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贾尼/AU】陌生人

可爱啊啊啊啊!!!

Murphy:

忘了说,本来是写给火木木 @萧炑 的生贺🔪,但没忍心让Jarvis和Tony躺枪就又写成了糖。早日康复啊。


————


(一)


 


-你在哪?别告诉我你卖了我的车逃去夏威夷了!-


Jarvis看着手机里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微微皱眉。


 


=您好,您的车不在我这里。我更喜欢土耳其。=


Jarvis回复后把手机放在一边。


 


-你在胡说什么?土耳其有什么好玩的?-


Jarvis眨眨眼,觉得自己应该提醒一下对方发错号码了。


 


=我喜欢热气球和漂亮屋顶。=


还是看他自己什么时候能发觉?


 


-Happy,今天早上你还只喜欢穿比基尼的姑娘。别说傻话了,来接我,这里烂透了。-


Happy?他找的人叫Happy(快乐)?那他叫什么?Solitude(孤寂)?


 


=我是Jarvis。哪里烂透了?=


Jarvis回复完扣上手机,预感如果还有回复可能不会很友好。


 


等了好像半个小时那么长的三分钟,新消息来了。


-我不会为发错号码道歉的,从第三条开始,这个错误就转移到你头上了,Jarvis。一个自大狂的开业典礼,烂透了。-


紧接着第二条。


-而且因为你拦截了我给司机的信息,害我在这里多等了至少十五分钟,我想你欠我一个道歉。-


第三条。


-我是Tony。热气球和屋顶听起来不错。-


 


Jarvis笑着回复。


=抱歉,Tony。希望你今天过得愉快。=


 


-你也是,Jarvis。-


 


(二)


 


-Jarvis,帮忙,你知道捡到流浪猫之后该怎么办吗?-


Jarvis看着熟悉的陌生号码。


 


=收养?先送到宠物医院检查一下。=


Jarvis考虑了一秒对方是不是在没话找话。


 


-Jarvis,它咬我。-


Jarvis看着信息,想着一个有司机的人应该不会是未成年吧。


 


=咬回去。=


想了一下,紧接着又发。


=开玩笑的,去打狂犬疫苗。=


 


-我胳膊上有两个冒血的小洞。-


他在对我撒娇?


 


=把猫放回原地去医院打针。你也许不适合养宠物。=


你适合被人养。Jarvis想着把号码存成了‘宠物’。


 


-但我喜欢猫。-


到底几岁?


 


=你的司机呢?你身边还有没有其他人跟着?=


显然需要监护人。


 


-你是不是忘了我叫什么?它又咬我,挺疼的,我还以为猫只会抓人。-


=放!下!猫!Tony!=


-嘿,你记得!-


Jarvis看着对话顶端显示的‘宠物’两个字,觉得真是恰如其分。


 


几个小时后,Jarvis收到一张图片,一条裹着纱布的胳膊抱着一只胖的不像流浪猫的猫。从唯一出镜的胳膊来看,并不是小孩子。


-该你给我发照片了。-


可我没让你给我发照片啊。


 


Jarvis腹诽着,把手臂放在桌子上拍了个特写发过去。


=我记得我让你把猫放掉。=


-但你看它多可爱。-


=像你手臂上错落的抓痕一样可爱?=


-……。Jarvis,你在担心我吗?你是金发!-


Jarvis愣了一会儿,仿佛才意识到对方只是个发错号码的陌生人。


 


=抱歉,我不该多嘴。=


-不不,等等,如果你不喜欢……-


Jarvis觉得对方好像也忘了他们只是发错号码的陌生人。


-……我可以把它送给Happy养。-


 


=Tony,你不需要在意我的想法,我们并不认识。=


Jarvis写完后犹豫了一下,点击发送。


 


许久之后。


-抱歉,打扰了。-


 


Jarvis盯着这几个字半晌,没有回复,手机也再没响起。


 


(三)


 


深夜,手机震动起来,Jarvis用一种非常没有必要的速度从床上弹起来抓过桌上的手机。


-为什么你要说我们不认识,我知道你叫Jarvis,我能通过你的左胳膊认出你,并且我有你的手机号!-


 


