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盾铁】关于感冒的多种可能性

mcu真的哭成傻逼啊

anna喜欢抹茶味:

*盾铁深夜60分的活动


*微博搬文,不好吃请不要嫌弃QWQ






【3490】感冒时你需要一个男朋友


*算是《一吻定情》后续吧www


*依然非常偶像剧不好意思【捂脸




娜塔莎.史塔克发现自己浑身都不太对劲已经是站在起跑线上三十秒后了,而在那之前她刚被佩珀从实验室挖出来拖到操场上。


“如果你的天才大脑还没有出现问题,娜塔莎.托妮.史塔克,你应该记得今天是体育测验。”红发的女友抱着双臂这样说,而娜塔莎的脑子还没从那堆高速旋转的数据中解脱出来。


[如果在坐标(1,1,√5-1/2)再添一个反质子会如何?]


 “你不想再一次因为错过测验而重修体育吧?”


小辣椒依然严厉地训着,并且把她的好友拎到起跑线上站好。


“还有娜塔,实验室的温度太低了。”


她记得把好友拖出物理实验室时空调的示数还有黑发女孩泛红的鼻头。60华氏度,有你的,娜塔莎.史塔克。


娜塔莎胡乱地应了一声,她还在想着那些α粒子。


在投进又一个漂亮的三分后斯蒂夫收到了全场女生的第五十二声尖叫,还掺杂着一些男生的口哨以及嘘声。而斯蒂夫只是和队友击了个掌,然后不抱希望地往场下再瞥一眼。


今天是艺术学院和理学院的篮球联赛,他以为她至少会来看一眼的。


那个接受了自己的道歉和周末邀约——并且那个坚决拒绝了自己给她再买一件白色T恤的却毫不客气地指示他去买据说是“全纽约最好吃的甜甜圈”的女孩儿,那个笑起来眼睛里有星星的女孩儿。


感谢巴基和罗德尼,以及,斯蒂夫想,我恨他们。




发令哨声响起后娜塔莎愣了半秒才后知后觉地冲了出去。她的呼吸随着每一次迈步逐渐加深了,她头晕沉沉的,好像有个浩克坐在她肩膀上。不远处的篮球场上那群花痴还在尖叫着,而她甚至没办法在这样的背景里清楚地计算在(3,1,4)需要几个电子。


半圈以后娜塔莎终于觉得那个浩克开始砸她了。她毫不犹豫地倒了下去。




斯蒂夫听到了一声哨声。他忍不住在把球抛给小前锋后往操场上看了一眼,听说理学院今天体育测验,那解释了(他希望如此)他期待的那个人为什么没有出现在观众席上。


然后斯蒂夫看到了那个穿着黑色工字背心的物理系天才跑在操场上,胸脯随着跑步的动作剧烈起伏着。他有些脸红,却没舍得别开头。


她的步子明显很虚浮,斯蒂夫皱着眉头想,她多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然后他看到那个总在他面前张牙舞爪活力四射得像一头小野兽的姑娘在跑道中央笔直地倒了下去。


斯蒂夫瞬间冲下了场。




娜塔莎在倒下之前听到了又一阵尖叫。她闭着眼睛也能够辩认出中间有她的好友佩珀的。


哦,佩珀。她真应该得一个诺贝尔奖。为了每一次拯救娜塔莎.史塔克与水深火热之中。


娜塔莎在完全陷入黑暗前迷迷糊糊地想道。


Ouch, 塑胶跑道砸到脸上还是有点疼。




斯蒂夫急切地冲到操场中心那个小包围圈里,一个红发女孩——他认出来那是佩珀,能干的学生会秘书处处长——抱着娜塔莎坐在地上焦虑地呼唤着她的名字,而她怀里的睡美人看起来面色发白,嘴唇青紫。


斯蒂夫瞬间屏住了呼吸。佩珀看起来快哭出来了。


“佩珀,我带娜塔莎去校医室吧。”


斯蒂夫听到自己这样说。而佩珀在抬头看到他的一瞬间就像看到了救世主。




娜塔莎恍恍惚惚地觉得自己被一头棕熊抓住了。她睁不开眼,但是这不妨碍她感受那头臭熊满身的汗臭味。


Ewwwwwwwwww。娜塔莎迷迷糊糊地说,试图双手推开它。


然后她觉得自己的手底下的触感简直不是一切哺乳动物能够有的——哇靠这么棒的胸肌居然属于一头熊——


然后她头一偏又睡了过去。




斯蒂夫刚刚抱起这个瘫软的姑娘时简直像个不知道手脚往哪放的毛头小伙子——实际上他也的确是。上帝啊他们才认识不到一周,而除了那个莫名其妙让他挨了一拳的吻,斯蒂夫甚至连她的手都没有牵过。


