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盾铁】与杀人犯共度的一夜

靠写得太好了就是太虐了

AK306920:

与杀人犯共度的一夜





史蒂夫在座椅里整理自己的东西,包间门突然被拉开了。
门边上出现了一只手,有力,并不白皙,微微皲裂,一只男人的手。
那只手使力,门哗地一声完全打开,从外面探进来一个棕色脑袋。
看见史蒂夫后,那个脑袋又缩回去,拎着一个小包进来,“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买了卧铺票呢。”
棕色头发的男人大剌剌地说着,把包往对面的椅子上一放:“嗨,下午好。”
“呃,你好。”史蒂夫慢半拍地回道,那人坐下,拉开包,往外拿着东西。
男人的长相跟手完全不是一个类型,他的手关节粗大,脸部轮廓却很柔和,透出些许女气,说不出具体什么神态,但起码那双玻璃珠一样的大眼睛,不应该出现在男性脸上。
盯着一个陌生人很没礼貌,而史蒂夫显然已经盯了太久,他开口道:“史蒂夫·罗杰斯。”
那人抬头瞥了他一眼:“托尼·斯塔克。”他冲史蒂夫露出一个笑。
那也不该,他嘴唇太红了,没有哪个男人的嘴唇该这么红。
史蒂夫没话找话:“你也是去纽约吗?”
“是啊。”
“我也是。”他说完才发现这是句废话。
托尼看着史蒂夫不自然的样子,又笑了:“去纽约干嘛?”
“嗯,面试。”
“你是大学生啊,不错啊。”
史蒂夫抿着嘴唇,托尼上下扇动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你呢?”
“我,哈哈,无业游民。”

托尼稍稍低着头,看着对面的史蒂夫。他眼睛微微上抬,眼皮折在深邃的眼窝里。车厢里亮度不太够,下午六点,只开了几排小灯。那灯把托尼亮晶晶的眼珠照得流光溢彩,史蒂夫望进去,像是有无数长着翅膀的小精灵,嬉闹着把午后日晒融化的糖浆争先恐后倒进了溪流里,于是咖啡色的河水潺潺湲湲地蜿蜒,还冒着甜甜的热气,史蒂夫都能看到暖融融的水汽蒸发在那人羽毛一样的两片长长的眼睫后面。
那河流天真得仿佛刚刚降生于这个世界,正好奇又兴奋地打量经过的一切花草树木,又好像经历了所有喜悦或苦难的东西,无波无澜,沉静寂然,再大的风浪也激不起那里一丝的波动。
它默不作声,静静地看着史蒂夫,像是在看一个匆匆走过,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又像是在看此生唯一的,至死不渝的挚爱。史蒂夫溺在这双眼,这条河里,无法自拔,沉醉欲死。
直到托尼收拾好东西,碰了碰呆愣的他:“嘿,你饿了吗?”
“……啊?”史蒂夫回过神,无地自容。
“晚餐开始供应了,要不要一起去吃点。”
托尼往包间外走,史蒂夫跟着站起来,“哇,你这么高。”托尼好玩地拿手比着,“我才到你这儿。”他碰了碰史蒂夫的下巴,那块皮肤一阵战栗。
史蒂夫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尖:“你知道餐车在哪儿?我第一次坐火车。”
“我也第一次,慢慢找吧。”托尼在他前面走着,腿上那条深色牛仔裤绷得紧紧的,像是马上就要被里面的内容撑爆,然后那两团丰满挺翘的东西就会暴露在空气里,顺势落到史蒂夫带着茧子的手中,被他好好地揉捏玩弄一番。
史蒂夫盯着那个棒极了的屁股,托尼还在一晃一晃地走着,丝毫不知身后的目光已经把他全身舔得湿答答了。他们从坐在两边的乘客中穿过长长的车厢,终于在最后一节找到了餐车。

人不是很多,托尼随便找了一个桌子,史蒂夫坐到他旁边。
“你怎么会来坐火车?比起来大家都更愿意坐飞机。”等待餐点上桌的时间里托尼随意问着。
“我不赶时间,而且想体验一下坐火车的感觉。”史蒂夫把腿伸直,一下碰到托尼也放在桌下的腿,他赶紧收了回来。
“我也是,哈哈,卧铺票比机票还贵,但我还是买了。”托尼支着下巴,左右晃着脑袋,这让他看上去有点天真的可爱。“你在芝加哥上学?”
“嗯,刚毕业。”
“真好,大学生,我在芝加哥混了一阵,混不下去了,就准备回纽约了。”
“怎么混不下去了?”
“咳,就是,在外面没做成什么,还是家里好,哈哈。”
“你家也在纽约?”
“嗯,长岛。”
“我家在布鲁克林,我面试完还打算回家住一阵,好久没回去了。”
“你父母也想你啊,跑那么远去上学。”
“我爸早去世了,就剩我妈。”
“至少你还有妈。”托尼顿了一下,“我爸妈早死了,我连他们长什么样都记不清了。”
史蒂夫张了张嘴:“我很抱歉。”
“没什么好抱歉的。”托尼挑挑眉,“真羡慕你,上大学,有家人,嗯,个高,长得还帅。”
史蒂夫不知道托尼是客套还是真心实意,总之他有点脸红了。他嗫嚅着,把视线移到那人小麦色的手臂,那上面有几道长长的划痕,已经结痂了,可能这就是他在芝加哥混的不好的原因,史蒂夫想。
餐点上来了,托尼像是真饿了,没多说什么就吃起来。史蒂夫不饿,就吃一会儿,发一会儿呆,然后看一会儿托尼。他的小胡子上沾了一点酱汁,史蒂夫这才发现,他修剪整齐的小胡子让他显得很有男人味,而不是那么女气。他想帮托尼擦掉,但目光触及那张红润的嘴唇,他又整个人重新陷进了椅子里。

