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盾铁】回家(EMH 斯克鲁监禁 一发完)

写的太好了……(๑ᵒ̴̶̷͈᷄ᗨᵒ̴̶̷͈᷅)

Legstel:

他已经三天没有进食了。那没有关系;他会一口不剩地吃掉他们送来的所有食物,而当他们认为食物作为他唯一的生存依赖,可以用来当做交换信息的筹码,他又会以常人无法想象的意志粉碎他们的希望。他总会赢的,他知道,因为每当他们认为他已经撑到死亡的极限,便总会有新一轮的食物送过来。


 


他的制服早已破烂不堪;右肩划开一条骇然的口子,暴露的肌肉显得晦暗而鲜血淋漓。他的手腕被厚重的铁环禁锢着,那该死的东西可以远程遥控,他们以此将他悬吊,拉伸,他挣扎过,可很快发现毫无反抗之力。他在强大的作用力场中俯视他们;看着他们带来各种各样折磨他的小玩意儿,他们狰狞扭曲的面孔,他们隐藏在所有这一切背后深不可测的预谋。然后他嗤笑,放声大笑,肌肉夸张地抖动,在大力的拉伸中撕裂般地痛。


 


“小绿人。”他玩味地开口,仿佛面对一群未谙世事的跳梁小丑。


 


“告诉我,什么事这么好笑?”那人上前一步,戴上机械利爪的手套。“我们想要的都已经从你那里得到了......而有些事,也许你愿意亲口告诉我们。”


 


“姓名:史蒂夫•罗杰斯,军衔:上尉,编号:54985870。”他不动声色地开口,第二十八次冰冷地复述道。


 


“这就是你们能从我这里知道的一切。”(*)


 


那人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然后刺痛毫不意外地再次袭来。锋利的刀刃猛地地刺进他的腹部,他用力向前倾身,可在能够喘息之前右肩就再一次被刺穿,四倍速度愈合的伤口瞬间被撕裂;他死死地咬着牙,双臂青筋暴起,鲜血从肩膀不断流下,与腹部的伤口融汇在一起。紧接着他的伤口挨了一拳;那几乎让他嘶吼出声,可他只是闭着眼睛,试图把握微弱的掌控权,在痛感到达顶峰的同时呼气,告诉自己那样能把伤害降低到最小。


 


每日长达四小时的酷刑后他几乎无法站立。他总在力场消失的瞬间就重重地跪倒在地上,双腿不住地颤抖,手肘几乎失去知觉。他虚弱地喘着气,想就这样睡过去;他太累了,也许只是睡一觉,也许他的伤口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愈合。一点点就够了。可他害怕自己再也无法醒来;他害怕这就是他的斗争的终结。他不可以,他还没有消除这些人的威胁,他还没有回家,他甚至都还没有走出这扇门。


 


他不可以睡着。


 


他就着面朝地的姿势张开五指,手掌平摊运力,将身体缓缓地撑起来。膝盖在流血,紧绷的肢体将疼痛无限放大;他足够强壮,尽管偶尔脱力跪倒,可总能再次支撑起来。他不顾浑身各处的伤口,一刻不停地强化臂力,腿力,一切他能想到的需要强化的身体部位;他不可以懈怠,也许很快他有机会打破牢门,也许下一秒他就能解除禁锢,离开这个地方。


 


他抱着这样的信念日复一日地循环,已经两个月之久。


 


他的胡子已经茂密到不触碰也能清晰地感觉到长势。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是什么样子;他只知道,自己的胡子一定不及托尼的好看。托尼总是精心地修整,哪怕是凌晨三点出任务,他顶着一头糟乱的卷发奔向盔甲,小胡子依然神采奕奕有型地挺立着。


 


他不知道托尼怎么样了。


 


也许他们已经和斯克鲁人打得不可开交,也许他们正在焦头烂额地寻找他。又或许他们认为他已经死了——那没有关系。他会回去的;即使他们永远也找不到这儿。


 


他会回去的,而现在他只是需要活着。


 


他不断地提醒自己保持清醒和维持体力。那些斯克鲁想知道怎样让人类崩溃,而很显然他们找错了人。


 


“已经过了两个地球月了,他依旧没有崩溃。”他们不可思议地感叹,“——他所受的酷刑没有人能顶住;我们为此感到羞耻。”(*)


 


他们找到的是最错误的人。


 


下一轮酷刑来临之前,他甚至都没有费心和审讯的怪物浪费口舌。尖钩插进他的胸脯时,他竭力挤压另一侧的伤口来转移注意力;大滴的汗珠从他的鬓角落下,混合着尘渍流进面部的划痕,像是烧焦一般钻心地痛。


 


他们挑衅他,嘲笑他,激怒他;不管那些怪物说什么,他始终不吭声,毫不畏惧地迎上他们手中的利刃,而那几乎让绿皮的生物畏缩不敢上前。他们窸窸窣窣地说着话,他全然没有在意,只是在剧痛袭来时紧紧闭上眼睛。


 


直到一个听起来像是“托尼斯塔克”的字眼传进了他的耳畔。


 


史蒂夫的胃猛地一抽,他双手紧紧握成拳,积蓄两个月的力量顷刻爆发——他依然不足以挣碎铁链,但悬浮力场在他的挣扎中失效,释放的瞬间他重重地跪倒在地上;斯克鲁人集体发出一声惊呼,史蒂夫站起身,一把掐住审讯者的脖子,力道之大几乎要将其捏碎。


 


“你们在说什么?”他咬着牙,喘着粗气,嘶哑的嗓音透着怒火。


 


“——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审讯者断断续续地呼吸着,嘴角挂着一丝恶意的快感。“我们......没有......做什么......”他死死抓住史蒂夫的手,几乎被拎得离开地面。


 


 “你应该问......另一个你,做了什么......”


