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盾铁】Parcel Romance (一发完)

真希望盾铁就是这样子啊(•̩̩̩̩_•̩̩̩̩)

Mistletoe:

虽然肠妹在过西班牙时间,不过现在北京时间已经4月6日啦,中国人就过中国时间好了。第二篇生贺,祝你生日快乐,游戏常胜,茁壮成长。 @拾寒枝 


——————————————————————




自从复仇者们陆陆续续住进了复仇者大厦之后,世界民众们的爱心发射终于有了着陆点。每天,复仇者大厦门口都有着络绎不绝的快递员们进进出出,位于大厅一角的包裹储藏室,空了又满,满了又空。每天夜里,贾维斯都会操控着几个钢铁机器人,把复仇者们的快递运送上来,并且依照姓名归属,整齐地堆放在复仇者们的门口。


 


雷神和美国队长的人气总是居高不下,半个门口都被快递箱给挡住。鹰眼对此表示过酸溜溜的嫉妒,声称群众的审美水平太肤浅了,他们应该更加注重内在美,而不是只喜欢金发碧眼大胸长腿。这年头难道不应该是顾家爱妻的奶爸会更受欢迎吗?出来倒咖啡的钢铁侠正好听见了这句话,对此,他漫不经心地表达了他的看法,“你确定这跟审美有关系?我认为只是大多数有眼睛的人都看不下去他们的品味了,不想再继续看他们糟蹋不错的脸蛋和身材,你没发现他们收到的最多的礼物都是时尚单品吗?”


 


“你当然不介意这些,虽然你的礼物没有他们多,但你的礼物都是最贵的!”克林特更加不满了。


 


“不好意思。”托尼端起滚烫的咖啡,冲他得意一笑,转身走掉,“我不知道什么叫‘贵’。”


 


 


 


史蒂夫会在睡前,把门口的礼物全都搬进屋子里,接着坐在地毯上一个个拆开。他会耐心阅读里面的信件或者贺卡,也会仔细掂量礼物的分量,如果当他发现有的礼物过于贵重的话,他会请求贾维斯帮他寄回去。


 


他收到过很多稀奇古怪的礼物,有情趣内衣,有活的爬行动物,有天上星星的命名权,也有一些使用过的私人物品,比如牙刷。他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他也不需要担心会有什么危险物品,他对托尼的安全防护系统很有信心。在这其中,他最喜欢的还是那些歪歪扭扭的手工工艺品,那些大多是出自于孩子们之手。时常有小孩儿的父母给他寄来孩子制作的黏土美国队长,或者是美国队长的彩色蜡笔画,箱子里也通常都会附上孩童手写的信。他们总会天真烂漫地说着喜欢美国队长,并且小大人似的发表一些对世界和平的看法。史蒂夫在没有任务的时候,就会坐下来,一一写信回复,再让贾维斯帮他投递。


 


他打开最后一份包裹,里面是一套黑色西装和一条蓝色领带,触手光滑柔软。他翻看了一下,发现吊牌和商标都已经被拆掉,包裹上也没有任何有关寄件人的信息。他展开衣服在身上比了一下,意外的非常合身。他把衣服小心地折叠好,以免弄皱。明天正好要去参加托尼举办的酒会,穿这身倒是挺合适,省去了他挑选衣服的烦恼。


 


翌日,当他在酒会上见到托尼的时候,他就知道他穿对了衣服。


 


托尼端着酒杯朝他走过来,眼神颇为赞赏地打量着史蒂夫,笑着说道:“老兄,今夜的女士们都要为你疯狂了。”


 


史蒂夫只是不以为意地笑笑,称兄道弟地在托尼的肩头拍了一下,然后让他给自己推荐一杯不错的酒。


 


史蒂夫和托尼的关系现在很好,意思是,和他们刚刚认识的那时候相比,简直不能更好了。如果现在再给他们看一遍他们初次见面时的监控录像回放的话,他们恐怕都会极力否认——当初说出“脱了盔甲你又算什么”和“你所有的能力都来自于一个小瓶子”这种话的人,绝对不是他们本人,他们当时一定是被洛基的权杖控制了头脑。


 


