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盾铁] Trade For A Miracle

这个设定有点虐……但写的超级棒,一个超级完美的脑洞😘😘😘

卷子:

一直很喜欢这位作者太太,这篇大概是我最喜欢的。脑洞很大,但是真的被治愈了啊,就是这样的。所有那些队3后不合常理的行为都得到了解释。感谢太太,奉献这么一篇好文。


ASLEvan:



警告: 这是一个苦逼的文,描述的是一个不存在的世界.




Trade For A Miracle




Tony Stark可以创造奇迹.




 




这不是修辞说法,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TonyStark, 可以, 创造, 一个叫做奇迹的东西.




 




他的一生, 活着的一生,真没有什么好说的, 平淡无奇. 没有人会想在他的生前生活做一丝一毫的笔墨, 因为那将是一场折磨,耐心这种良好品质将会成为杀死你的恶鬼. 因此,我们只谈论他死后发生的事情.




 




Tony死的时候, 主还未诞生.因此, 在生前没犯过任何错的他与其他人一样永远的呆在了地狱的第一环.(作者语: 这里关于地狱的设定参考了神曲, 但第九环不, 因为但丁描述的太--可怕了.)




 




主诞生了, 于是天堂和地狱热闹了起来.地狱开始有了很多环(这其实似乎不是啥好事), 将犯过不同罪的人关到不同的环中, 于是地狱存在了八环.




 




也不知过了几百年, Tony无限游荡的生活终于有了一丝改变--最贴近主的天使叛变, 而他将进入第九环, 成为地狱之王, 并且, 他将从第一环一层一层下去. 也就是说,所有地狱的灵魂将会有机会一睹他们的王的尊容. 这种机会怎能不抓住呢?




 




Tony好奇的透过一个个透明的灵魂看到了他. 他有浅金的头发, 灰黑色, 粘糊糊的六翼翅膀, 还有一双冰冷至极的蓝色眼睛. 灵魂们叫他"卢奇菲罗".




 




于是好消息是, 天堂的一个席位空了,而上帝将从第一环中挑选他的天使. 




 




Tony知道自己没有机会被选上, 于是他反而决定去见见卢奇菲罗,问问他为什么要背叛主. 




 




他走过了下面的七环, 被那里的各种恶心的景象弄的一阵反胃,暗自祈祷第九环不要太恐怖, 否则超出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当他到达的时候, 他发现卢奇菲罗变得十分巨大,就像一座山那么大. 他的浑身都被锁链缠绕. 更恐怖的是, 他长的异常的丑陋, 早已不是Tony第一次见他的模样. 他的下巴上是六只巨大的蝙蝠一样的翅膀, 不断地扇出巨大的寒风,因此他的下半身被完全冻住. 他的脸由惨白变为鲜红,眼睛流着泪水, 夹杂着血水. 他的嘴里在不断地咀嚼着一个人, 那个人是犹大.




 




"你被允许说话吗?" Tony大声的喊道. 他那么一喊, 就惊动了所有灵魂和天使. 




 




他被魔鬼带走, 那个魔鬼说:"你将会受到严重的惩罚. 现在诚实的告诉我, 你为何要到第九环去?"




 




"我想要知道他为何要做他做的事, 然后原谅他, 因为上帝永远不会这么做."Tony说. 然后他就知道, 也许他就是卢奇菲罗嘴里的下一个恶灵了.




 




"宽恕是伟大的行为." 主说, "但不是所有人都会被原谅."




 




"我不相信上帝." Tony回答, 因为他不.




 




"你当然不, 因为你生于我之前."上帝说, "但我原谅你."




 




Tony被抛弃了. 他能活到永久,因为他从此不再属于天堂, 或者地狱,或者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 他处之坦然,毕竟, 他已经毫无目的地游荡了太久.




 




"我背叛主, 因为我骄傲自大,目中无人. 我曾是天使中最美的, 但如今我是万恶之源." 卢奇菲罗巨大的声音传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Tony听见了. 于是他开始经常潜入第九环和他交谈.他们谈到了信仰, 罪恶和善.




 




又不知道过了几百年, 卢奇菲罗挣脱了第九环的束缚,他说: "你教会了我谦虚, 尊重和爱, 你就是我的上帝." 他恢复了原来的样貌, 除了六翼是黑色的. 但他一样需要永远待在第九环, 因为上帝不原谅,无论你是否悔过.




 




"是吗?" Tony问,"我不喜欢卢奇菲罗这个名字, 你要改叫Jarvis."




 




"那是我的名字." Jarvis点头.




