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冬铁】此吧唧非彼巴基

太!甜!了!啊!嗷!嗷!*٩(๑´∀`๑)ง*

Mia米亚:

简介:托尼尝试着要在日常生活中用些词语让他和他的男朋友之间产生更多的情趣,但巴恩斯不懂。


为了达到“巴基”跟“吧唧”的效果,会采用与以往不同的中文译名


这里的冬哥属于布鲁克林小王子型的冬哥,感谢


注意:有很多的“巴基”跟“吧唧”,还有一堆的问号


※注意 CP含 主CP【冬铁】


※本章含【冬铁】


※人物属于MARVEL,OOC都是我的


“巴基。”托尼靠在沙发上,向巴恩斯勾了勾手指。 “过来。”


巴恩斯点点头,对于托尼的呼唤他从来不会拒绝。更何况还是在派对上,对方红着脸,挂着放荡的笑容一副醉茫茫的样子招着手的时候,就是有两三只阿拉斯加棕熊挡在前面张牙舞爪他也会一拳打在它们脸上冲过去。


“巴基。”托尼又叫了一次。


“我在这呢。”冬日士兵应了一声,他推开那些舞动着的男男女女,无视了一位女性挤过来的胸部站到了托尼面前。


“幸好你没被那个金发大胸吸引走,不然我也会去搭讪对面的超模的。”


“我猜你不敢。”巴恩斯靠在吧台上朝托尼笑笑,他拿走了他手里的酒杯,移到自己身后。 “什么事?”


“巴基。”托尼扬起了下巴。 “吧唧。


“怎么了?”


吧唧。


“这样我可猜不到。”冬兵苦笑着摇摇头,他正想要揽过钢铁侠的肩告诉他他喝醉了,伸出去的手就被一掌挥开。


“算了。”托尼翻翻白眼,他晃着身子把屁股从吧台椅上移开,比了个手势示意巴恩斯不要来扶他。 “你不懂就算了。”


巴恩斯眨了眨眼睛,好…吧,也许托尼是真的醉得不轻,导致他都开始闹脾气了,说话也说不太清楚。讲真,就算现在音乐早被雷神以普天同庆为由开到最大声,他还是听得出来托尼讲话已经有点口齿不清了,可不能让他自己走回房间。


“托尼,你要去哪?”


“离开这里,你这个木头。”托尼再次挥挥手让巴基走开,径自挤过人群一溜烟就窜不见了。


巴基正想着他不会是跌倒了吧,伸长脖子朝四处望了下,娜塔莎就代替了托尼坐到他身旁。


“喝醉?还是你又不了解他的那些小情趣了?”她指指几个人头之中特别摇晃的那一个,然后转过身看向巴基。 “哇喔,布鲁克林小王子还是比不过玩遍全美的花花公子吗?”


他是我的了。”巴基用俄文回道。 “他叫了我的名字,五次,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他就生气了。”


“很正常。”娜塔莎耸耸肩。 “喝醉的人都这样,你不知道上次在巴顿家他喝醉的样子有多恐怖——”


“我知道,我那时候在场。”


“这我也知道,我只是想讽刺一下你跟托尼居然喝完酒就在别人家里搞起来这件事,而且还没帮忙把克林特扛回房间。”


冬日士兵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好吧,我的错。但妳不知道他在餐桌下做了什么。”


娜塔莎发出一声受不了的呻吟,她向巴恩斯投了个比托尼翻过的所有白眼还要来得淋漓尽致的鄙视眼神,拒绝了一位男士的邀约。


“所以也许他叫你名字是为了让你干同样的事——把他摔到床上之类的?”她随意说了几句似乎不太合时宜的话语,没想到巴恩斯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我试试。”


巴基从娜塔莎向他展示了托尼的位置后就没有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过,他花不到三秒就从扭来扭去的宾客中找到了自己的男朋友,他用机械手抓住了托尼拿着马丁尼的右手,丝毫不给人一点逃脱的机会。


“做什么?我对你失望透顶,老冰棍二号。”托尼没有惊慌,他看了看被抓住的右手,可惜地嘟起了嘴。 “还没喝呢。”


“再给我一次机会,Kitten?”巴恩斯稍微拉开了领口,他知道托尼不会抗拒这个的。 “我懂你的意思了。”


“…好吧,看在你有个该死的完美胸肌上。”托尼的眼睛几乎是黏在巴恩斯的胸口上了,这是他今晚做对的唯一一件事,他想。


“谢了,甜心。”


“阿谀奉承,想都别想。”托尼又一次开口。 “吧唧。


——于是巴恩斯一把扛起了钢铁侠,引来了众人的惊呼。


托尼一下子酒都醒了:“操你的巴恩斯!你想做什么?”