 


史蒂夫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吼,他将审讯者狠狠地砸进墙里,一边躲避所有射击的子弹,一边全力冲向防护门。可就在他放到最后一名斯克鲁的瞬间,一阵激烈的电流刺遍他的全身,从手腕铁环发出的光束几乎致命;他痛苦地抱住头,溢出一声撕裂的叫喊,双膝跪地,在轰然瘫倒之前坠入了黑暗。


 


有另一个他正在对复仇者发号施令,正在自由进出托尼的大宅,正在托尼身边,正在……


 


他在全然的恐惧之中失去了意识。


 


******** 


 


史蒂夫是在一阵轻柔的摇晃中醒来的。托尼跪在他的面前;他努力睁开眼,恍惚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史蒂夫。”托尼唤着他,声音里充满了担忧和如释重负。“谢天谢地,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托尼......”他困惑而震惊地开口,声音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


 


托尼扶他站起来,用腿侧盔甲的刀片划开了他腕部的铁环。“识别那个冒牌货可真费了我好些时间……”他皱着眉头咕哝着。“来吧,现在让我们离开这儿。”


 


史蒂夫没有回答。他站直身体,调整呼吸,接着一拳精准无误地揍在了面前人的脸上。


 


“托尼”毫无防备地砸进墙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回过头的瞬间,他已经露出了利齿,尖耳,以及绿色的皮肤。他龇牙咧嘴地瞪着史蒂夫,可对方已经脱离了铁环的束缚,这令他丝毫不敢动作。


 


“你知道你们的区别吗,斯克鲁?”史蒂夫阴沉地看着他,面孔冰冷而坚决。


 


“只要还有一个无辜关押的人没被释放,我的托尼就不会来找我。”


 


他厌恶地看了一眼绿皮怪物的金红盔甲,跨过那具身体,夺过发射枪,一刻也不迟疑地向牢门跑去。


 


他要回家了。这是他奔向敞开的牢门时唯一的念头;他还有很多和他一样的人类囚犯要救,还有飞船上无数的斯克鲁要对付——不过他会成功的。他有武器,还有残存的体力。


 


他必须回家。


 


有人在等他回家。


 


******** 


 


史蒂夫皮靴的暗红色几乎褪尽。深冬凛风,刺骨的寒气一如开启的远东之匣。他踏上坚实的大地表面,感受来自地球无法撼动的力量;他惊奇、感激而又觉得真实得恍惚,正如他第一次降临在世上一般。他难以抑制地加快步伐,尽管那几乎耗尽他最后的力气;寒风刺穿他裸露的膝盖,他浑身一软,突然向前一个趔趄,再也无法支撑地栽倒了冰面上。


 


上帝,那可真是冷——可史蒂夫奇怪地发现自己在笑。他的下巴贴在光滑的冰面上,鼻尖通红地扑息,牙齿瑟瑟发抖,可嘴角却大大地咧开着;他贪婪地吸取寒意,觉得心脏深处有一团火在快乐地燃烧——火苗雀跃扑腾着,点燃每一个根颤动的神经末梢,让他分不清自己的颤抖是因为战栗还是兴奋。他甚至笑出了声——眼下他衣衫褴褛、伤痕累累,并且摔得狼狈毫无形象可言,可他抬眼向地平线望去,只想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


 


远处,一团金红色的烈焰正向他飞来,一如点燃他内心深处的那团火苗,一如记忆中一样耀眼明亮。


 


“史蒂夫。”


 


托尼降落在他身边,扶住他的肩膀,拇指擦过他扎拉的胡子。史蒂夫竭尽全力撑起上身,一把抓住了托尼的手腕——


 


“托尼,”他急促地开口。“那个我,另一个我——”


 


“我知道,我知道。他早就被拆穿了,现在被弗瑞关在神盾。”托尼安抚地托住他的头,双手连同声音不自主地颤抖。“上帝啊,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托尼,他有没有对你——”


 


史蒂夫没接他的话,迫切地追问,而后又喘息着顿住。托尼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地微微张嘴,把脸颊埋进他满是淤血的发丝里。


 


“他没有。”他轻轻开口,温热的呼吸喷在史蒂夫的后颈。“我察觉到了不对劲......在他有任何动作之前。我不敢轻举妄动,没有当场拆穿.......但他没有,你放心,因为我什么也不会让他得逞。”


 


史蒂夫紧绷的身体瞬间瘫软下来;他舒出一口仿佛积压了数月的气,几乎要再度滑到地面。托尼牢牢地锢住他的腋下,侧脸摩擦着暗金色的胡须。


 


“我没事,史蒂夫,我没事......”托尼不断地喃喃,亲吻他耳边的伤痕。“是我,我在这儿,我接住你了。”


 


史蒂夫将全部的重量压在托尼肩头;他甚至已经没有力气回抱他。托尼抚过他每一处裸露的伤口,小心翼翼地环住他宽阔的背脊。史蒂夫一下一下地睁开眼,沉浸在在托尼温柔的亲吻和温暖的触碰中。他的托尼没事;他早该知道的,他的托尼能够保护好自己,正如他在一秒的瞬间就能辨别假冒的钢铁侠。


 


他迷迷糊糊地听到珍和卡罗尔的声音;浩克在远处轰隆隆地吼叫。他笑了,虽然他已经没有力气同他们打招呼——也许等他们靠近,他已经沉浸在睡梦中了。


 


他可以睡一会儿了,他想。


 


他回家了。






【完】








 










(*)处均摘自EMH-S2E10原台词。



Steven Rogers in EMH-S2E10

评论

热度(362)

  1. TorchesLegstel 转载了此文字
    写的太好了……(๑ᵒ̴̶̷͈᷄ᗨ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