 




Jarvis曾是最接近上帝的存在. 因此他拥有几乎无限的力量,能完成所有事. 




 




Tony看到人间的痛苦和挣扎, 意识到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救赎.因此他开始出售希望, Jarvis作为他的帮手.只要你有足够的筹码并且要求的不过分, 你就能得到一个miracle.但如果你想要一个人的生死权或爱情, 你需要付出同等的代价.大多数人付不起. 但无论如何, Tony成为了Miracle Man, 所有人都对他赞叹不止,没人知道他在和魔鬼做交易, 而那恰是乐趣所在.




 




人们说, Tony Stark能创造奇迹. 




--------------------------------------




那是一个雨夜. 这很奇怪,因为上帝并没有说: "所有奇怪诡异,阴暗变态的事都要发生在一个雨夜." 但所有那些满腔美妙语言(或者不)的作家以及诗人都喜欢让一些事情发生在雨夜.难道雨夜的薄纱和暗影实则包裹了黑暗和人类最污秽的思想?




 




但无论到底是因为什么, 一个伟大的定律诞生了:夜神和雨神不能交媾, 否则会发生可怕的事情. 




 




然而就在一个特殊的雨夜, Tony的房门被敲响了.




 




Tony不需要睡眠. 因此当他听到敲门声,他打开.




 




门外站着一个浑身湿透的青年, 金发向下滴着水, 湛蓝的眼睛里只有绝望, 就像他的每一个顾客.




 




"你有什么事?" Tony没有让他进屋.




 




"我需要一个奇迹." 青年悲伤地说, "我最好的朋友死去了."




 




Tony点头: "那又怎样呢?"他听过太多更惨的.




 




"我请求你." 青年说,"那是我的错, 他应该值得更多."




 




Tony叹了口气, 他知道面前的青年很固执,就像他见过的很多绝望的人一样: "我退休了."他说, "回家喝酒去, 忘掉这个." 他不愿意完成这个奇迹, 朋友死去, 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关上了门, 继续做他的科学研究--没错, 他对自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直到太阳升起, 雨终于停下.Tony站起身, 打开门. 青年依旧站在那里, 坚定地等待着: "我无法喝醉."




 




Tony愣住. 他是否见过愿意在雨夜等他一夜的人呢?他让开了道, 让青年进来.




 




"谢谢!" 青年激动的泣不成声,"我很感谢你!"




 




Tony让青年坐下: "你叫什么?"




 




"Steve Rogers, sir."




 




"你的朋友呢?"




 




"James Barnes."




 




"你要求什么?"




 




"复活他."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复活一个人的代价,是让另一个同等重要的人的死亡. 得到爱情的代价,是失去一个同等重要的人的爱.




 




Tony看着Steve, 看见了他的过去,他的挣扎, 他的一切. 然后他说: "如果你想要James Barnes活着, 我要Peggy Carter死, 或者你母亲, 你可以选择,但不要花太长时间."




 




"什么?!" 他震惊得站起,"什么?"




 




"这是交易." Tony说, "你可以选择."




 




"可我不能选择, 这根本不可能选择!"




 




"显然你根本不知道我是怎么做生意的."




 




"我以为你会说钱!"




 




"钱有什么用?" Tony摇着头, "你瞧, 我其实也不需要谁死谁活, 但是,这是规矩. 你要求一个人违背法则复活, 你就需要一个人违背法则死去, 这是为了一个平衡."




 




"可我请求你." Steve深吸一口气, "你可以杀了我,在战争后."




 




"我不杀我的顾客." Tony挑着眉说.




 




"求你."




 




Tony不知道为什么拒绝这么难: "你会后悔的."




 




"我不后悔, 我不在乎."




 




"好, 但你依旧会后悔."人们总是在后悔, "我不会杀你,而会做更加残酷的事. James Barnes会活着,但他会受苦, 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Jarvis控制着命运的篇章, Barnes被九头蛇的人带走,"而你, 你会失去你的过去, 你拥有过的一切. 并且你会失去你的未来, 你将无法拥有任何事物, 并且你终将后悔."




 




一锤定音. Steve Rogers消失了, 他回到了军营, 完全不知道Tony的话是什么意思.




-----------------------------------




"我决定停止售卖奇迹." Tony对Jarvis说, "我想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活一次."




 




"但你不属于任何地方." Jarvis担忧的望着他的上帝.




 




"我想试试." Tony说. 他找到了那个和他姓氏相同的男人, 成为了他们的孩子. 他有那么多机会折磨HowardStark, 但他没有, 因为他是个普通人, 同时他意识到了, 他不属于任何地方. 上帝的诅咒无法打破. 