如今,他们是工作上的好搭档,私底下的好朋友。托尼发现史蒂夫并不是真的就那么死板守旧,他在公事上懂得灵活变通,私下也会开一些有趣诙谐的玩笑话;史蒂夫也知道了托尼并不是如看上去的那么吊儿郎当,托尼脚踏实地,凡事更爱亲力亲为,而且比他想象中的更加温柔友善。他们在战斗上找到了默契合拍的合作方式,即便常有争吵,彼此也认为那是必要的,有益的,将会带领队伍走向更好的方向。所有人都对他们二人现在的相处模式非常满意,不论是弗瑞还是队友们,都对他们的现有关系感到安心。


 


除了一个人。那就是史蒂夫本人。


 


就好像现在,他很苦恼。他和托尼坐在吧台边,托尼让调酒师给他调了一杯有着绕口名字的酒,冷冷清清的泉水蓝色,倒是很好看。他喝了几口,酒很烈,但入口后残留一道甘甜,味道超过他预期的好。他有时候并不那么喜欢他四倍强化的感官。托尼离他太近了。他能够清晰看见托尼瞳孔的每一次收缩和扩张,可以闻到托尼手腕上和脖子上的古龙水香味,托尼的呼吸声在他耳朵里放大,托尼嘴巴张合时,嘴里会溢出马丁尼的酒香和新鲜橄榄的果子味。他甚至无法控制他的视线落在托尼偶尔露出的舌头上,那嫩红的色泽和柔软的形状,让他心跳加速。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


 


托尼一直陪他坐着,期间婉拒了形形色色前来搭讪的男男女女。他说,我得守着你,做你的保镖,不能让我们纯情老派的美国队长被新世界的豺狼饿虎们吓到,说完他暗暗指了指不远处频繁朝史蒂夫张望的几桌女性宾客。


 


那天他们喝到很晚,一直到宾客全部散去,场子里只剩下保洁人员。托尼让他尝试了各种各样的酒,仿佛要把这世界上入得了他眼的酒全都分享给史蒂夫,反正超级士兵也不会醉,于是史蒂夫就配合着喝了不少。史蒂夫其实不太懂得鉴赏这些,无论是酒精,咖啡,美食,还是衣物。毕竟对于一个四十年代的人来说,现代社会的一切都更加先进,更为丰富多彩。但他知道托尼是个有品位的人,托尼喜欢古巴的咖啡豆,喜欢苏格兰威士忌,喜欢高级定制的西装,喜欢意大利手工皮鞋,即使他热衷于高热量的街头小吃,也要是人气口碑兼具的店面摊位。史蒂夫很乐意接受来自托尼的品味熏陶,他喜欢看着托尼神采飞扬地、极具热情地向他介绍新世界的各种事物。


 


连保洁人员都打算撤离的时候,史蒂夫向托尼提议,夜深了,我们回家吧。这时的托尼已经有点微醺了,他的脸颊酡红,眼睛一直微微眯着,说话也有些大舌头,他从吧台椅上站起来,摇晃了几下站定,他说:“哈皮和小辣椒约会去了,你有骑车来吧?我们去兜兜风?”


 


史蒂夫只是笑,把托尼遗留在吧台上的墨镜拿起来,折叠好放进托尼的口袋里,“只要你不介意和我共享一个车座的话。”


 


几分钟后,他们坐上了史蒂夫的那辆黑色哈雷。托尼自然地跨坐在后座,没有调侃,也没有抱怨。史蒂夫的肩背很宽阔,几乎完全阻挡了托尼的前方视线,托尼只好伸长脖子,下巴支在史蒂夫的肩头,看了看前面,他嘟囔着:“你记得我曾经问过你想要辆什么车吧?可你说你要辆摩托车。”


 


史蒂夫打火,引擎声在夜里分外响亮,他踩下油门,哈雷载着他们两人向前驶去。史蒂夫是个公认的温和的老好人,他做事不急不躁,凡事都要先做个计划,按部就班,鲜少冒险。因此托尼完全没想过,史蒂夫骑车的速度会这么快,就好像赛道上的选手。他在起步的那一瞬间,因为惯性而猛地向后倒去,他猝不及防,下意识一慌,赶忙伸手抓住史蒂夫的腰身。金发男人低沉的笑声从前面传来:“忘了提醒,抓好了。”


 


