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盾铁】Das gefällt Steve.

写得太好了……

anna喜欢抹茶味:

*多宇宙


*微博搬文,OOC多如山不好意思QWQ






【AVAC】被爱情撞了下腰


*灵感来自官方的不要脸的斗靶梗,罗切黑ww


*互不承认的双箭头www


*OOC又中二非常抱歉!【土下座




斯蒂夫承认,当他把盾牌以那个刁钻的角度丢出去的时候,他确实存了私心。


毕竟每次自己在Club A执行跳舞任务的时候,那个校内有名的花花公子总能找准时机凑到旁边的咖啡店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嘲笑他。就像他把自己和校内任务发布版联系起来了一样——等等,没准真是这么回事。


但是,斯蒂夫看着那个红色外套的男生皱起一张脸呻吟着揉腰又有点愧疚,他刚刚应该控制下力度的。


托尼抬起脸瞪了他一眼,他还皱着鼻子呢,哼。


斯蒂夫张开嘴想要道个歉,但是托尼已经在生气的一哼后飞走了。


金发的学生会长看着那三个倒下的机器人和被撞弯的路灯摸了摸鼻子。




托尼气得在降落的时候把学校中央广场的那个神盾标志又砸碎了一次。


“嗷!”他不该那么用力的,他的腰更痛了。


偶然路过中央广场的佩珀脸上交替写着恨铁不成钢和“托尼.斯塔克这次你又作了什么死”。而托尼只能讪笑着马上跑进斯塔克大厦。见鬼的今天已经够丢脸了,他才不要再被佩珀训。


黑发青年对着镜子把工字背心拉起来检查右腰,不出所料地看到那里已经红了一大片。托尼试着触碰那一片红肿,然后他立马倒吸了一口凉气。


操他的,太疼了。托尼生气地想,下次罗杰斯跳舞的时候他不仅要去嘲笑,还要带上帮手!


嗯,就罗德尼吧。




已经两天没有见到那个斯塔克了,斯蒂夫对着面前满满的微分方程和积分方程用笔敲了敲头,他有那么点想见——不对,学生会长想知道那个心高气傲的小少爷有没有又闯祸。


至于斯蒂夫.罗杰斯,他才不关心托尼.斯塔克,对,一点都不。


然后斯蒂夫放下笔和练习本,抓起他的体育用品包走出了宿舍。


他记得罗德尼是理工学院的篮球队队长。


是时候去打场友谊赛了。




“什么?篮球?”托尼对着电话大吼,那头的詹姆斯听起来很无奈:


“我也不知道原因,但是今天下午突然有一场友谊赛,所以实验进程可能要拖后了,抱歉托尼。”


“和哪个学院的?”托尼忿忿咬牙,他期待这场试飞很久了!


“艺术学院,斯蒂夫.罗杰斯带队。”


“等等,你说谁?”


罗德尼觉得托尼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像是生生克制住了尖叫然后狠狠咬住了后槽牙。于是他试探性地回答:“呃……斯蒂夫.就是那个金发学生会长。”和你一直不对盘那个,他在心里默默补充。


托尼突然笑了起来,而罗德尼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罗迪,作为你最好的朋友,你打球赛的时候我当然要在场啦。”


不,之前你哪次不是借口做实验或者要约会然后跑了啊。詹姆斯默默地放下了电话。


他有预感,这会是一场腥风血雨的友谊赛。




斯蒂夫在做热身运动的时候往场下随意地一瞥,然后他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才把那句“WTF”咽下去。


认真的?那个坐在观众席戴着墨镜摆着臭脸的家伙头上的直升机悬挂的“理工学院必胜”的横幅是怎么回事?