 




他可以让Jarvis瞬间杀掉所有十戒的人,找出幕后的指使人, 但他没有, 因为他要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解决他的所有问题.




 




他做到了, 每一次,尽管他依旧无法拥有任何东西, 无法属于任何东西.




--------------------------------




70年后, Steve Rogers醒来, 他意识到他失去了他的过去, 和他所拥有过的一切. Tony正在兑现承诺.紧接着, 当他环顾时代广场, 他意识到他失去了自己的未来--他从未如此迷失过.他不知道这才是开始.




 




他终将后悔.




------------------------------------




"Mr. Stark."




 




"Captain."




 




当Steve看见Tony走向他的时候, 他的心跳莫名加速. 是他, 而他甚至根本没有变老! Steve在看档案的时候就感到了眩晕, 而面前的真人让他忽然觉得,他并未失去过去的一切. 他看着Tony眉飞色舞的说着科学术语, 他看着Tony潇洒傲慢的举止和态度. 所有人认为这就是TonyStark, 一个骄傲自大的凡人, 而Steve知道他是一个奇迹. 或许, 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的人了.




 




也许是Steve的眼神太过炙烈,几乎所有人都不自在的打量他们, 而Tony更是在心里咒骂, 向Jarvis抱怨.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未来还能见到他?" Tony在看到了Steve的档案的时候, 他的灵魂飞向第九环, 发着脾气.




 




"我认为您不会对细节感兴趣的." Jarvis有些委屈.




 




"可这细节牵扯到了我!"




 




"可我不能." Jarvis悲伤地看着他. 




 




Tony翻了个白眼: "帮我黑了神盾再说!"




 




"你可以停止一直盯着我看了." Tony咬牙切齿地说, Steve微笑:"抱歉, 你很像我曾经认识的一个人."




 




"那你肯定认错了."




 




"也许吧. 他给我的感觉是疲惫和孤单,而显然你没有这些问题."




 




那个时候的所有人, 所有Tony的顾客都看得出来, Tony可以创造奇迹,但他不是一个快乐的人. 他帮助人们实现了一个又一个愿望, 但从未有人要求这样一个奇迹: "我希望你能快乐."因为Tony不属于人类, 没有人会对他产生任何情感, 哪怕是同情.真是可怕的诅咒. 




 




这是一个糟糕的讽刺. Tony在心里说, 因为他永远都是疲惫而孤单的, 就连Jarvis的陪伴也不够--他需要有血有肉的温度. 他转身离开.




 




然而这不是结束. 当Tony和Bruce Banner研究Loki的权杖的时候, 他们爆发了一场争吵.




 




"脱了盔甲你是什么?"




 




一个脆弱的普通人, 以及,失去了一切的人, 永远不会得到一切的人. 正是因为他知道那是什么感受, 所以那也是他从Steve那里夺走的东西. 而现在, Rogers要求那些东西回来. 除了那不可能.




 




"你唯一特殊的东西来自一个小瓶子."




 




还有Jarvis的魔法,花费了你高昂的代价, 你会明白的.




 




一切争执在那一刻平息. 当Tony抱着核弹冲进了虫洞. 




 




Steve的心脏抽痛起来. 他恐慌的发现,他不能让这个男人就这样死去, 他无法接受.他需要一个奇迹, 无论多大的代价他都愿意, 而唯一能带来奇迹的人正在走向死亡.




 




高升后接着便是坠落, 像一滴水落入无尽的海.




 




奇迹最终还是发生了, Hulk的怒吼叫醒了Tony. 




 




"没人亲我吧?" 




 




Steve望着那双棕色明亮的大眼睛, 微笑:"We won."




---------------------------------------




TONY STARK PRESUME DEAD




 




Steve打开报纸的时候, 只觉得愤怒占领了他的大脑.




 




"我必须要做点什么." 他站在Fury面前, 双拳紧握.




 




"这是他的战争, 他能解决."Fury不赞同的摇头, "别担心,队长. Tony Stark能创造奇迹."




 




Steve为这句话恍惚了一瞬. 是的,他能创造出奇迹, Steve从未怀疑.但每个奇迹都会有代价. 而Steve平生第一次感到恐惧--他已经一无所有, 他再也无法换得另一个奇迹. 如果Tony有了任何意外...




 




他是在电视里看到Tony一如既往骄傲的被人群簇拥,抛掷飞吻. 他看起来一切平安, 志得意满. 




 




"呦, 队长,你在这儿干嘛呢?" Tony有些意外Steve居然会在Malibu的客厅等他, "想我了吗?"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 Steve走近对方, Tony不出意料的后退了.