托尼看不到史蒂夫的脸,但他总觉得这笑声里有着恶作剧的意味,他没有扭捏,调整好姿势,把紧了史蒂夫精壮的腰。他们的关系足够好,这点亲密的肢体接触不会引起谁的不适。晚风打在托尼的脸上,吹散了些许酒意,“我大概明白骑摩托车的好处了,如果坐在后座的是个姑娘,就在刚才,她已经整个人黏在你的背上了。”


 


“不,我没载过其他人,你是第一个。”


 


风很大,吹乱了托尼精心造型的头发,耳边全是马达的轰鸣声和鼓噪的风声。史蒂夫的领带被风掀起,有几下飘到了托尼的脸旁。风从前向后驰骋着,带着史蒂夫的洗头水香味扑在托尼的脸上,在他的呼吸间,窜进了肺部。


 


“我还要做最后一个。”托尼吭哧笑着。


 


“当然,车是你买的,你有绝对的控制权。”史蒂夫觉得他们的距离有些棘手,他恐怕没法遮挡他泛红的耳尖了。


 


“我只是想确保你看起来够酷,毕竟你是我的Boss。”托尼歪着身子,想绕过去看一眼史蒂夫的脸,“现在看起来,你骑哈雷的样子的确挺酷,说不定比开敞篷跑车更酷。”


 


“坐好,托尼。”史蒂夫从后视镜里看到托尼的动作,连忙出声呵止。


 


喝了酒的托尼格外温顺,他依照着史蒂夫的话,在座位上重新坐好,没有再做什么危险动作。要知道,如果是在平时出任务的时候,想要让钢铁侠坐好,或是呆着别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晚风拂面能带来一时的清明,不久后醉意却会更浓。回到大厦的时候,托尼已经步履蹒跚了,需要史蒂夫搀扶着才能走直线。在电梯里,托尼看起来昏昏欲睡,他歪着身子,头靠在史蒂夫的肩膀,眼睛一会儿睁开,一会儿闭上。史蒂夫把人送到了卧室,托尼远远看见了自己的床,他甩开史蒂夫,踉踉跄跄地走近床脚,然后咚地一下倒下去,陷进了柔软的床垫里。


 


史蒂夫叉着腰,无奈地笑了笑。他帮托尼脱掉了皮鞋,外套和领带,想让托尼睡得舒服些。托尼抬起一只手搭在他自己的额头,两只眼睛半睁着,静静地看着史蒂夫做完这些。史蒂夫在床边坐下,伸手轻拍了一下托尼的鼻子,带着揶揄和嗔怪,“快睡。”


 


托尼咯咯笑起来,下巴一动,小胡子划过史蒂夫的掌心,刺得史蒂夫瑟缩了一下,收回手去。


 


托尼带着半醉半醒的意识,双眼带笑,他问史蒂夫:“一起睡?”


 


史蒂夫默然地看了托尼一会儿,然后他起身,给托尼盖上被子,“晚安。”


 


“晚安。”托尼看起来并不失望,好像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他把脸埋进被子里,闭上眼睛。


 


史蒂夫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问了句:“明早你想吃香蕉松饼还是巧克力松饼?”


 


“巧克力松饼。”从被子里发出来的声音闷闷的。


 


“好。”史蒂夫贴心地关上灯,离开了托尼的房间。


 


第二天清晨,史蒂夫准点做好了早餐。托尼翘着一头乱毛出现在厨房,他凑到史蒂夫身边,看了看史蒂夫手边的香蕉松饼,小声抱怨着:“我们不是说好今天吃巧克力松饼吗?”


 


史蒂夫愣怔两秒,等托尼转身去煮咖啡后,才沮丧地叹了口气。托尼一直都是清醒的,他什么都记得,史蒂夫想着。


 


 


 


一周后,史蒂夫收到了一顶鸭舌帽和一副墨镜,同样来自于没有署名的寄件人。他把它们收进行李袋里,明天他要去欧洲执行侦察任务,这两样东西正好在伪装时可以用到。


 


这次任务足足花了他一个月的时间。凌晨五点多,史蒂夫回到大厦。直升机直接把他放在了大厦的降落平台。他穿着潜行服跳下后,第一时间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金红盔甲。他抬腿走过去,途中盔甲打开,托尼从里面走了出来。还没等史蒂夫开口问,托尼就率先说:“给盔甲升级了,我出来测试一下。”


 


史蒂夫看了一眼托尼皱巴巴的黑背心和在脏兮兮的胳膊,忍俊不禁,“你忙了几天了?”


