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AA】Moi? Meow! 上

hhh超可爱嗷嗷

anna喜欢抹茶味:

*Moi来自S01E13史总的一句“Surprise?Moi?”——法语的[我]


*猫咪叫声的梗来自S03E08结尾


*说起来可能你不信,但是这次真的是官方先动的手ヽ(。ゝω・)ノ☆


 


 


鹰眼发觉有点不对的时候已经到了电影之夜的中场。雷神的炸鸡全家桶吃了一半,浩克正抱着他的腌黄瓜盒子——等等,他的?!


克林特惨叫一声从沙发上跳到浩克那边试图抢夺他的宝贝,同时问出了那句他已经憋了很久(至少两分钟)的话:


“有人像我一样听到了猫叫吗?”


“什么?”


索尔举着鸡腿疑惑地望向克林特,浩克用一只手阻止了克林特想要抢回腌黄瓜盒子的举动,而钢铁侠“啪”地一声把面罩关上了。


说真的,他为什么要在复仇者集结电影之夜穿盔甲?


“我说铁罐,”克林特比出一个手势,“你不闷吗?”


关在铁甲里的人只是哼了一声。克林特耸了耸肩,队长和黑寡妇都不在,斯塔克怎么闹腾都没人制得住他。于是他重新抱回爆米花桶,挤进浩克和索尔中间开始对电影评头论足并且把爆米花喷得到处都是。


但是这下他听得非常清楚了——一声清晰的、甚至尾音都打着卷儿的“喵呜。”


“复仇者集合!一级警报!”鹰眼从沙发上跳起来,警惕地举着弓箭向四处打量,“我们遭到入侵了,重复一遍,我们遭到入侵了!”


托尼在盔甲里翻了个白眼。


 


“以防你没有注意到,我才是应该喊复仇者集结的那个。以及,我们没有遭到入侵。你以为老贾在睡觉吗meow?”


克林特.柯南.道尔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就知道你他妈有问题!快点承认你是斯克鲁人或者变种人或者随便哪个反派,这样我就可以完成剥开皮皮虾的夙愿了!!!”


去你妈的皮皮虾。托尼的眼睛转了一圈,然后他说:


“我刚刚说的是Moi。对,法语那个。”


他打开了面甲并且小心翼翼地确保只露出脸的部分:“如假包换的托尼.斯塔克,世界上最炫酷的钢铁侠,还有什么想问的me——Moi?”


不妙,他得快点逃。还好面前的大龄儿童三人组看起来勉强接受了这个设定。雷神轰隆隆地笑起来:“吾友学识渊博!甚善!吾弟亦精通九界语言,尔等可择日切磋!”


托尼尽力让自己脸上的嫌弃不那么明显:“Interesting,我是说,切磋,当然。我突然记起有个实验还没完成我先回房间了你们慢慢看——”


索尔疑惑地看着金红盔甲落荒而逃的背影:“为何吾友钢铁之人实验于寝?”


浩克从鼻子里喷气:“Puny Cat.”


 


托尼几乎在进入卧室的瞬间就解甲完毕了。他大叫着贾维斯的名字,好管家及时把房间落地窗的玻璃调为镜面——这让托尼背后甩着的那根长长的黑色绒毛型物体更显眼了。


钢铁猫咪侠咆哮着把自己狠狠摔进柔软的棉被里,头顶上的两颗黑色三角形的物体也随之耷拉下来(不,这不是猫耳,绝对不是。):“操他妈的外星人——”


贾维斯的声音里有明显的不赞同:“Sir,我建议您做一次全面体检并且寻求其他复仇者的建议和帮助。”


“在克林特那个活宝面前?”托尼的声音里染上了惊恐,“绝对不行。肥鸟会拿这件事笑上一整年的,更别提队长知道会怎么样了——钢铁侠!为什么战损报告里对你被魔法射线攻击的只字未提?好极了因为我就是那个永远不按规矩来的小混蛋。”


他把脸埋进枕头里,黑色的毛绒尾巴在身后甩来甩去:“还有更糟糕的主意吗?”


贾维斯听起来有些犹豫:“如果您想知道的话……队长和罗曼诺夫特工刚刚进入电梯,正在向客厅走来。并且队长于一分钟前询问了您的位置。”


“我操懆懆!”托尼瞬间从床上弹起来,身后的毛一直炸开到尾巴尖:“快,给我一副盔甲,关闭实验室的权限——在我搞定一切之前不要让任何人进去!”


他急匆匆地套上全套装甲(在塞进尾巴的时候又费了好一番力气),像是逃命一般向底楼冲去。


 


###


在对着一份自动复原玻璃的草案发呆三小时之后,托尼终于忍不住问:“贾,其他人都睡了吗?”