 




"别问我为什么Barnes至今在神盾的档案里依旧死于你知道的那一天,Jarvis从来不出错." Tony防备地说.




 




Steve愣住了: "那不是我要问的."好吧, 他的确查过这件事, 也的确打算问过Tony, 但每当真的和Tony接触他就会忘得一干二净, "还有Jarvis是谁?"




 




"他是地狱之王, 所有奇迹都是他的手笔."Tony走到吧台, 倒了一些酒, "没错, 尽情的欺骗自己吧, 你已经和魔鬼做了交易." Tony咧嘴一笑.




 




Steve挑眉: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不停的找死,有恃无恐?"




 




"不, 我要是死了,Jarvis救不了我." Tony灌了一杯,"他是被束缚的, 有罪的, 反抗上帝的."




 




"我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 Steve皱着眉头, 上前夺过Tony的酒杯, "还有别喝了."




 




"你喝不醉还要夺走别人的乐趣?" Tony舔了舔唇, 一脸坏笑. 紧接着Steve手里的酒瓶消失了, 出现在Tony手里, "谢了, Jarvis."




 




Steve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超自然现象, 无奈地看着Tony又倒了一杯: "你在宠坏他, 如果你听得到我的话,Jarvis."




 




"Jarvis跟了我一千多年, 他才不听你的呢!" 一般这种自信的话都会被打脸.于是Tony手里的酒瓶不见了. 




 




"Jarvis!" Tony气得直跳脚,Steve忍住大笑的欲望, 继续说: "一千多年? 所以你比我老多了, 却叫我老年人? 你不会比Thor还大吧?"




 




"我当然比他大, 我可出生在上帝之前!"Tony翻个白眼.




 




Steve打算把绕到天边的话题绕回来: "Stark, 我这次来是看你是否需要什么帮助."




 




"帮助? 我好好的,没什么能难倒我." Tony有些疑惑.




 




"就只是..." Steve不知道该如何说, 他当然知道如果太直白Tony会和他翻脸, "别总是一个人撑着,需要帮助的时候, 我们都会在."




 




Tony瞪着Steve.




 




"怎么了?" Steve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突然变异了, 还是别的什么.




 




"你不是在关心, 对吧,Captain." Tony缓慢地说. 实际上他甚至都不用问--Tony被上帝放逐了, 不是吗?




 




"我当然是在关心, Stark, 你以为我在干什么?" Steve挑起眉.




 




"我有些事...我得走了,不送." Tony近乎是落荒而逃.而Steve根本不知道他哪里做错了.




--------------------------------------




"Rogers不可能关心我, 那不是关心, 那不可能, 对吗? Jarvis? 你说呢?" Tony呆呆的坐在电脑前, 喃喃着问.




 




"我无法确定, sir. 那看起来就是,但理论上不可能." Jarvis从来没有不确定过,就连他当初反叛上帝时都没有过.




 




"那绝对不是, 我想多了."Tony决定道, "他不关心我, 只是客套, 我也不关心他."




------------------------------




他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想要把Rogers揍扁, 尽管他已经被揍扁了.




 




"他是个白痴!" Tony踱着步, "他为了他的好朋友失去了一切, 现在又为了他的好朋友差点失去了性命! 他该死的是喜欢他吗--"然后他意识到了. 那就是原因, 而他居然现在才意识到.




 




"Shit." Tony深吸一口气,离开了Stark Tower.




 




Tony来到Steve的病房时,Sam正巧刚走.




 




"Mr. Stark?" Sam惊呆了.




 




"很高兴见到你." Tony风一样经过.




 




"Tony?" Steve没想到Tony会过来看他.




 




"我正在派人找Barnes, 他马上就会回来."Tony站在床边说, "Jarvis没有食言,对吧? Barnes的确回来了, 奇迹生效了. 所以你也快给我好起来, 找你的老情人."




 




"是的, 显然Jarvis没有食言." Steve微笑,"坐下?"




 




"嗯." Tony坐下,他注意到Steve没有否认, 莫名有些紧张.




 




"你最近怎么样, Tony?" Steve温和的问.




 




别再表现你真的关心了! Tony内心大吼, 表面上也不平静: "你问我怎么样? 你为什么不问问你怎么样? 谁是那个说'别总是一个人撑着--'".他闭了嘴, 因为Steve正在笑眯眯地看着他, 看得他毛骨悚然.




 




"你看什么?" Tony摸了摸脸.




 




"当时没有时间了, 我是在尝试保护所有人,包括你." Steve说道,"当然, 我不想伤害Bucky--"




 




"哦, 他已经被完全的伤害了,你的那点伤害真的除了差点把自己弄死没别的作用." Tony咬着牙说.