斯蒂夫强忍住笑,他的托尼.斯塔克还真是个行走的艺术体。


等等,不是他的




托尼翘着二郎腿好整以暇地把双手摊在了看台上。别看他,斯塔克就是这么屌。


啊,这时候要是能够左拥右抱几个妹子就好了,完全名不副实的花花公子遗憾地想。


然后他透过墨镜狠狠瞪了场上的罗杰斯一眼。


我们走着瞧。




斯蒂夫带球过人来到了篮板底下。在罗德尼试图拦住他的时候,斯蒂夫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看起来你和斯塔克的关系很好。”


詹姆斯简直想翻个白眼。他一边试图拍下对方手中的球一边说,“托你的福。之前托尼从没看过我打一场比赛。”


“什么?”斯蒂夫有了一瞬间的停顿,而罗德尼看准时机抢走了球。


“你们还真是不对盘啊,兄弟。”




托尼在观赛期间一直在考虑将眼神实体化作为武器的可能性。装一个隔壁学校萨默斯那样的红英石眼镜吧,那够酷。托尼兴致勃勃地想,他可以把微型光子炮装在镜框两侧。


这样他就能在看球的时候把罗杰斯撂倒了。


还有,他的胸肌、斜大肌、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可真讨厌。托尼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肚子,然后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地抬头继续瞪罗杰斯。




中场休息哨响后斯蒂夫径直走向了罗德尼。


“他的腰还好吗?”


“什么?!”罗德尼一脸惊恐,“告诉我不是我想的那样。”


看来他连他的好友都没有告诉。斯蒂夫垂下眼,那他更不会自己处理了。


斯蒂夫找到自己的体育用品包,然后向仍然把粗口具现化在脸上的对方队长手上丢了一只药膏。


“他受伤了。麻烦把这个带给他。”


于是整个下场比赛斯蒂夫都只能对着对方队长那张滚满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学生会长”弹幕的脸运球。


不过,他得承认,他是故意不解释的。




比赛结束后——平手,托尼遗憾得咬牙切齿——罗德尼失神落魄地下场走向托尼,带着一脸的震惊。


“嘿兄弟,怎么啦?”托尼给他一个友好的肘击,“你被打傻了?正好,我们去找罗杰斯算账——”


而罗德尼丢给他一只药膏。


“他给你的,说你腰伤了。”詹姆斯艰难地说,“当我求求你,就,别告诉我细节。”


“……”


====================================




【AA】Candy Canes


*来自官方爸爸的护脚霜梗(2015圣诞动画


*我不产糖,我只是官方糖的搬运工XXXXD


*队长微痴汉注意




斯蒂芬喜欢那个气味。


就像他小时候——虽然不怎么美好——总在圣诞夜期盼的用红缎带包扎的礼物。当然啦,还有糖果,很多很多糖果。


他喜欢那些橘子味、可乐味的硬糖,也喜欢现代社会的小熊软糖。他还(在托尼和克林特的怂恿下)尝试过蜡烛似的红色扭扭糖,唔,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但是他最喜欢的是圣诞节特供的——不是说其他时候就没有但是只有圣诞节的才足够有气氛——拐杖糖。


红白相间的,精致的糖纸包装的J型糖果。




托尼轻咳一声打断了美国队长的沉思:


“呃……Cap?”


“Yes?”


“以防你没注意到,你已经抓着我的脚五分钟了。”托尼把双手枕在脑后好整以暇地赖在沙发上看着他的队友,说真的,哪个超级英雄从战场上下来后会需要处理脚上的小小擦伤(或许还有扭伤)的?只不过是推进器故障造成的一点小麻烦罢了。


但是斯蒂芬就是顶着他那张Tony no脸把毫不在意自己伤口的男人摁在沙发上然后半蹲着给他上药。


托尼偏了偏头,从他的视角只能看到斯蒂芬的一头金发,温暖得就像冬天的太阳。


然后托尼就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上帝耶稣啊你在干嘛?”


斯蒂芬一脸纯洁正直,就像刚刚在钢铁侠的脚心舔了一口的人不是他一样。


谁说星条旗先生是美国的道德标杆来着?




斯蒂芬喜欢托尼的脚。这就是为什么当他发现钢铁侠在战斗中掉了一只斥力靴又被一记光波击中右脚后执意要求托尼上药的原因。


他喜欢看这个在别人面前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男人早晨在他面前趿拉着拖鞋走向浴室,然后浑身湿漉漉地光脚走出来,在卧室的地板上留下一串脚印。那时候的他身上和眼里都带着雾气。


就像一只刚刚苏醒的小鹿。


还有他的脚,斯蒂芬喜欢握住它们的感觉,感觉像握住了一只灵巧的兔子,或是捧住了满满两手的糖果——拐杖糖的味道。


所以当斯蒂芬给托尼的右脚踝上药时,他感觉自己的心几乎和那只兔子跳得一样快。




托尼轻轻踹了他一脚。


“认真的?虽然复仇者能够有自己的私人时间,可是见鬼的这还是会议厅呢——随时可能有人来,Cap.”


