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AA】Moi? Meow! 下

萌死啦萌死啦!

anna喜欢抹茶味:

“你确定要这么做?”托尼尽量向后躲,但很快他就发现卧室仍然太小了:你瞧,这就是和男友一起住的坏处。“我是说,其实我得了很严重的皮肤病——对,能够通过空气传染的那种,特别严重。所以我建议你不要手动解甲。”


斯蒂芬偏了偏头向他露出一个典型的美国队长式笑容,托尼认识那个,并且他逃跑的意愿更加强烈了。


“虽然我不介意向这样的你求婚——但考虑到需要戴上戒指,你还是解除装甲比较好。”


“戒指——?”这听起来与其说是尖叫不如说是猫科动物虚张声势的喉间发出的呜咽,托尼绝望地意识到,而且无论哪个都跟钢铁侠搭不上边,至少在三天前是的。


“是的,戒指,”斯蒂芬开始有些气息不稳了,他知道托尼对于相知相守白头偕老这种“哄年轻姑娘的鬼话”一直嗤之以鼻,对于婚姻的态度也比较模棱两可,但是上帝啊,看在他那只在天鹅绒小盒子呆了已经快半年的戒指的份上,美国队长,看准时机出击。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你刚刚的意思是愿意和我结婚对吗?”


托尼开始计算最快的逃跑路线,同时考虑怎样用最委婉的语言表示No这个单词,加油斯塔克,你能做到的,你可是17岁就拿了机械工程和电子工程博士的人,能够用西班牙语和法语把欧洲市场上卖花的老太太夸得心花怒放,只是一个单词而已,你绝对能够——


“Meow。”


房间里仅有的两个吐气的生物都僵住了。斯蒂芬疑惑地看着托尼:“你刚刚是不是——”


“不是,”托尼语速极快地否认,“不会,绝不,否定的。*”


【No. Nix. Non. Nein. Nyet.】


“就算您加上拉脱维尼亚语,”好管家突然出声,而这让托尼更惊慌了,“我想队长发现您的异状也只是时间问题。”


“贾维斯——!”天才富豪在美国队长扑过来时对着天花板大吼出声,“你明天就去老年大学和那些退伍军人一起玩蜘蛛纸牌吧!”


“这事还有得商量吗?”托尼在斯蒂芬用四倍力量徒手卸下他的头盔时瞪大了眼睛企图装无辜,“以及我刚刚不是在嘲讽你。真的。”


斯蒂芬愣住了。


“那是什么?”他说,伸手去摸恋人头上的黑色毛绒耳朵,“贾维斯?”


“乐意为您服务,”贾维斯说,听起来居然有一种熊孩子终于有人管教了的欣慰感(不,托尼才不承认这一点),“在三天前的战斗中先生曾被射线击中反应堆的位置,我猜想这就是他身上发生这些异变的原因。”


托尼已经开始回忆那些老年服务机构的电话号码了——无果。当然了,你得尊重一个连自己的社保号码都记不住的人。所以他决定先解决眼前这个大麻烦:“亲爱的,你觉得一场火辣的惩罚play怎么样?床头柜里还有我新买的手铐和OO,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斯蒂芬不买他的账。当然啦,美国队长从不出错。他摁住托尼的肩膀:“贾维斯说的是复数。你身上还有哪里出了问题?”


棕发小胡子只是转了转眼睛。而斯蒂芬太熟悉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了,他当机立断把手伸到了托尼身后,引来对方一声与其说是愤怒更像羞恼的大喊:“不要动我的屁股!你知道二十一世纪对婚内强-奸立法了吗?!”


即使那个M开头的单词像颗巨大的糖果炸弹击中了斯蒂芬的心脏,他手上的动作也一刻没停下。托尼开始纠结究竟该捂住斯蒂芬的眼睛还是自己的屁股,但是老冰棍没有给他时间犹豫。


“托尼……你……”斯蒂芬像是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毕竟面前这个小胡子男人正两手捂着全美第一翘臀(网络上给出的评价,而且他得说他很不喜欢这么多人觊觎他男朋友的屁股),试图把那根毛茸茸的长尾巴给遮住。


“外星射线,魔法,随便你怎么说吧。”托尼终于放弃般地垂下头,脑袋上那两颗三角形的耳朵也随之耷拉下来,“只是别又给我来上几个小时的关于钢铁侠怎么又在战斗中孤身冒险不听指令的长篇大论好吗?拜托。”他随意地挥挥手,把盔甲的剩余部分也卸下来,让他们顺服地呆在床角。


“我的,我的天啊。”斯蒂芬说,“你就担心这个?”老实说他其实不太说得出话来,毕竟一个顶着一对巨可爱的猫咪耳朵和一根灵活的尾巴的男朋友可不是天天能见到的,当这个男朋友恰好又是钢铁侠时,一切就变得更为奇妙了。“你本可以告诉我的。”