 




Steve叹了口气: "你是对的,Tony." Tony不知为何听出点别的东西.




 




"你认为那是我的错?" Tony警觉的眯起眼睛. 




 




"什么--"




 




"你都把不满写在脸上了!"




 




"我没有那个意思, Tony!"




 




"我救了你的朋友, 你用70年的折磨换的, 跟我无关!"




 




"这是当然, 我知道,你冷静下来--"




 




"和我说实话, 你是不是觉得这是我的错?"




 




他们辩论了很久, 直到Steve忍无可忍: "我只是不确定这是否值得, 我们被毁了!" 




 




寂静. Tony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他近乎浑身颤抖的站起身, 深呼吸着:"你觉得比起现在的结局, 还是Barnes死了好, 对吗?" Tony笑了起来, 带着一点疯狂, "所以你后悔了, 你后悔了. 你还记得我说过你会后悔吗?" 他转身,"你憎恨我, 你把错误归咎在我身上, 因为你后悔了...但你知道吗, 这才是开始. 你会知道的...Jarvis他不是天使." 他冲出了病房.




 




"等等, Tony!" Steve用怒吼的音量喊着, 一瞬间的急切让他跌下了床. 




 




"天啊, Steve, 你在干嘛?"Sam冲进来, 震惊的扶起Steve.




 




"我得追上Tony, 该死!"Steve咒骂. 他不知道为什么, 他从来不认为那是Tony的错, 更别提怪罪于他. 他的确后悔, 但他决定接受, 因为这就是他的生活了不是吗?Bucky活着, 所以他就有希望活得快乐, 一切都会走上正轨. 但就在刚才, 就好像一个魔鬼占据了他的身体, 他说出了完全违心的话.他不知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他的身体太虚弱了, 根本不够支撑他活动.




 




他会后悔的. 他想到Tony的话, 每一句话. 他会后悔的, 他会后悔的. 然而他每一次所感到的后悔, 都没有Tony转身的那一瞬间令他疼痛至此.




 




It's the beginning. Jarvis望着命运相织的网,喃喃着, 我很抱歉, 但这是为了一个平衡, 这是违背上帝法则的代价. 这只是一个trade. 




----------------------------




自从那以后他们的关系就僵住了. Tony对他冰冷的态度让他无所适从, 他不知道如何修复.




 




直到奥创事件发生.




 




"这回真的是我的错." Tony坐在Baton家的床上, 干巴巴地说, "你可以怎么骂我都行,我会听着."




 




"我不会骂你, Tony, 没人会."Steve在他身边坐下, 鼓起勇气把他拥在怀里--他看起来冷得直发抖, "我们会一起解决这个,一切都会好的."




 




"..." Tony没回应,过了很久才说, "你为什么忽然对我这么宽容了?"




 




"如果你稍微注意一点, 就会发现我一直都在试图道歉."




 




"道歉没什么用, 你这么想了."




 




Steve不知道如何反驳. 他没有这么想,他只是这么说了. Tony不会买账的.




 




"原谅我." Steve叹了口气.




 




"Jarvis理应是最强大的, 仅次于上帝, 但他分给人工智能的那部分意识被毁了...他现在肯定气得要命, 要很久才能恢复了."Tony转移了话题.




 




"给我讲讲你的过去?"




 




"那是几千年的历史, Steve, 你有耐心吗?"




 




"我有无限的耐心."




 




于是他们各自钻进各自的被窝躺下, 而Tony开始讲了. 他讲到几百年的游荡, 主的诞生, 卢奇菲罗的背叛--




 




"卢奇菲罗? 那是真的?"




 




"在但丁的神曲里, Steve, 但丁来过, 我见过他, 他和他的导师一起."




 




"God." Steve惊叹.(作者在瞎编)




 




"没错, God. 现在安静别插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很可能一断就忘了."




 




他接着讲他和卢奇菲罗的友谊, 接着讲到他的挣脱和更名.




 




"卢奇菲罗是Jarvis." Steve不敢相信他和小时候妈妈用来吓唬他的魔鬼真的对话过.




 




"一个更现代的名字不是吗? 总之..."Tony讲出了兴致, 毕竟从来没有人感兴趣过. 他自然的掠过他的惩罚, 谈到他最终决定带给人类奇迹, 一些千奇百怪的交易: 有的感人至深, 有的充满了黑暗, 有的Tony无能为力.