“Language, Tony.”


斯蒂芬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托尼也配合地翻了个白眼。他试图收回自己的右脚,但是——徒劳。它被斯蒂芬牢牢攥住了。


“你什么毛病?”


“哇哦!”刚进门的金发弓箭手发出一声夸张的被恶心到的声音,“Hello?有人记得我们是PG-13的动画吗?”


同样到达大厅的浩克反常地没有直奔冰箱。绿大个向沙发上保持着不是那么全年龄向的——或者说有点gay的动作的两个人咧出一个微笑:


“甘蔗糖味的!浩克也喜欢那个味道!”


斯蒂芬露出了些许疑惑,而托尼用右手扶住了额头。




“所以,什么甘蔗糖味?”在结束了又一次运动后斯蒂芬轻轻抱住托尼在他耳边问道,而小胡子男人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他了。


“什么甘蔗糖味?”斯蒂芬用鼻尖在托尼的颈部蹭来蹭去,美国队长从不轻言放弃。


托尼试图抬脚踹他,但是他做不到因为见鬼的他腰酸背痛就像没穿盔甲被浩克狠狠砸过一样。然后他赌气般地闷哼。


直到他感觉有一只大手正在往他的——咳。


托尼闭上眼睛大喊:“护脚霜!操你的甘蔗糖味的护脚霜!不要再来了你个混蛋!”操,他的喉咙更痛了。


“Language, Tony.”


“操你的。”


斯蒂芬翻身下床把闹别扭的恋人一把抱起来:“现在该洗澡了。”


“Nooooooo! 我需要睡觉!现在!”


“你需要清理。”


“那可以等明天!”


“Tony No.”


就像钢铁侠强调的那样,他需要睡眠。所以当托尼晕晕乎乎地被放进已经放好热水的超大浴缸后,他并没有意识到斯蒂芬从浴室的镜后壁橱里拿了什么。


他只感到一双有力的大手带着香波轻柔地摩挲过他的锁骨,他的脖子,他的双臂,他的腋下,他的肚子,他的……


托尼的呼吸逐渐均匀了。


斯蒂芬看着浴缸里那个偏头睡着的男人,露出了一个不自觉的微笑。他抓起一边的浴巾,把托尼从浴缸里捞出来裹成一圈,然后抱着他往卧室走去。当然,他没忘记那只护脚霜。




托尼是被一阵瘙痒弄醒的。而当他醒来时,他差点被吓得直接召来盔甲:


“斯蒂芬.罗杰斯你在做什么?”


被点名的那个人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继续专心致志地涂抹着膏体。


给他的脚。


金发的士兵一心一意地盯着那双白皙得有点过分的——比起他的小麦色皮肤来说——的脚。他捏了捏每个软软的脚趾,为它们圆润的触感着迷。还有趾间的每个缝隙,斯蒂芬简直屏住了呼吸给它们抹上奶油般的白色霜体,就像一个孩子捧着满手的糖果般欣喜而不知所措。




“贾维斯,检测这个队长是不是外星人。”托尼保持着被举起双脚的姿势望着天花板,老冰棍什么时候有这个爱好了?


而斯蒂芬露出了一个微笑。他低下头轻轻吻了托尼的脚心,又一次。


托尼感觉自己几乎都要被烧着了——不是说在这个床上他们没有做过更过分的事情实际上多着呢——但他就是,感觉要被热熟了。


”托尼,“他听到斯蒂芬说,“我爱你。”


托尼决定这次不踹他。


而斯蒂芬觉得,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


为诡谲的文风和崩坏如尼加拉瓜瀑布的OOC抱歉【对不起


=======================================

【EMH】Tony? Tony!