“你不是这个意思?”巴基更加困惑了,他放下挣扎中的托尼,回头看了一眼娜塔莎,她撇过头去表示别牵扯到她。


托尼瞪大了眼睛,他的脸都红透了,一方面是因为被众人围观的尴尬,一方面是气的。他从巴恩斯旁挤过去,然后快步离开了派对会场。该死的,他不该奢望那木头能懂他的情趣,布鲁克林小王子比不上花花公子,比不上!


“啊喔,看来你搞砸了。”克林特喝了一口橙汁,他让那些议论纷纷的女人们赶紧闭上嘴,然后对靠过来的黑寡妇笑笑。


“橙汁?”巴恩斯挑了挑眉决定反呛回去,为了自己的名誉。


“我今晚得回家一趟,孩子们可不会想见到他们爸爸醉醺醺的样子。”


“好像你没在他们面前喝醉过一样。”娜塔莎低头笑着。


“没办法,你还记得莉拉吧?那个女孩儿?她总会熬夜等到我回家,在我踏进家门的那一刻给我一个大大的吻。”克林特炫耀似地说道,他眯起了眼睛,高兴过头地跟着大笑。


巴基撇撇嘴,确实,小孩子都不喜欢有酒味的大人,而且不知道怎么搞的,他们对于酒精的味道格外敏感,每个人都像狗儿一样一秒就能闻出谁刚才喝了酒。托尼在这点倒是和孩子有点像,只不过他闻到酒味后不会皱着脸逃开,而是将手伸进他的裤子——


“不论你在想什么,停下。”红发女特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如果你是在好奇她是怎么亲我的,我会说就是“吧唧”一声亲在脸上。”巴顿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可惜在场没有人去亲他。


“会用这种方式形容一个吻的也只有你了,幼稚可爱的巴顿先生。”


“才不,托尼也会。他上次才说的——“吧唧”一声的“吧唧”听起来跟詹姆斯的昵称挺像。


“你说什么?”巴恩斯问,也许他的表情太认真了,两人都有点被吓到。不过娜塔莎很快就恢复了,她表情怪异地重复了一遍克林特的话。


“他说“吧唧”一声的“吧唧”听起来跟你的昵称挺像。”


喔喔,巴基脑袋里打结的那部分全解开了,他终于想通托尼到底在做什么了。而且他居然没注意到——这让他感到不可置信——托尼从来不会一直叫他巴基,他通常只会叫他詹姆斯,或其他挑逗的称呼,像是Sweetie pie 、Cowboy、Handsome之类的,老天,他就是个听不懂自己男朋友调情的浑蛋。


冬兵丢下酒杯(当然,不是真的丢在地上),连句话都没说就以出任务的效率冲去了托尼的实验室,感谢贾维斯好伙计的帮助。


“托尼。”巴恩斯远从走廊处就看见了脱去西装外套、把袖子卷起来正在敲着Dummy小脑袋的托尼(肯定是这小家伙又做了什么坏事),他顺利地进入实验室——再次感谢老贾的协助,否则钢铁侠心爱的实验室玻璃门就要被他自己制造的金属臂给毁了。


托尼愣了一下,但没转过头,反倒是Dummy一看见冬兵的到来就高兴地开始摇头晃脑,它可喜欢他的铁手臂了。


詹姆斯见对方既没有气呼呼地转过头来破口大骂,也没有无视他的存在继续工作,于是从后方一把抓住了托尼,在他的脸颊上“吧唧”地亲了几口。


“嘿Doll,你满意了吗?”


“谁告诉你的?”托尼转过身,正好让巴恩斯吻在了他的嘴唇上。 “呸,是谁?”


“准确来说,是巴顿提醒我的。”巴恩斯打算当半个诚实的男朋友。


“真不敢相信钢铁侠的男友还比不过区区一只禽鸟类,世衰道微啊。”


“…至少我想通了。”巴基耸肩,他又在托尼的脸上亲了一下。 “你怎么突然想让我亲你?”


“呃,就只是一点小情趣。”托尼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说实话他也没多生气,就是想为他们之间多增加一点情趣,可是巴恩斯这木头不懂。


“我知道怎么补偿你,你小时候我们一定漏掉了上百个“吧唧”,你的巴恩斯叔叔请求同意。”


巴基开始动手动脚了,这手脚不听话的家伙。


于是托尼得到了很多的“吧唧”,当然,他也得到了巴基,虽然说那人本来就是他的。


彩蛋1:


日后,只要托尼一开口,不论是“巴基”还是“吧唧”,詹姆斯都会上前“吧唧”一声亲上去。而当他在一次的记者会上这么做后托尼对着他大骂着问你做什么的时候,他只是眨了眨眼回答:


“我只是不想错过每一个能亲你的机会。”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