但这不妨碍他对她一见钟情。


斯蒂夫深吸一口气,试图压抑一下自己狂飙的肾上腺素不过这没什么用——然后微微调整了一下手臂的位置,好让娜塔莎能够更舒适地以公主抱的姿态躺在自己的臂弯里。


斯蒂夫发誓自己的手不是故意擦过她的——那里的。


突然面色潮红的学生会会长抱着伤病员同学拔腿就跑。路过的彼得.帕克同学这样描述道。




娜塔莎睡得很不安稳。她一直觉得有一只熊掌狠狠地攥住了自己的右手,而她浑身冒虚汗无法逃脱。


那只熊掌举起来了!娜塔莎在心里尖叫,它要下手了!!!


然后她感到右手第二个指节上有什么东西轻柔地擦过。


什么?娜塔莎发出一声闷哼,然后极小程度地翻了个身,而那只熊掌很快逃开了。




女校医几乎把一叠报告摔在了斯蒂夫脸上:


“重度感冒,严重低血糖,极有可能转化为胃溃疡的胃炎——你女朋友真应该感谢你这个时候才带她来看医生。”


斯蒂夫张了好一会儿嘴,最终还是决定把那句“她还不是我女朋友”给吞下去。


他转而凝视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孩儿,蔚蓝的双眼里满是担忧。


你值得更好的,你本应该更好地对待自己。


然后他执起一直握着的娜塔莎的右手轻轻吻了上去。




娜塔莎有个好鼻子。这就意味着她能嗅到危险。


而现在她闻到的危险指数至少有四颗星。她小心翼翼地把眼睛睁开一丝缝隙,然后在毫无悬念地看到那头再熟悉不过的红发时心都凉了。


现在跳窗还来不来得及? 娜塔莎望着校医室的天花板生无可恋地想。


然而平时说一不二的小辣椒这次却没有拿着她的医疗报告把娜塔莎.史塔克从头发尖数落到脚趾头。这说不定是个好现象,娜塔莎侥幸地想着,然后下一秒就被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了:


“安东尼娅.娜塔莎.托妮.史塔克——”


佩珀说全名了这回真的要死了甜甜圈之神快来救我——


“你是怎么搭上学生会主席的?”




斯蒂夫回到球场时比赛已经告一段落,由于他的临时下场,大前锋被替换成了9号球员,最终以一分险胜。斯蒂夫松了一口气,然后被友好但充满力度地撞了撞肩。


斯蒂夫转过头,山姆和巴基对他露出了一个“兄弟我懂的”的微笑。


不,这回你们真的不懂。斯蒂夫揉了揉眉心,他对追求自己喜欢的姑娘越来越没有把握了。




“佩珀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他没有指出你这个学期逃了三十一次课并且撬过两次弗瑞的办公室门,所以他不是来找你算账的。”


“佩珀他……”


“他也没有联系我或者罗德尼,所以他认识你。”


“佩珀我们……”


“他穿着球衣把你抱到了医务室。所以他在打篮球,而你对他来说比球赛重要。”


“佩珀我……他妈的你说什么?”


校医室的病床上发出了一阵惊心动魄的咆哮,而商学院女王AKA佩珀波茨小姐拍了拍手,就像在说今天的下午茶吃蜂蜜华夫配伯爵红茶那样轻松:


“好了,现在让我们来聊聊你的重度感冒、低血糖和胃炎。”


“佩珀Nooooooooooooooooooo——”




斯蒂夫被篮球教练狠狠训了一顿。他垂头丧气地回寝室洗了个澡,然后脚步就不由自主地走向了校医室。


只是看一眼,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去看看她还好吗。


然后他就在校医室门口看到了差点让自己气绝身亡的一幕。


那个明显刚刚睡醒的娜塔莎.史塔克正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试图把手上的针头拔下来。


她头上甚至还顶着在操场上摔伤时的擦痕——我给她贴上去的止血贴呢?!!