当史蒂夫第一次看到那个金红配色的钢铁人时,他带着百分之五十的敌意,百分之四十五的警惕和百分之五的疑惑。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把那个疑似”九头蛇的机器人”用桌子顶到了墙边。即使在那之前那个人还用安抚的语调对自己说着“队长,你安全了。”


然而等一切误会都消除后,那个人卸下面甲用一双闪闪发亮的金色眼眸盯着他并图文并茂地(字面意思上的)给他补习自己所不知道的历史时,史蒂夫却迟疑了。


那真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他说他是霍华德的儿子?哇哦,那真是,太好了。


在以后的相处中,史蒂夫发现,托尼常露出那种亮晶晶的眼神。这让他想起自己小时候曾经见过的一只拉布拉多,他也经常露出那种眼神然后扑到自己身上。当然,史蒂夫想,托尼不会扑到自己身上,他在心里描绘出一只上世纪老动画里那样的小狗狗,它的头上还有两撮和托尼额前一模一样的碎发。


史蒂夫露出一个微笑。他应该把它画下来。


而再后来,当史蒂夫发现自己对托尼的感情逐渐变得——不那么纯粹后,他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迷茫。那个时候的托尼虽然也照常和自己一起吃早餐和锻炼,但他明显察觉到了自己的反常。证据——就是他露出那样的眼神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他在刻意回避自己,多么贴心。


但是,史蒂夫坚定地想,他想要之前那样总对自己露出一脸欣喜的托尼。只对自己。


美国队长总有计划。


而当他们终于度过重重难关——这里面包括外星人入侵、九头蛇和AIM的阴谋、世界毁灭还有美利坚同性婚姻合法化等等——走到一起后,史蒂夫惊讶地发现托尼的眼神还是变了。


他不再用那种亮晶晶的拉布拉多眼看自己了。


那双金色的眼眸里现在充满了信任、依赖和骄傲。


还有一眼望不到底的缱绻深情。


===================================

【CIHU】腰、胯骨和韧带的训练必不可少

*英雄集结


*有用MCU梗www


*单纯的训练(……吧。




“你知道我一般是雇人做俯卧撑的吧?” Iron Man在胸前抱起双臂好整以暇地看着训练室里挥汗如雨的金发男人,而后者只是瞥了他一眼。


“我们有过约定,Tony,”Captain America依然以一秒一个的速度做着引体向上,“我穿你的战甲,你和我一起训练。”


“Aye,”Iron Man举起双手,盔甲随之解体,穿着宽松T恤和运动裤的小胡子年轻男人从里面走出来,“Stark从不食言。”


Tony随意地拎起一只哑铃,而刚刚完成肱二头肌训练的Steve阻止了他:“Tony,我们说好的是俯卧撑和仰卧起坐。”


Tony瞪了他一眼,而Steve继续说道:“而且根据我和你对练的观察,你的大腿肌肉也需要加强。”


Tony嫌弃地皱了皱鼻子,“我不需要在战场上跳康康舞,大兵。”


“但是在你的装甲出现故障时你至少需要能够逃脱的爆发力。别这样看着我,你知道在你身上这种事发生的机率可不低。”




所以当Iron Man被Captain America摁在行军垫上镇住了双脚时,他差点想召唤Mark42来干掉这个看起来一本正经的美国大兵。


“Tony,今天的目标是一百个仰卧起坐和100俯卧撑。”


“什么?!!!”


“行动,士兵。”


Iron Man只能一边在心里骂着WTF一边气喘吁吁地抱头做着愚蠢的仰卧起坐。而当他做到五十个时,Tony干脆地摊开双手躺在了行军垫上。


“我放弃!我做不了更多了。”


操,他的肚子好痛。


Steve脸色黑了下来。他还想看更多这个男人艰难地起身时衣服下摆露出来的那部分小麦色的腰线——咳,他的意思是,他的队友需要更多的训练。于是Steve微微前倾,使自身的重量更多压在了Iron Man的双脚上。


“Tony no.”


“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


“服从命令可不是我的风格。”


“继续。”


海蓝色的眼睛直直盯着他,琥珀色的那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51、52……”




当Tony终于揉着肚子从行军垫上爬起来后,他坚决反对了Steve让他在肋木上压腿的要求。


“那是女孩子做的!女——孩——儿!” Tony扶着腰比出一个手势,而Steve皱起了眉头。


“你知道那是不准确的。”Captain America抓住Iron Man的右手臂有些强硬地把他拉到肋木旁,“柔韧性对于一个士兵同样重要,不然在战场上受伤的几率会大大增加。”


“还有Tony,你的肌肉的灵活度糟糕得就像一个老头子。”


“嘿!”小胡子男人明显被激怒了,“而一个九十多岁的老冰棍这么说!”