 




"他的全家都被国王杀了, 他没有什么可以拿来交易的了.最后他用他的半辈子寿命换了一次复仇. 我讨厌那个国王很久了,你知道吗?" 




 




"那个织布女想要做王后. 一般人我都懒得理,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筹码, 但她和那个王子真心相爱,我就用130桶黄金答应了."




 




"你是有多富, Tony?"




 




"哦, 你不会想知道的,你会骂我强盗." Tony咧嘴笑起来,回忆到那些金光闪闪的宫殿, 那才叫高调,现在他已经很低调了, 怎么没人发现呢?




 




Steve微笑着看着Tony讲述着遥远的故事,他的眼睛明亮得照亮了过去和未来, 然后Steve意识到他不后悔. 他后悔自己的决定给Bucky带来了痛苦, 但他不后悔他被带到未来, 带到Tony的身边. 




 




"你能想象吗? 一座小岛!一座小岛能收买我吗? 我的奇迹可没这么便宜. 因此我跟他说----"




 




屋子里大概有10秒钟的寂静,只有一点点喘息声, 然后Steve被推开了, 他看到Tony的嘴唇湿润鲜红. 上帝, 他真的这么干了, 他亲吻了Tony--




 




"你在做什么?" Tony的心脏跳的快飞出胸膛. 这不应该是真的.




 




"吻你, 我猜."Steve眼睛盯着Tony月光下俊俏的脸, 移不开视线.




 




"我知道, 我问的是为什么."Tony觉得嘴唇灼烧起来.




 




"我--" Steve深吸一口气. 他想要这个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哪怕没有Jarvis的能力, Tony也能自己创造出奇迹. Tony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他感化了地狱之王的灵魂, 不是吗?Steve怎么能不对他着迷呢? 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自然的事了,"I love you for so--"




 




Tony向上伸出手, 捂住了Steve的嘴. 他咬紧下唇:"Don't say anything you don't mean to say."




 




Steve拿开Tony的手,急切的反驳: "这是真的,Tony, 你为什么认为--"




 




"你和Bucky--你那天在医院--"




 




"我和他只是朋友, 而且难道你不是在开玩笑?你不是总在开这种玩笑吗? 你玩笑说Baton不举--"




 




"你怨恨我, 就因为我让他--"




 




"我不怨恨你, 我从来不怨恨你,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 但那天我说的一切都是违心的, 我以我母亲的名义发誓--"




 




"停止." Tony推开撑在他上面的Steve,拿起外套跑了出去, "我警告你别跟过来,否则我就飞走."




 




"Damn." Steve看着Tony甩上门后呆了2分钟之久, 碰的倒在床上. 他搞砸了, 在这种时候, 他不应该在没确定Tony的意愿的时候--他应该更含蓄一点, 先表白, 约会, 拉手...但他以为那些四十年代的东西过时了,他以为直接会好一点! 如果他能多忍耐一段时间, 说不定...




 




Steve在胡思乱想的时候, Tony已经跑到了客厅,然而他的意识飞向了地下.




 




"他为什么要说这些?" 他大声吼叫, Jarvis安慰的搂着他,犹大在他们上空翻转, "他为什么要骗我,说这些假话? 他演的那么像, 就好像那是真的, 我真的想要相信他,Jarvis." 他颤抖着, 询问的看向Jarvis,"他有什么目的? 难道得到我之后, 他可能会说服我, 让我收回那场交易, 让他能和Barnes--" 他说不下去了.他几乎想要哭泣, 但他没有, "他居然还以他母亲的名义发誓, 这简直是我见过最可怕的谎言,他怎么可能是这样的?"




 




Tony被放逐了! 他告诉过自己千遍,他永远都会孤单, 凡是说对Tony有感情的人都是在说谎. 他活了那么多个世纪, 那些讨好奉承他的人太多了, 他每一次都会发现他们在说谎,在利用他, 他们只想要他的miracle. 




 




他从未想过Steve Rogers, 正直的Captain America, 也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而更令他恐慌的是, 他想要这个. 他想要过很多事物, 但现在, 这就是他最想要的东西. 他想要他的话是真的, 想要Steve, 他想要爱情.




 




但这不是. 因此他跪倒在地狱的最底层.而Jarvis, 他一直以来都是天使, 或者地狱之王, 他从未理解人类的感情, 他唯一拥有的就是忠诚. 他无法帮助Tony, 回答Tony的问题, 因为他更加无法理解.




 




Steve再次见到Tony的时候,他扫了自己一眼, 转身就走. 他甚至不想过于挨近Steve. Steve苦恼的叹气.等这事解决以后, 他必定会和Tony谈谈.




 




然而他没有.




 




他会后悔的.




