿進入了永遠的冷戰期,明明只要有一方開口說不定就能解決了,但誰也不肯讓步,或者說是誰也不敢說話的情況下就是造成了這場悲劇。


Tony好幾次都想乾脆飛到瓦干達敲響國王家的大門叫Steve Rogers滾出來,可是他怕,他怕他猜錯了,Steve打來根本只是想道歉,想讓他知道,他們的愛情已經消逝無蹤,所以怎麼也沒能實行。


他應該要忘記Steve,可是腦海內卻總是跑出他的身影,以背影居多,那人當初可是頭也不回的扛著他二戰時期的老友把他獨自遺留在了西伯利亞,要是Friday再遲個十分鐘沒有通報的話,也許他的鼻子就不保了,現在呼吸彷彿都還能聞到血味。


這是愛情的剝削,而如今Tony Stark成了被剝削的那一方,對象還是美國隊長。


Tony抹了把臉,像是要把那些雜亂的想法都扔掉似的吐出了一大口氣,看著空中白茫茫的霧氣又不禁感到了恐懼,Steve砸下盾牌的畫面從眼前一閃而過。他眨了眨眼,過了一會兒才想起現在已經是冬天了,這幾天沒有下雪,所以他完全沒有注意到這點。


畢竟該來的還是會來。


他走回室內,關上窗,很可惜的並沒有在抽屜或是櫃子裡找到哪怕只有一根的菸,但這也代表Maria把他矯正得很好。


“Friday,解開電子鎖。”


“請說出密碼。”


Tony偏著頭想了一下,是四碼的數字——當然,大廈裡所有的電子鎖幾乎都是四碼或六碼,可他基本上記不住那麼多事情,甚至連自己的生日都會忘記。而Steve會幫他記得,在當天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不過那都是過去式了。


他張了張嘴,最後從嘴裡吐出了四個字。


“零七零四。”


看啊,如此念舊的未來科學家。


“密碼正確。”


Tony從裡頭拿出了星盾,還是沒能把它摔到地上。這是Howard給Steve做的,即使因為沒有親眼見到那畫面沒什麼真實感,但好歹也算是他的作品之一,而且摔下去的話,不保的反而是地板。


“妳覺得,老頭子要是看見了他寶貴的、偉大的美國隊長拿著他製造的盾往他兒子胸口砸下去,他會有什麼反應?”


“我無法回答您這個問題,Boss。根據您對我輸入的資料,鬼怪是不存在的,所以這個假設並不成立。”


Friday回答。Tony做了幾個深呼吸,看著那光滑的表面映照出自己掛著兩個紫青色黑眼圈的臉,然後狠狠的把它裝回了電子鎖上。


“Mute.”


他下了指令,決定重新躺回床上。他每天都會把盾牌拿下來看過一遍,問Friday幾個蠢透了的問題,最後再把她靜音,彷彿是一種例行工作似的。可他找不到理由告訴自己結束這個舉動,當心痛到了一定的程度,就算再怎麼疊加上去感覺到的也只是麻痹了。


很舒適的雙人床,而且還是加大版的。


他和Steve也曾在上面像是要把對方揉進身體裡一樣的擁吻著,迫不及待的脫光彼此的衣服,尖叫呻吟著達到高潮。激情過去了留下的是冷淡,說不定Steve正和神盾的那位特工頂著額頭接吻呢。


不想去想他是怎麼擁抱其他人的,Tony很快的丟棄了腦內的想法,避開了被冷汗弄濕的部分躺到了床上去,手機就放在床頭櫃上,可是他沒有心情去看。


要是能夠再次入睡,希望,誠摯的希望,不要夢到Steve Rogers。可以的話,乾脆別再見到了,他們之間的那道壕溝比什麼都要深,一旦往前踏進一步,就有可能掉入深淵再也回不來。


即使。


即使那人的身影佔據了他整個腦子。


即使他隨身攜帶著對方寄來的手機。


即使他還是替他保管好了那面盾牌。


即使他仍舊愛著那個離他而去的人。


真是可悲,他冷笑了一聲,閉上那雙總是映著Steve的身影,如今卻空無一人的雙眼。


———————————————


“我認為,是時候得簽下這個條約了。我們不能一直讓Steve Rogers他們待在瓦干達。”


“要怎麼做?復仇者不是有Stark嗎?給他解決吧。”





第三個月,第二十一通電話。字數,無,呼吸聲,有。


美國隊長不願溝通。


第四個月,第四十三通電話。字數,無,呼吸聲,有。


鋼鐵俠沒辦法開口。


剩餘機會,零,剩餘時間,無。


“請說出密碼。”


“零五二九。”





“最新消息,Tony Stark,AKA Iron man,已經和聯合國、國土戰略防禦攻擊與後勤保障局——神盾局簽下了條約,將另定法條,以及准許美國隊長、獵鷹、鷹眼等人返回美國。”


“Mr.Stark,請問你為何幫助那些叛國的復仇者們?根據透露,美國隊長的朋友殺了你的父母是否屬實?”


“我認為,Stark這次押錯了。他不該讓美國隊長等人回來,這是個天大的錯誤!”





“Pepper,答應我,等等看到Rogers他們,不要把附近的東西都丟到他們頭上。”


Tony理了理領帶,推開了大門。


“你好,Mr.Rogers。”


現實不會結束,但是戲劇會——Tony覺得他錯了,他看到了這齣戲的終點。


聯合國,內戰發生後第五個月。


他和Steve兩人的愛情悲劇,宣告劇終。


END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