他气鼓鼓地把大腿搭在了横木上。


而这正是Captain America想要的。


Steve抓住Tony的脚踝帮他把腿的位置摆正确,然后轻轻按了按他的大腿。“放松Tony,” Steve细心指导,“尽力用你的头去贴你的脚。”


“哇哦,这是你保持身材的方法吗?普拉提?”小胡子男人还在调笑着,而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Captain America把他的后背对着大腿摁了上去。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放松Tony.”




Tony骂骂咧咧地把腿从肋木上放了下来,Steve允许他休息一会儿然后再进行另一边的练习。在那之前,Captain America觉得用自己的眼睛仔细观察Iron Man的大腿肌肉以便拟定下次的训练计划是个好主意。


他的运动裤是白色的,这使得他满身大汗时肌肉线条特别突出。当然,Tony该考虑考虑蛋白质的摄入量和卡路里消耗量了,他的大腿看起来可不怎么有力。


还有,他的底裤显出来了。哇哦。




Iron Man在完成Captain America所要求的十组正压腿侧压腿和后压腿后毫无形象地瘫在了地上。


“你肯定还是那个被九头蛇洗脑的邪恶队长。你想通过魔鬼训练间接杀死伟大的钢铁侠。”


“我的荣幸。”


Steve轻笑,坐到闭着眼睛躺着生闷气的人旁边轻轻帮他按摩大腿。


“会好起来的,我刚刚参军时也需要进行比这强度高得多的素质训练。”


过度劳累的小胡子男人发出一阵哼哼。他睁开眼看那个一心一意帮他按着大腿的金发士兵,半开玩笑地说:“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的训练别有目的。”


Steve没有正面回答他:”你仍然需要大量训练,特别是针对腰和大腿的。”


他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然后再次感受了一下手下那种软软的触感。


Captain America一把把他的队友拉起来:“现在该是一百个俯卧撑了。”


“我恨你。”


Steve看着那个小胡子男人近乎脱力地依靠双臂支撑着自身重量,而他的衣领显然太低了。


那里可是一片风情。


======================


压腿真的超痛的(X。


======================

【复仇者宝宝】摇篮、晚安吻和抱抱熊

*天呐我向小孩子下手了是吗Σ(゜Д゜)


*为所有的OOC感到抱歉(´ω`。)




斯蒂夫在像往常一样和爸爸妈妈道过晚安,然后逐一向士兵熊们道了晚安。他要睡觉啦,好宝宝要保持礼貌。


然后他听见了一阵敲门——呃,是敲玻璃——的声音。


斯蒂夫从床上爬起来,他向窗外看去,那里站着——飘着一只钢铁宝宝。


“天哪!”斯蒂夫踮起脚尖趴在摇篮边的护栏上打开窗户,穿着金红色盔甲的宝宝瞬间飞了进来,“托尼,你为什么这么晚还没有睡?”


“我的爸爸妈妈都出去了,”托尼一边解下装甲一边说,他现在是个只穿着纸尿裤的、肉嘟嘟的小婴儿了,“所以我就偷偷跑出来啦。”


斯蒂夫看起来陷入了沉思,而托尼马上解释:“你放心!我给贾维斯留了纸条说我来找你玩啦!”


“那就行了,”斯蒂夫坐下来拉拉托尼的手,“你今晚可以睡这里,我有很多抱抱熊。”


“抱抱熊?”托尼也坐下来,他的眼睛顺着斯蒂夫的手指方向逐一看过去,二等兵熊、中士熊、将军熊、哇哦,还有巴基熊!