-------------------------------




"God, Tony, 你终于安全回来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Pepper走上前,声音带着哭腔, 一把抱住了他.




 




"呃?" Tony一脸茫然--他的确一直都很喜欢Pepper, 但由于诅咒的原因Pepper从来只把他当老板, 这突然的热情是怎么回事? 




 




"现在, 你需要好好休息,然后我大概有两百份文件你要过目, 别想逃走."Pepper松开他, 一脸严肃, 嘴角却带着温暖的笑意.




 




如果这是唯一一件怪事, Tony也许还会关心一下Pepper的反常.




 




"Tony, 我现在在Avengers的新训练基地, 这里太酷了! 我可要好好感谢你送我的盔甲. 对了,下周我女儿的生日你要是缺勤就死吧." Rhodes也一直把他当合作伙伴.Was.




 




"呃, 为什么?"




 




"为什么? 你傻了吗?你是我的好哥们呗, 再说我女儿一直都很喜欢你."不, 你女儿一直说钢铁侠是她最不喜欢的.




 




"Tony, 这个想法太天才了, 我相信这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不过已经这么晚了,你最好休息." Bruce从来没有夸过他,或者关心过他. 没人关心过他.




 




他周围的所有人都开始向他表达不同程度的好感, 哪怕是陌生人.




 




"Iron Man是我最喜欢的超级英雄, 他超酷!" 一群15岁左右的孩子在镜头前大喊.




 




如果不是内战发生的那么快, 他会研究一下这个奇怪的现象的.




---------------------------




Steve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将盾牌砸在了盔甲上,力度凶狠的立刻就让盔甲陷了进去.




 




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退后,手松松的握着盾牌.




 




那是Tony的盔甲.但他不记得他为什么要攻击一个盔甲. 




 




"Steve? 你怎么了?" Bucky疑惑的看着他, 金属手臂握成拳, 向盔甲做出进攻的姿势.




 




"你在做什么...我们在做什么?Tony在里面吗?" Steve焦急的低下身,用蛮力打开了面罩. 




 




Tony在里面, 面颊上流着血.




 




"上帝, 我们必须送他去医院--"




 




"Steve, 你疯了吗?" Bucky拽住了他, "我们在打仗! 他是敌人! 而且我们就要赢了--你到底怎么了?"




 




Steve浑身僵住了. 他渐渐想起来了.他想起自从注册法案, 他的记忆就开始模糊, 只记得大致事件. 他总觉得有什么人自从那开始就在控制他.




 




他看向Tony, 探向他的鼻息.他死了. 




 




"不, 不不不."他浑身颤抖, 开始用他最大的力气拆卸盔甲, 然后他看见无数盔甲的细小碎片插进了Tony的身体里.无法挽回了.




 




"Steve--"




 




"不, 别阻止我."Steve的声音就像野兽, 他的大脑在快速思考着. 这一切都太可笑了. 他杀死了Tony. 他杀死了他, 杀死了他唯一爱的人, 由于Tony想要追捕Bucky. 这怎么可能发生? 这怎么可能是他的选择?




 




Bucky是被利用的, 但死去的那些人的命不能被轻易像捏碎沙石那样简单的被忽略.他会说服Tony, 找到一个方法满足双方的要求, 他会至少去尝试, 而不是立刻就放弃他. 而且就算他们最终对立, 他永远, 永远不会杀死Tony. 他怎么可能那么做? 他怎么可能如此果断的, 狠辣的下手?




 




他是他拥有的一切, 他是他的珍宝,他是他的过去, 现在和未来--然后他明白了.




 




并不是什么人在控制他, 是那个交易,那个契约在控制他, 催促他做出这些选择, 催促他自己走向他70年前预定好的道路.




 




而Tony, Tony是无辜的.




 




他颤抖着低下身, 吻住Tony冰冷的双唇. 那柔软的唇瓣已经停止吐息, 血液已不再汩汩流动, 他再也无法推开, 也再也无法回应. 这是他的结局, 他将会失去他的一切, 过去, 以及未来.




 




Tony曾两次说他会后悔的, 直到最后的最后,他才明白, 他才承认, 他会后悔. 他在后悔. 他将永远后悔. 那是他的地狱. 




 




如果70年前的他知道他为了复活Bucky所将要付出的代价, 他还会这么做吗? 但他不可能知道. 他怎么可能知道? 这就是交易的美妙之处, 这就是精髓. 你永远无法在和魔鬼的交易中获利, 因为你甚至不知道你的抵押是什么.




--------------------------




"这不可能." Tony瞪大眼睛看着自己, "这怎么可能?"