斯蒂夫冲过去按住了娜塔莎的左手,他的动作甚至快于思绪以至于他没想好怎么开口。


“你以为你在干什么?”娜塔莎怒不可遏,而斯蒂夫简直想敲开她那颗据说是理学院最聪明的大脑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什么。


“我在阻止你自寻死路!你已经三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吧史塔克,你需要营养和休息!”


“你他妈以为你是谁?我是一个科学家,科学家不需要休息!”娜塔莎用空着的左手扯住黑色工字背心往下拉,这个动作吓到斯蒂夫了,他一时不知道眼睛该往哪儿看,而娜塔莎完全没注意到。她生气地把反应堆完全显露出来:


“你看,我他妈不需要更多侵入性治疗了!”


“Language.”斯蒂夫下意识接道。而娜塔莎翻了一个白眼作为回应。


再提醒她一次,她怎么会认识这个恪守上世纪审美和礼仪的白痴学生会主席的?


他们互不相让地瞪视着彼此。




刚进门的女校医冷冷地打断含情脉脉对视着(在她看来)的两位年轻人:“很高兴看到你醒了,史塔克同学。还有这位金发大个子,拿好你女朋友的感冒药。”


“什么?我不是他的——”


“白色的一天两次,一次两片,黑色的一天一次,一次三片。”女校医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给娜塔莎,她不带感情地对着斯蒂夫说:“还有管住你女朋友,你不会希望她下一次因为胃溃疡出现在这里的。”


“我他妈说了我不是——”


穿着白大褂的校医终于瞥了娜塔莎一眼。“等那个时候我会考虑全套胃镜和无针注射器的。”


然后她施施然迈步走了出去。


斯蒂夫觉得现在娜塔莎脸上的惊恐真是他今天见到最好的事物了。无意冒犯,就是单纯地喜欢那双睁大的焦糖色眼睛和微张的殷红嘴唇。


他忍不住想让她露出更多除了骄傲和不可一世以外的表情。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斯蒂夫以手握拳轻轻咳了咳:“所以你也听到了。你需要按时吃药。还有按时进食,我会盯着你的。”


“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娜塔莎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斯蒂夫,然后忽然想起佩珀那句


“而你对他来说比球赛重要。”


娜塔莎不作声了。她悄悄打量起这个坐在她的床边的金发大个子。校医室里的灯光太暗了,娜塔莎心想,他脸上的绝对不是红色,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然后一个轻飘飘的——什么?——擦过了她的嘴唇。


“我想,或许我可以是你的男朋友?”


========================================


拖了两个短篇还是没让他们在一起对不起【跪在中央广场切腹


========================================




【AA】水杨酸、阿司匹林和斯蒂芬




托尼打了个哈欠。他疑惑地放下扳手然后问贾维斯:“这是第几次了?老贾。”


好管家恭恭敬敬地回答:“如果您是问今晚您因疲倦而嘴张开深呼吸的次数,已经是第十二次了,sir。”


“哦,”托尼甚至没有兴致和他再斗嘴,“那我去睡一会儿。你把今晚的数据保存下——不是我的哈欠——给队长还有寡妇的潜行服的修改那些。”


“At your service, sir.”


托尼一路眯着眼睛蹭进了卧室。斯蒂芬对于晚上十点就出现在了主卧的恋人表示出了应有的惊奇——他本以为至少还需要两小时才到托尼.斯塔克的睡觉时间。


准确点说是被美国队长从实验室一路扛进卧室的时间。


好吧,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托尼”又想玩点新奇的”而提早进入卧室的时候,但看小胡子男人一脸的倦意,想必不是今天。


托尼爬上床用胡子蹭了蹭斯蒂芬的脸。就在斯蒂芬以为他要做点什么的时候,托尼说:


“晚安,斯蒂芬。”


然后天才富豪就睡得像浩克一样了。


斯蒂芬的表情从一开始的诧异逐渐转变为温柔。他的视线从身边熟睡着的那个人的黑色发旋一直抚摸到胸口闪着蓝光的反应堆。


他握住托尼的右手,轻轻摩挲着那上面的薄茧,他知道这个男人为了团队做出的努力,他为此感激。


然后斯蒂芬拜托贾维斯熄了灯,他抱紧怀里的人一起沉沉睡去。




托尼睁开眼的时候觉得卧室暗得不正常。他下意识警觉地问道:”几点了?贾维斯。”


电子音及时响起:“上午十点半,sir.”