“你不会告诉其他人的,对吧?”托尼充满希望地问道,“长出两只耳朵和一根尾巴已经让我看上去足够蠢了,所以帮个忙,别让我变成号角日报年度最佳爆笑头条。”


斯蒂芬没有回答。他用力把托尼摁到床上,然后在对方有任何反应前用四倍速度从床头的暗柜里掏出那个蓝色天鹅绒的小盒子单膝跪地右手捧到他面前:“托尼.斯塔克。嫁给我。”


“什什什什么?”托尼差点跳起来尖叫,他感到自己全身仿佛都起了鸡皮疙瘩,而且脊椎骨根部那里更是感觉不妙——像是所有毛发都炸开到了尾巴尖。


“你对猫咪Play如此情有独钟以致于看到我变成这个蠢样儿第一反应居然是求婚?”他不敢置信地大喊,但是斯蒂芬假装没听到。他只是固执地把小盒子又往前推了推:“和我结婚。”


“不,这一定有什么不对。”托尼突然镇定下来,开始冷静地分析:“你瞧,和外星人打的不止我一个,你肯定也在某场战斗里被打到了头或者摔坏了脑子。所以清醒点伙计。现在让我去完善那个反诘抗血清,天亮前我们就能解决这个。”


“这就是你对我求婚的评价?”斯蒂芬终于出声了,他跳起来把托尼扑在床上(后者差点伸出爪子挠他,但是出于所剩无几的廉耻心还是忍住了):“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刻等了多久。”


“我不知道。”托尼诚实地回答,“你脑子里的性幻想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又不是隔壁那个能脑人的光头教授。而且如果你想玩这种类型的制服Play,直接告诉我就好了啊亲爱的。”


斯蒂芬忍无可忍地封住了他的嘴,用舌头。一吻终了后,他轻轻按住托尼想要发表一番见解的动作,贴着他的嘴唇说:“现在安静一会儿,听我说。”


“你是一个小混蛋。”斯蒂芬想了一秒,开口道。而托尼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作为一篇求婚宣言,这真是个好得不得了的开头。


“你自负、不顾他人感受,而且总喜欢看别人吃瘪的样子。”不用斯蒂芬捂住他的嘴了,托尼现在只想用尾巴朝着他的脸狠狠来一下。


“但是那都是别人对你的主观评价。”斯蒂芬爬起来骑在他身上,捧住托尼的脸,一字一句地说:“我知道托尼.斯塔克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正直而善良,是我见过最强悍也最聪明的人。”


托尼不能自制地翘起了小胡子:他能说什么呢?作为一个上世纪的老年人,罗杰斯的眼光还算不错。


“你总是把整个世界都扛在自己肩上——别假装你没有这么做。而且你每次都想要吸引敌方的所有火力。注意到我说的了吗?每次。”


他低下头轻轻吻了吻托尼的眼睛,左手伸上去揉揉那颗内里是嫩粉色的猫耳朵:“如果这次你掩盖的不是这个,而是某种死亡射线?我发誓我会追到天堂里打你的屁股。”


 “那听起来不错,”托尼挑挑眉毛,“只可惜你大概做不到这点——别忘了我是死亡商人,你得到地狱里找我,撒旦早就为我留好了位置。”


“托尼。”斯蒂芬严肃地制止他,“别这么说你自己。”


“你是本世纪最不可或缺的人。如果没有你作为钢铁侠的守卫,地球早已被外星人吞噬了。如果没有你的技术以及资金支持,神盾局和复仇者联盟都会面临巨大危机。如果没有你的清洁能源,地球一半以上的地区都将重回严重污染的工业时代——而如果没有你,”他抓住托尼的手按到自己心口的位置,“我这里会停止跳动。”


“托尼.斯塔克有一颗温暖的心。”斯蒂芬低下头亲亲他的反应堆,“你这里有一颗永远燃烧着的小太阳。”


托尼不太说得出话来了。他和斯蒂芬大眼瞪小眼了半天,最终声音略带沙哑地开了口:“……如果要接受你的求婚的话,我想还是有戒指比较好。”


斯蒂芬差点从床上掉下去。他手忙脚乱地抓过那个小盒子给他戴上戒指,激动得右手都在轻颤。


托尼举起手看了一会儿,转过头对他调笑:“如果我现在以帕金森为由拒绝你这个老头子会怎么样?”


“晚了。”斯蒂芬勾起嘴角趴到他身上,把头埋到托尼肩窝里像只大狗似的拱来拱去:“一经售出概不退换。”


“所以我得对你负责一辈子啦?”托尼耸耸肩故意大声抱怨,尾巴却在身后嘚瑟地甩来甩去“别忘了你也是斯塔克工业的产品之一!”


“是是,”斯蒂芬回答,右手溜到托尼身后抓住他的某个地方,“现在来满足一下你的未婚夫?”


 


 


 


多宇宙猫咪梗


那么问题来了,其他宇宙呢。(没写)【被打死


可能会有续,如果有小天使想看的话,喵呜。



评论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