AI沉默了一秒,然后用一贯的英伦腔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小胡子男人这才放下心来,边揉揉肚子边嘟囔着什么向楼上的厨房走去。


冰箱里一如既往地像是被浩克和索尔联手洗劫过,而事实上也的确是。托尼皱了皱鼻子,右手越过贴着大大标签“克林特的花生酱!”的玻璃瓶,试图去拿一只金枪鱼罐头。


倒不是说他被什么神秘的喵星人力量影响了,绝对不是。他只是发现半夜两点恰好是吃吞拿鱼三明治的好时机,仅此而已。


“又一次半夜的活动?”


“Meow——!!”我的天哪他刚刚是发出了一声尖叫吗?托尼厌恶地心想,同时庆幸自己仍然穿着Mark50,在面对突然出现在角落阴影的黑寡妇时(谁知道她在那儿呆了多久)不会立马丢盔卸甲:“我是说,Moi。你知道,我可是斯塔克,solo是我的中间名。”


娜塔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Français*。所以这就是你那一声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尖叫的由来?令人印象深刻。”


【*法语:[法语]。】


托尼在一定程度上被尾巴这个词吓到了。他立马向后缩了缩,并且试图糊弄过去:“我能说什么呢,斯塔克就是学富五车。你想让我用西班牙语为你念《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吗,querida*?”


【西班牙语:[亲爱的]。】


黑寡妇很快地用俄语说了句什么,然后托尼突然意识到,完了,他好像忘了面前这个人是个特工,而且还是神盾最高级别的那种。


“Ignoramus et ignorabimus*,哈?”娜塔莎向他挑起一边眉毛,“就让我们看看会不会知道。”


【拉丁语:[我们不知道,我们也不会知道。]】


托尼再一次落荒而逃,而且不,他没有夹着尾巴


 


老实说,当结束了一周的外派任务回家却没有见到自己的恋人时,斯蒂芬有一点失望。而这一点失望在被贾维斯告知小胡子男人短期不会踏出实验室时发酵成了巨大的担忧:托尼出什么事了吗?


“托尼?”他敲敲实验室的玻璃门,“你已经严重超出该上床的时间啦——关于晚归我们是怎么说的,嗯?”


躲在实验室最里边的钢铁猫咪侠瑟缩了一下,在确保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被金红色的盔甲覆盖住之后,他头也不回地向室外故作轻松地挥挥手:“你先去睡吧,我需要在今晚搞定这个动物血清拮抗凝剂。”


“可是我以为我在期待一个胜利归来的吻?”大个子倚在门边,向他投来一波狗狗眼攻击——哇哦有你的罗杰斯。托尼暗暗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不打开面甲。


他走到门边,把右手覆在玻璃上:“来个瓦肯式的吻然后滚去睡觉,还是你在等我给你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后sex?”


但他显然低估了罗杰斯,就像每一次一样。红色手甲刚刚触碰到玻璃,那家伙就突然在外面用最高权限打开了玻璃门并且把小胡子男人抱了个满怀:


“如果你没有为了一项生物化学实验就把男友一个人扔在床上的话,是的。”我的天哪他听起来居然像个委屈的小男孩,这个两百多磅的超级士兵是怎么做到的?“托尼,我很伤心。”


不,更委屈的是我。被闷在罐头里的钢铁侠心想,莫名其妙被狗屎外星人用射线打中,而且还怂得不敢在男友面前脱衣服——对斯塔克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各种意味上的。


斯蒂芬看起来完全不在意自己扛着一颗巨型的金红色炸弹,他隔着臀部的装甲拍了拍恋人的屁股:“现在给我一个合理的为什么你凌晨三点还在实验室并且穿着整套装甲的解释,不然我就亲自把你从壳里剥出来。”


好极了,又一个想剥虾壳的。托尼翻着白眼回想最近是不是得罪过一整个队伍,同时试图用嘴炮糊弄过去:“你想试试实验室.AVI?先说好,我个人没有任何意见并且觉得那很火辣,但我以为你会把手撕盔甲PLAY留作新婚夜的保留节目?”


斯蒂芬很明显僵住了,而托尼趁机挣脱了四倍力量的怀抱并且迅速逃回实验室一口气关闭了所有权限——好样的,他对自己说,同时尽力忽略心底那一丁点由于金发士兵刚刚的僵硬而冒出来的酸意。那没什么,真的,恋爱和婚姻是两回事,没有人能比他这个前花花公子更清楚这一点。


“就,”托尼背对着他清了清嗓子让声音显得更正常些(拜托可别再喵了,他在心底祈求),“别管我,好吗?给我一点时间亲爱的,我能在今晚解决这个。”


“不,托尼。”回答他的是一阵激烈的金属撞击声,托尼暗叫不好,回头一看,果然某个脑壳比艾德曼合金还硬的大兵正在拿盾牌砸门。“我不能在我的男友刚刚表示愿意和我结婚时掉头就走,那听起来太混蛋了。”


托尼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评论

热度(159)

  1. 异想天开anna喜欢抹茶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