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How to Train Your Cat(恺楚)

玩毛球超!可!爱!啊!(⁎⚈᷀᷁ᴗ⚈᷀᷁⁎)

子见南子:

- 风妖恺撒×猫妖楚子航,可以当做是《近乡》番外吧。


- 正文进度虽然才1/3,但我的脑内他们已经结婚200年了。




>>>>>


      楚子航拎着早餐走进厨房的时候发现地上有一个橘子。


      他停下了继续前进的脚步,眉头皱了起来。


      橘子,以及苹果、桃子、西红柿等等,这些大小适中形状圆润的果实,统统都被楚子航划入了“讨厌的东西”一栏。除非被切开,否则他拒绝看见这类东西出现在眼前。


      至于原因嘛……倒是……


      在原地僵立了快一分钟,楚子航还是上前把手里的生煎搁在了餐桌上,再走到那个橘子面前蹲下来。


      然后开始用手拨弄它。


      从左边拨到右边,从右边拨回左边。


      眼神专注地随着滚来滚去的橘子移动。


      神情透出一种满足的平静,几乎要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呼噜声来。


      等到那个无辜的橘子都快被玩坏了,楚子航引为为傲的自制力才终于挣扎着醒过来,逼迫着楚子航一把抓起橘子塞进冰箱。


      【秘技·眼不见为净】发动!


      然而刚松了一口气,脱离了橘子魔力控制、恢复正常五感的楚子航就敏锐地察觉到了新的危机。他猛地回过头,看见了正靠在厨房门口的恺撒。


      金发风妖脸上的神情十分复杂,粗略划分一下大概是50%的“别藏了我已经什么都看见了”以及另外50%的“上帝啊他超可爱”。


      无声的对峙持续了片刻,最终由楚子航率先打破了沉默。


      看起来十分镇定但内心实际上慌乱到失去理智的楚子航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忘掉。”


      另一边,恺撒也同样决绝。


      “不。”




      “这有什么好瞒着我的呢?亏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不爱吃素菜。”


      恺撒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语重心长。他单臂揽着楚子航的肩膀,用指腹磨蹭着男朋友毛茸茸的耳朵尖。


      “不吃素菜没有问题,请不要用给你们杂食动物的标准来要求我。”


      楚子航的语气十分强硬,尽管他仍旧偏着头不愿意与恺撒对视。


      “是是是,猫是食肉目的。”恺撒举手投降,但仍旧不依不饶地追问,“可既然不吃素没有错,那喜欢玩球又有什么错呢?”


      然而向来讲究以理服人的楚子航此刻拒绝给出解释,他只是把头扭得更远了一点,用后脑勺对着恺撒,憋了半天才开口:


      “……不要。”


      恺撒盯着面前的后脑勺看了一会儿,探身把桌上的一整袋橘子都捞了过来,然后一把全倒在了地上。成熟的橘子饱满又圆润,骨碌碌地在瓷砖上四散滚去,滑过楚子航的视线,似流星般醒目。最后在某个位置停下来,一动不动地趴在楚子航视野范围内,如同一个又一个散发着柠檬烯的耀眼诅咒。


      倒完橘子,恺撒就顺着沙发靠了下来,打量着楚子航的背影,以及他身体两侧越攥越紧的手。直到他都开始担心楚子航会不会被自己的爪子弄伤了,绷紧脊背的猫妖像炮弹似的弹了起来,把地上的橘子一个一个扒拉到了自己身边。然后抢过恺撒手里的空塑料袋,把橘子全数扫进去,系好死结,随手拉开旁边的储物柜门扔了进去。


      【秘技·眼不见为净】发动again!


      倚在沙发上目睹了全程的恺撒简直……不知说什么好。


      “要不要我陪你去趟宠物用品店?”思考了半天,恺撒给出了他能想到的最好建议。


      已经从储物柜旁挪回了沙发上的楚子航还有点思路不清,皱起眉头问:“去那里做什么?”