“那真的很多。”托尼的脚丫子在摇篮里敲来敲去,而斯蒂夫摁住了他。


“托尼,这么晚该睡觉啦。”


“可是我睡不着。以前每晚我妈妈都会给我讲睡前故事,还有晚安吻。”托尼撇了撇嘴,他不喜欢显得比斯蒂夫弱。


斯蒂夫想了一会儿,往他怀里塞了一只美国队长熊。


“我可以给你讲讲二战时候的故事,那是我从我爸爸那里听来的……”


穿着纸尿裤的肉嘟嘟的斯塔克宝宝很快在斯蒂夫奶声奶气的讲述下睡着了,斯蒂夫把他的朋友和自己一起塞进暖烘烘的被子。然后他四处看了看,轻轻地在托尼圆圆的左右脸上各亲了一口。他可喜欢托尼圆滚滚的脸蛋儿啦。


“晚安托尼。”


彩蛋:


第二天清晨罗杰斯夫妇惊讶地发现自家儿子的摇篮里睡着邻居斯塔克家的宝宝。罗杰斯夫人阻止了罗杰斯先生想把两个孩子唤醒的举动,然后拿起相机把斯蒂夫吮着托尼的拇指而托尼揪着他的额前那撮金发的景象拍了下来。




========================================

【乐高】牵手计划大作战

*美国队长总有计划,哪怕他是乐高。




Steven发现了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他们都是乐高,乐高的手都是圆弧型的,那令他使用盾牌起来方便了不少,但是——


他没办法牵到Tony的手。Yap,完全没办法。


无论是装甲形态下带着钢铁手套的Tony,还是正常形态下赤手空拳的Tony,甚至只穿着桃心短裤的Tony,他都完全牵不到。


当然啦,他们可是乐高啊。乐高不需要牵手——通常情况下。因为男孩子们只需要把积木拼起来然后打一场蝙*侠大战超*或者复仇者大战X战警什么的,至于过家家,Barbie Millicent Roberts能够满足绝大部分女孩子。


可是,Steven严肃地想,他和Tony需要牵手。


因为每对情侣都应该牵手。




钢铁侠捧着一大盆炸肉丸走了过来。“Hi Steven!战后Party要开始了,你会喜欢的。”


“是啊。”Steven对他伸出手,而Tony一脸“我懂你CAP”然后把那盆炸肉丸递给了他。


Step 1—— FAIL.




他们一起来到了复仇者大厦的楼顶。Hulk已经摆好了音响正在跳——蹦舞,幻视和黑寡妇还在忙着装饰,而鹰眼和猎鹰在抢着遥控器。队长和铁人对视一眼,露出一个微笑。


Steven向Tony伸出手:“跳舞吗?”


“当然。”Tony也伸出手——敲了敲好队长的肩膀,发出“铛”的一声。


然后包裹在铁皮壳子里的人跳起了爵士舞。


Step 2——FAIL.




Steven以手撑颔沉思着,他需要更多Plan B.


幻视走过来坐在他身边有些疑惑地问:”Captain,看起来你需要帮助?”


Steven偏过头看他:“Hi 幻视,你知道Tony去哪了吗?”


“Mr. Stark刚刚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如果您想知道这个的话,Cap.”


“好的,谢谢你,幻视。”


Steven举起自己的右手,然后握了握拳——我是说,合了合那个半圆型的手——反正就那个意思。然后他起身向Tony的房间走去。


Steven敲门进来的时候Tony正在换衣服。别这样看他,乐高也需要穿睡衣睡觉的。


然后Steven向他伸出了手,第三次的。


Tony偏头看着他,黑色的豆豆眼里满是疑惑:“Captain?”他也伸出手——拳头——算了随便吧,然后Steven赶紧握了上去。


哗啦。滑开了。


这真的不能怪他们,毕竟他们的手都是人类的虎口型的,而没有人会拿虎口握手。


Step 3——FAIL.




“所以你今天一直在尝试和我握手?”Tony听起来像在努力强忍笑意,而在Steven一脸严肃地点头后他立马绷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啊”Tony笑得捂住了肚子,而Steven皱着眉抱起胸看他。等Tony终于停下了大笑并抹去不存在的眼泪后,他听见那个小胡子男人说:“来帮个忙,小左手。”


一只红色的钢铁手套应声飞来,Tony套上它然后向Steven伸出了手。


“来吧大兵,尝试下钢铁侠式的握手。”


“Hoho!”穿着全套桃心睡衣——再加一双喷气靴——的钢铁侠左手牵着美国队长在纽约上空飞来飞去,而他已经看到明天报纸的头条了,Steven不带感情地想。


不过,他看了看紧紧牵着自己的那个兴味盎然的斯塔克小子,觉得其实这样也不错。


=======================


对不起我就是个神经病【【。


=======================

【TSUM】短有短的好处

Cap Tsum趴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他的伙伴——Iron Tsum正趴在沙发的另一端,认真看着电视。


说真的,为什么Tony从未摘下过他的面甲?