=对不起,Tony,是我不对,我只是担心自己过界了。=


Jarvis飞快的回复,握着手机等待。


-……我以为你已经睡了。-


=胳膊还疼吗?=


-只要不去碰它就没关系。-


Jarvis觉得压在心上的什么东西终于被拿开,长出一口气。


 


-Jarvis,这么晚你在干嘛?-


=在想你。=


Jarvis发出去之后才觉得有点不妥。


 


-想我什么?-


=为什么你看起来应该是个成年人说话做事却像小孩子。=


-……-


=Tony,能不能告诉我你多大?=


-能。-


Jarvis头上飞过一串乌鸦。


 


=让我猜猜。16?=


-很接近了。-


=17?=


-32。-


Jarvis头上飞过一群乌鸦。


 


-你多大?-


Jarvis看着这条信息愁的咧嘴,一点也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才19。


=23。=


-哇哦,但你看起来比这成熟多了。-


Jarvis被乌鸦淹没。不,我没有,真的没有。


 


=是吗?=


-感觉很可靠。Jarvis,我过几个小时有个会议,有点重要,明天再聊。-


=好。=


Jarvis把手机塞在枕头下面,脑袋里浮现出一个西装革履的任性孩子坐在会议桌前,怀里还抱着一只大胖猫。


Jarvis把那副不靠谱的画面扫出脑海,继续想:技术人员?这不谙世事的样子有点可爱。


意识到自己把一个32岁的男人描述成可爱的Jarvis钻进被子里发出一声悲鸣。


 


(四)


 


=Tony,你有孩子吗?=


-没女朋友,没男朋友,没孩子,刚刚为自己单身一周年开过Party。但我有Jarvis。-


Jarvis呛到,扶着桌子咳嗽个不停。


-吓到你没有?我是说我的猫,它现在叫Jarvis了。-


 


=你不能用我的名字,会弄混的。=


-不会的,它还不会发短信。-


Jarvis开始觉得自己是对方的手机宠物了。


 


=Tony,我是认真的,给它换个名字。=


Jarvis想了想,解释了一下。


=它咬你,我不会。=


 


-我教你?-


Jarvis觉得这个歧义并不是自己的错。


 


-抱歉,这笑话有点低级。-


=该死,我刚刚想跟你说我很高兴能学个新技能呢。可以在你身上练习吗?=


-哦,天,我错了,你别这样,别人会看出来我脸红的。-


Jarvis笑出声。


=好消息,现在我不觉得你是小孩子了。=


依然迷人的可爱。


 


-Jarvis,你也单身吗?-


=是啊。有兴趣?喜欢金发?我的胳膊好看吗?要不要看其他地方?咬你?=


Jarvis心情好的发飘。


 


-认真的,小坏蛋,我的副总裁已经用一种‘你是不是发烧了’的关切眼神看我三四次了,如果我的脸再这么发烫下去我就只能开始装咳嗽。-


副总裁?Jarvis的好心情落回地面,环视了一眼自己租住的破旧小公寓,咬住下唇。


 


-管他们呢,反正早该下班了,让Pepper自己烦去吧。-


-Jarvis,我上次装病大概还是12岁的时候呢。-


-Jarvis?你还在吗?-


 


=我在。对不起,Tony,刚刚走开了一下。=


Jarvis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底忽然一片冰凉。


=事实上,有人来了,我得去照看一下,以后聊好吗?=


没人来。


 


等待时间比平时稍微长一点点。


-当然,明天聊。-


 


(五)


 


-Jarvis,我拆掉纱布换了个创可贴。-


-Jarvis,我给猫改名叫克拉克了。-


-Jarvis,你在吗?-


-Jarvis,如果我上次玩笑开的太过了,我道歉。-


-可以回复我一下吗,这对我很重要。-


-如果你不想,我们不必保持联系,只是,你还好吗。-


-Jarvis……-


 


(六)


 


Jarvis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无意识的拿起手机翻看Tony这几天发来的短信了。


我没有什么不好的。我应该给Tony回信息。我应该……


Jarvis不明白自己在难受什么,他有很多有钱的同学朋友,每次假期看到大家挂在网上周游世界的照片也只是一边觉得好笑,一边继续开开心心打自己的工。


现在,Jarvis真的希望自己也是那些人里的一个。他甚至在自己房间里找不出一块没有陈年污渍的干净墙壁。


 