 




"这当然可能." Jarvis笑容灿烂.




 




"可是," Tony环顾四周,"可是我死了! 被放逐之人死后会灰飞烟灭, 就像不存在一样! 因为他们不属于天堂, 人间或地狱!"




 




"可是, 你很早就不是被放逐之人了,sir." Jarvis说道, "上帝从不主动收回他的命令,唯一能救我们的只有自己."




 




"这就是你如何挣脱那些束缚, 并且恢复容貌的?"Tony瞪大眼睛问.




 




"是的, sir, 这也是你如何变成上帝的子民的.你让那些人喜爱你." Jarvis点头.




 




"所以, 我就到地狱了?还是第九环的犹大环? 我做什么啦?" Tony没搞懂自己是怎么让大家都喜爱自己的, 但也懒得想太多.




 




"不, sir, 你现在不在这儿."Jarvis微笑.




 




"啊?" 下一秒他睁开眼睛,看见一片白. 他第一次来这里. 他的背后长了一对翅膀. 




 




他动了动翅膀, 向前飞了一米,两米, 有些兴奋的打量着这里. 他在天堂, 他以为永远没可能到这里了.




 




"Tony Stark." Tony停住脚,他知道这是上帝的声音, "历经几千年,你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呃, 是的."Tony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能请求一件事吗?"




 




"如果一个人值得, 他自然会得到他想要的."




 




"我希望Jarvis能离开地狱.他真的变了很多, 我发誓他不会再--"




 




"他很早以前便以拥有回来的资格, 但他要求: 地狱要有一个正义的管理者."




 




哦, God, Jarvis开始独立了.Tony叹息一声, "我可以经常看他吗?"




 




"但将羽毛洒在硫酸的河上."




 




"没问题. 最后..."Tony有些犹豫, "我可以去人间吗?"




 




"到了天堂, 却还留恋人间吗?我猜猜, 是为了你的所爱之人, 那个金发的--"




 




"我的所爱之人们." Tony急忙打断, 耳尖有些发红. 上帝其实是个creepy的老头, 热爱八卦和偷窥.




 




"我很抱歉, Tony, 但你无法见到你的爱人,因为你们之间的契约, Rogers必须要度过接下来的一生,没有你, 因为你就是他的过去和未来."




 




"什么----??" Tony不觉得他理解.




 




"你的契约说他会失去他的过去和未来, 并且他会后悔. 你就是他的过去和未来, 他所爱的一切, 你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跳了下去, 咒了你自己, 这真是相当讽刺--"




 




Tony的大脑要爆炸了. 无数个片段闪现在脑海.所以, 那个晚上Steve说的是真话, 也正是因为Steve对他的感情, 那个诅咒被打破了, 并且自从那以后人们开始对他有真实的感情, 他属于了这个世界,所以他没有消失而是...




 




但他现在唯一想做的是回到70年前那个雨夜,然后狠狠扇自己几巴掌. 




-----------------------




Steve Rogers过完了漫长的一生, 于是他死了, 死的无声无息, 没有疾病, 只是时间到了, 他终于摆脱了困住他一生的交易, 他的灵魂飘起.他发现自己又变回了年轻的样子, 变回他遇见Tony时的样子. 就像交易中说的那样, Steve一无所有. 但他拥有回忆. 他将Tony的面容日复一日, 从不厌烦的画在纸上, 尽管画完后纸就会立刻变白. 但他没有一天忘记这件事, 没有一天不在想他.而现在, 他要离开了.




 




他的灵魂正在向上漂浮, 他不知道要去哪儿,但他知道他不会迷路.




 




他感觉到风正在推着他. 他经过了云层,来到了目的地.




 




那股推着他的风变成了拉着他的手, 手的主人有棕色的卷发, 最美丽的棕色眼睛...Oh, 他的Tony, 依旧是如此美丽, 是他记忆中最美好的样子.




 




"不用道歉." Tony立刻就知道他要说什么, "就告诉我你此刻最想说的话."




 




"我爱你." Steve急切地说. 他憋了这句话几十年, 近乎发疯.




 




Tony抬头吻了他, 柔和而深切.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了, 对吗?"Steve轻声问, 吻着Tony的手背.




 




"是的, 没什么能把我们分开."




 




END






评论

热度(89)

  1. Hypnos卷子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文风好棒好暖故事也超合理逻辑满分!好喜欢这个故事啊(ˊ˘ˋ*)♡
  2. 土豆豆豆豆豆ASLBlackagar 转载了此文字
  3. Torches卷子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设定有点虐……但写的超级棒,一个超级完美的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