他们是好伙伴,当然啦,复仇Tsum联盟的大家都是好伙伴,并肩作战时的默契任何一个反派联盟都别想比得上。


可是联盟里的每位成员——虽然可能戴着面具,但是都至少有半张脸露在外面。除了眼前这个金红配色的团子,大家从没看过他的正脸。


Cap Tsum疑惑地看向 Iron Tsum,他尊重队友的隐私,不过,作为朋友他也挺想知道那张金色的面甲下里面的团子究竟是什么样的。


会和 Iron Tsum本身的行事作风一样张扬吗?还是意外地是个沉默寡言的团子?鉴于除了在作战当中,他的好伙伴平时并不太爱开口。




“什么?”


“我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看看你的样子吗?” Cap Tsum鼓起勇气说,他不希望他的队友感到被冒犯。


“如果是你的话,当然。”电子音从沙发那头传来,然后是一阵机械运转的声音。Cap Tsum没想到原来这么容易。他还以为至少要再耗几个星期 Iron Tsum才会愿意把那个面具摘下来呢。


然后他听到他的好朋友发出了一声“啊哦。”那通常意味着不是那么好的消息。


Iron Tsum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Cap,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助。这个玩意被卡住了。”


Cap Tsum立刻奔了过去。可是——哦你知道的——它们是TsumTsum呀。


这就意味着当Cap用那四只小短腿——无意冒犯——一鼓作气奔到 Iron Tsum身边后,他才发现自己没办法帮他打开面甲。


黑色的豆豆眼和蓝色的豆豆眼沉默着对视了良久。


然后 Iron Tsum提议道:“你可以试试用盾牌砸开我的头盔的边缘。”


“不行 Tony,那样你很可能会受伤。”


Cap Tsum稍微凑近了一点去观察那张金色的面甲,就在他从那双蓝色的豆豆眼一直看到那根浅金色的唇线时,他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咔哒”声。


什么?他下意识凑近了一点,然后……哇哦。


“非常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Cap Tsum面具下的部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而 Iron Tsum刚刚收上去的面甲瞬间又降了下来。


“没关系。”电子音仍然冷冰冰的,不过听起来比机械多了一点点别的味道。


而Cap Tsum发现面甲底下的Tony长得非常——Tony。原谅他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


还有他的唇线有一闪而过的巧克力香味。


所以你看,腿短有腿短的好处。


==========================

【黑盾白罐】巧舌如簧

九头蛇队长喜欢那个人的舌头。如果北欧的邪神没有占据银舌头这个名号的话,那会是个很适合他的名字。


你瞧,银色,和他的液态金属装甲多匹配。


队长闭着眼睛仔细回忆那个人说过的话,他说过什么来着?对了,他一直在扮演人类。


还有他不惜以全人类为代价来追求的的更好的世界,幽蓝的眼睛重新看向玻璃窗上自己的倒影,他们在固执这方面可真是如出一辙。


微凉的血液在腐朽的躯体里叫嚣着想要挣脱一切。像一只蓝闪蝶在热带雨林里展开了翅膀,像秃鹫冷眼盯着面前气数将尽的生物等待大快朵颐,像闻到血腥味的饥饿野兽亦步亦趋地跟踪着猎物打算咬断它的喉咙。


队长再次闭上眼睛,他的睫毛轻轻抖了抖。


他伸出手把跪在他面前的穿着银色盔甲的人的头摁得更近些。


九头蛇队长说什么来着?他喜欢那个人的舌头。


========================================


真诚地为我的诡谲多变又乱七八糟的文风和一大摞OOC感到抱歉QAQ


标题的意思是“Steve likes that.”,想表达不同宇宙的队长最喜欢史总的地方。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评论

热度(93)

  1. Torchesanna喜欢抹茶味 转载了此文字
  2. Torchesanna喜欢抹茶味 转载了此文字
    写得太好了……
  3. Zimu:)anna喜欢抹茶味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甜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