所有事情都没那么重要,只要还没有人让你开始在乎自己够不够好。


 


(七)


 


手机铃声响起,Jarvis眼睛睁开一条缝,床头的闹钟显示着早上三点。下意识点了接听之后,才看着屏幕上的‘宠物’瞪大了眼睛。


 


“Jarvis。”


Jarvis拿着自己的手机像捧着颗炸弹。


“Jarvis,我是Tony,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电话那边压低声音说了句什么,Jarvis觉得似乎是‘我真是疯了’。


 


“Tony。”


“感谢上帝,你没事。”


话筒里长舒一口气的声音很温柔。温柔到让Jarvis忽然觉得委屈。


 


“Tony,我骗了你,我19岁。”Jarvis发誓自己不是想说这个,“父母早就不在了,我住在能找到的最便宜的公寓里,每天要打三份工来保证自己不会饿死,我还没有毕业,贷款似乎要还到下辈子……”


Jarvis真的希望Tony听到他的胡言乱语就这样挂了电话再不联系,也怕他就这样挂了电话再不联系。


 


“Jarvis,你住哪,我去找你。”


“不……”Jarvis看一眼自己的小房间,不停摇着头。


“没关系,我已经知道了。”


通话断了。


 


Jarvis不明白Tony什么意思。


知道了什么?地址?怎么可能?只是借机挂掉电话吗?


 


敲门声响起来的时候,Jarvis抱着膝盖靠在床头心如死水。


 


Tony?


不可能。


 


“Jarvis,开门。是我,Tony。”


Jarvis冲过去拉开门。


“我承认没想过你会比我高。”门口目测有六尺二穿着运动装的男人歪头露出笑容,“不请我进去吗?”


 


尴尬。


Jarvis手足无措的在巴掌大的空地团团转。


Tony终于看不下去,伸手想把人拉住,结果Jarvis一时失去平衡把Tony压在了下面一起倒在床上。破旧的小床发出吱呀声。


 


“是你压倒我的,自己还脸红成这样?”Tony抬手抚摸Jarvis骤然变得通红的脸颊,“来找你是我自作主张,我们这次算扯平吧。”


“你是怎么……”


“电话定位,以及你和善房东的一点帮助。”


Jarvis可不记得他的房东有和善这个属性。


Tony显然省略了一点细节。


 


“为什么要来找我。”Jarvis急急忙忙的想要起来,被躺着的Tony拦腰抱住没能成功。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有了克拉克,还缺个Jarvis。”托尼调侃了一句,然后正色问,“为什么不回我信息?”


“我可不可以先起来。”Jarvis觉得自己耳朵烫的要冒烟了。


“不可以,先回答我。”


“……”Jarvis用力把Tony从自己身上‘撕’了下来,站起来退后了好几步直到靠在墙壁上。


 


Tony看着贴在墙壁上红成一朵壁花的Jarvis,掏出手机开始打字。


几秒钟后,Jarvis的手机震动了。


 


-Jarvis,帮忙,你知道捡到小男孩该怎么办吗?-


Jarvis看完抬头无语的盯着Tony。


Tony耸耸肩。


 


=首先,19岁已经不是小男孩了。=


Tony低头看着手机笑,笑的Jarvis有点生气。


 


-一开始我也觉得他很成熟稳重,但后来发生了点事情。-


=那你现在觉得他怎么样?=


-我刚刚才见到他。偷偷告诉你,我很想吻他。Jarvis,我怎么才能知道他愿不愿意呢?他看起来很怕我。-


Jarvis盯着手机不敢抬头。


 


=这很简单,你只要走过去吻他,如果没有推开你,就是愿意。=


-好主意。-


 


Tony站起身咳了一声似乎要说什么,Jarvis抢步上前吻住了他。


 


“我以为该是我主动。”Tony在接吻间隙轻声说。


“……我完全不理解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里的。”Jarvis喘息,“但我觉得按照之前的惯例,我该咬你了。”


 


 


克拉克:你们猜,后面发生了什么喵o(=•ェ•=)m。

评论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