托尼吃完,用餐巾擦了擦嘴,看向刚刚起身出去的史蒂夫:“你家里打电话?”
“不是,面试的,再确认一下。”史蒂夫看着托尼干净的小胡子和嘴角,“吃完了?走吧。”
“咱们这趟车什么时候到啊。”托尼这回跟在史蒂夫后面。
“明天中午。”史蒂夫想回过头,但这样很奇怪,他只能稍稍侧着身子跟托尼说话。
“看路,大学生。”托尼扶上他的胳膊,“刚差点有人把水洒你身上了。”
“啊,是吗,我没注意。”史蒂夫努力忽视那只贴在他裸露的小臂上的手,托尼的手并不细致,掌心有些粗糙的茧,但史蒂夫就是浑身舒服得要命。
妈的,罗杰斯,你犯什么病。史蒂夫在心里骂着自己,他急急往前走着,逃命似的进了包间坐下。
他微微喘着气,托尼跟进来:“好热,开了空调还这么热。”
“卫生间里有淋浴。”
“啊?这么好啊?”托尼打开自带的卫生间的门,往里看了看:“哇,我都没注意。”他抬手把帽衫脱掉放在椅子上,露出里面的T恤,“呃,你先洗还是我先?”
“你先吧。”史蒂夫低着头,不去看托尼光裸的胳膊和宽大T恤底下细瘦的腰。
“行,那我就先了。”托尼翻了几件衣服,在门口脱掉鞋子,光脚走了进去。

史蒂夫听着哗哗的水声,只觉得心烦意乱,他竟然对一个认识不到三小时的人一直在胡思乱想,他揪住自己的头发,罗杰斯,你这是得了什么病了吧。
他想起他下午第一次看见托尼,他个子不高,头发微微打着卷,他糖浆一样的大眼睛,他有点翘的鼻尖,他整齐的一排小胡子,他说话时一张一合的嘴唇,就连刚刚晚餐吃的布丁都不会比它甜,史蒂夫敢发誓。
他揪着头发,把胳膊肘撑在膝盖上。这太不对了,他不是没喜欢过谁,他也暗恋过学校里的女生,但今天这样……史蒂夫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
绝对不能让托尼知道他这点心思,托尼是个很好的同伴,虽然两人只会一起过一晚,明天就分道扬镳,但托尼这么友好,热情,他却……史蒂夫那股焦躁的心思在胸口越涨越大,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煎熬得死掉了。
“我洗好了,你洗吧。”卫生间门开了,热热的水汽扑到史蒂夫脸上,他闻着那股沐浴露的香气,看着托尼湿漉漉地走出来,他悲哀地发现,自己完全地,彻底地,硬了。
史蒂夫慌忙把衣服挡在自己下身:“噢,好的。”他视线不受控制地在托尼身上来回浏览,只觉得喉咙发干,他再也不敢看下去了,转头冲进了卫生间。
史蒂夫站在哗啦啦的热水里,握着自己那根硬得不像话的东西,闭着眼睛回想那人刚刚的样子,他滴着水的头发,他湿漉漉的眼睛和睫毛,他被热水浸得红红的嘴唇,他突出来的锁骨,他细得能一把揽住的腰,他被运动裤裹着的下身,大腿那里还是宽松的,但越往上越紧得不像话,那两瓣圆润紧实的臀肉,绝对能把自己的手填得满满的——
托尼,托尼,托尼。
史蒂夫重重喘息了一声,手里粗大的东西抽搐似的跳了几下,吐出一大股浊液。那些液体转眼就被水流冲走,他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史蒂夫做贼似的洗完出来,托尼已经把座椅放平成了一张床。“你睡上铺还是下铺?”托尼看着史蒂夫被水汽蒸得微红的脸。
“我……都行,你挑吧。”史蒂夫低下头,坐到另一边擦头发。
“那我睡上面了。”托尼弯腰背对着史蒂夫,在包里翻着什么,史蒂夫看着那两块被裤子绷得好像马上就要跳出来的屁股,慢慢地停下了擦头发的手。
托尼把包放到上铺,回身看到史蒂夫手里攥着毛巾,呆愣地盯着自己,他挑了挑眉毛。
他坐下来,冲史蒂夫说:“过来。”
史蒂夫愣愣地:“啊?”
托尼耐心地重复:“过来。”
史蒂夫不知道他要干嘛,就乖乖走了过去坐下。


余下含敏感词,走微博:余下戳这里,感谢看完的每一个人

评论

热度(96)

  1. TorchesAK306920 转载了此文字
    靠写得太好了就是太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