      然后他就得到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


      “买毛线球和逗猫棒啊。”


      啊,在猫身上,比爪子和牙齿更为锋利的,是眼神。


      被楚子航回眸凝视的恺撒突然顿悟了这条真理。


      “所以你到底觉得有什么不好?这不同样也是你天性中的一部分吗?”


      “……很幼稚。”楚子航小声地说。


      像是早就猜到了这个回答,恺撒轻笑了一下,坐在沙发上的姿态仍旧是悠闲,望着楚子航的目光却忽然认真了起来,几乎透着逼迫。


      “然后呢?我昨天不还在你做鱼头的时候偷偷把剁椒换成番茄碎了吗?”毫不在意地坦诚自己的罪行,恺撒向他的被加害者质问,“我不幼稚吗?”


      楚子航乜了他一眼,又把头转了回去:“不要问无意义的问题。”


      而恺撒依旧紧追不放,他调整了坐姿凑上前去,几乎是半趴在楚子航耳边问道:


      “那你讨厌幼稚的我吗?”


      被呼吸拂过的猫耳颤了又颤,最后敛起来紧贴着脑袋两侧,埋进了柔软的黑发里。


      “说了不要问无意义的问题。”


      楚子航的声音是罕有的含糊,然而恺撒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他抱住楚子航,将下巴搁在对方的肩上,面颊贴着面颊。


      “所以啊,你看,只是在家里、在我面前而已……”


      恺撒环住楚子航,亲吻他的眼角又亲吻他的唇边。敏感的耳尖在恺撒眼前轻颤,就像被轻风吹过的铃铛花一样可爱。


      “幼稚是惹人怜爱的。”




      玻璃门推开,被摇响的风铃是猫爪子的形状。


      趴在柜台前打着游戏的店员小姑娘抬起头,向两位刚进门的客人问好。


      “欢迎光临,两位想要挑点什么?”


      留着披肩金发的那位客人看向她,一口中文说得流利又漂亮:“你好,请问你们这里有猫咪的玩具吗?给成年猫用的那种。”


      “有的有的,这边请。”小姑娘从柜台后跑出来,领着两人走到两排架子之后,“这一排都是哦。”


      布偶老鼠、逗猫羽毛棒、猫爬架、磨爪板、橡胶球……


      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儿晃花了恺撒的眼,他几乎感受到楚子航周身的空气骤然升温了几度。


      “谢谢。”


      抛出进店以来说过的第一句话,楚子航走到那一排货架前蹲下,身姿坚定得仿佛原地生了根一般。


      店员小姑娘看着已经仔细挑选起玩具来的楚子航,想着要不要向这位客人介绍介绍自家的商品,便先确认地问道:


      “养猫的是这位先生吗?”


      然而某位已经陷入迷乱的客人并没有回答她,反而是站在旁边的那位微笑起来,开了口。


      “猜错了,小姐。”


      恺撒摇摇头,用手指指向自己。


      “养猫的是我。”




—— E N D ——












一段XXXL的作者感言:




首先,关于大前天发的那一段反抄袭的话。


谢谢大家排队爱我,圆了二十八线小写手一个网红梦。


然而你们再爱我我也不会放抠脚照的【冷漠.jpg


写那段话不是因为有谁碰瓷我,只是刷微博刷B站,满眼都是对锦绣未央三生三世爵迹之流的讨论,心中忽然有点堵。


抄袭于创作者而言当真同吃人无异。


此等恶事望诸位切勿为之。




其次,关于前天的垂死病中妄图开车。


评论里居然全是要我休息不要我开车的,感动得暴风哭泣,你们都是下凡的小仙女吧?!


胃病这个其实打小就有,只不过以前还没有犯胃炎犯到发烧过,稍微有点方。


吃了药又闷头睡了一天,烧已经退啦,就是胃还有一点难受,正在一日三餐清粥小菜中。


然而我觉得这样活着真没意思。


好想生吞掉橱柜里的那一罐老干妈【幻想

评论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