 


托尼注意到了史蒂夫的视线,无所谓地耸肩,“三天?可能更久。”


 


“饿了吗?”史蒂夫笑着问他。


 


托尼皱皱眉,随即笑了,“别告诉我,你刚回家就打算下厨喂饱我?”


 


那个字眼在史蒂夫的心里激起千层浪,他就如同一个结束差旅,深夜归家的普通上班族,他从托尼的身上收获了平凡微小的温暖,他朝屋内走去,说着:“无论什么时候,填饱家人的肚子都是首要任务。”


 


托尼晃了晃神,跟在身后快步追了上去,“我们煮咖喱吃吧。”


 


“好。”


 


 


 


几天后,史蒂夫在成堆的快递包裹里找到了一条围裙,纯黑色的,布料厚实,剪裁挺括,看起来像是米其林星级大厨用的那种。他把那条围裙挂在厨房一侧的墙上,从此以后,即便是做个不沾油烟的蔬果沙拉,他也会把它穿在身上。


 


匿名寄件人的礼物接二连三地抵达他的房门口,有成套的画具,有治疗肌肉拉伤的药膏,有黑胶唱片,有法国菜食谱,还有很多的波本酒。


 


这一天,神盾局13号特工来到了大厦。她带来了一堆文件,在会议室里与史蒂夫单独呆了将近两个小时。


 


第二天,史蒂夫就收到了一个小小的匿名包裹,打开来,里面只有一盒安全套。


 


史蒂夫的太阳穴突突跳,眉毛也不受控制地挑了两下。他套上外套,匆匆出门。


 


史蒂夫在回到大厦后,直接呼叫了电子管家:“贾维斯,请帮我寄个包裹。”


 


“好的,队长。请告知我收件人信息。”


 


“收件地址,复仇者大厦顶层,收件人,托尼·斯塔克。”


 


“队长,恕我直言,这个包裹不需要快递公司来投递。”


 


“那就由你来投递。”


 


“好的,请把寄送物品给我。”一个钢铁机器人从墙角走过来,朝着史蒂夫伸出手。


 


他将手上的东西递了过去。


 


 


 


“贾维斯快递公司”的服务效率相当高,不到一个小时,史蒂夫的房门就被敲响。


 


史蒂夫打开门,他的好朋友正站在门口,手里抱着一个纸箱子。


 


“晚上好,托尼,有什么事吗?”


 


托尼对着史蒂夫明知故问的模样翻了个白眼,他伸手从箱子里掏出一样东西,正是那盒安全套,他问:“这是什么意思?”


 


“物归原主。”


 


托尼撇撇嘴,左右看了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史蒂夫抱起双臂,“你知道的,就好像我一直都知道这些。”


 


托尼思索了一下,顾左右而言他,“那你为什么不用?”


 


“跟谁用?”


 


“你说呢?”托尼不愿说破。


 


“那你看看我现在把它给了谁。”史蒂夫眨眨眼。


 


托尼看着手里的盒子,感觉像拿了个烫手山芋,他把那玩意丢回快递箱里,又从里面拿出两张纸,那是两张太空馆的门票,他再问:“那这又是什么意思?”


 


“别装糊涂,托尼。这是一个邀请。”


 


“一个约会?”


 


“一个约会。”


 


托尼静静注视着史蒂夫,他们的脸上默契地扬起浅淡的笑容。托尼把其中一张门票放在了史蒂夫的手里,他说:“明天见?”


 


史蒂夫把门票小心收好,他在托尼转身之际,隔着箱子快速搂了一下托尼的脖子,大胆地吻了吻托尼的嘴角,“以后不要再给我寄礼物了,想我的时候尽管来找我。”


 


托尼低低地笑起来,腾出一只手在史蒂夫的胳膊上打了一下,但下一秒又闭眼吮上了史蒂夫的唇瓣。轻吻过后,他退开步子,对史蒂夫说道:“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Fin.



评论

热度(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