“十点半?!”托尼几乎要从床上跳起来了,“你就看我睡了十二个小时也不叫醒我?你知道这可以让爱因斯坦分成四年睡了吗?”


“首先,sir,您并不是爱因斯坦先生,其次,根据您昨晚表现的疲惫程度,让您得到适度的睡眠是符合逻辑的。”


“把你硬盘里的《星际迷航》删了。”托尼揉了把脸,没好气地说。




托尼并没有觉得睡满十二个小时对他的健康有什么明显的积极影响。他兴致缺缺地戳着餐盘里的意粉,然后在队长出声阻止前起身宣布:


“我头晕,所以我决定再去睡一会儿。”


雷神还在啃着鸡腿,浩克和鹰眼还在为了一只腌黄瓜三明治而上蹿下跳打打闹闹,黑寡妇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托尼的腰,然后以眼神询问队长,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斯蒂芬担忧地看着托尼的背影上了楼。




托尼把头埋在枕头里,见鬼的他不想变得这么娘唧唧的,但是他需要睡觉。


哦,他不该承认这个的。当贾维斯再一次以平淡的语调告诉他已经是下午五点了的时候,托尼觉得自己的战略选错了。


他应该一开始就岿然不动地选择熬夜。你看,睡再多他的精神也没有好转。去他妈的5-羟色胺*1,托尼试图告诉自己不要往嗜睡症那方面去想——更不要去想那个A字打头的病*2。


托尼对着天花板瞪了好一会儿。他知道贾维斯不在那上面——其实也不对,在他的大厦里贾维斯无处不在——然后他开了口:


“贾维斯,你说我要不要现在给队长留封信什么的?”


好管家这次没有回话。一分钟后斯蒂芬破开房门冲了进来:


“托尼!!!你怎么了?”


托尼开始认真考虑把贾维斯捐到麻省理工去自己能收回多少成本。


斯蒂芬还在担忧地看着他,而托尼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开口:“斯蒂芬——”


队长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托尼继续说:“你知道像我这个年纪,英年早逝的也不在少数……”


斯蒂芬的表情一下变得很难看,他快速打断托尼:“到底怎么了?托尼,对我说。”


托尼飞速说道:“我这两天居然一直在睡觉我可能哪天就睡不醒了如果真那样的话我想对你说能认识你们真的挺好的还有我爱你。”


斯蒂芬看他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怪异。他盯着面前的小胡子男人良久,然后倾身上去。


要来永别之吻了吗队长你入戏比我还快啊——托尼闭上了眼,然后感到嘴里被塞入了什么东西。


托尼猛然睁眼,发现那是一只体温计。他认识这个,老冰棍的床头柜里总有些应急药品。


斯蒂芬耐心地等了五分钟,然后把体温计取出来对着光看了看——“101.4华氏度,你感冒了,托尼。”


天才富豪还张着嘴,那显得有点蠢。


斯蒂芬有些心疼地把托尼完完整整地塞进被子里,然后用额头贴了贴他的。


“我应该早点意识到的。你需要阿司匹林,我去给你倒水。”


“等等,斯蒂芬,”托尼试图拉住他,“我听说运动是解决感冒最有效的办法?“


“不是现在,托尼,”斯蒂芬被逗笑了,“你在发热,你需要休息。“


“哦。“


托尼仍然认为斯蒂芬是最有效的止痛药。比水杨酸和阿司匹林强多了。


==============================================


1.一种神经递质,促进兴奋感,影响睡眠。


2. Alzheimer disease 阿兹海默症……233


3. 体温计使用之前需要甩动水银至35摄氏度以下,并且成人一般也不用嘴测量……这里剧情需要,见谅~


==============================================

【EMH】科学家不会感冒



这世界总有很多难以解释的事情。


比如你无法解释上次在进入游乐园前一刻不见的门票为什么会在一条已经被洗白的牛仔裤的口袋里,比如你无法解释为什么走丢了几年的狗狗在听到呼唤他的名字时会狂喜着奔向你,比如为什么这个世界的尼克.弗瑞居然有头发。


咳,扯远了。


神盾局局长黑着脸——就好像他的脸还不够黑似的——在复仇者大厦里巡视了一圈,目光依次掠过美国队长、黑豹、鹰眼侠、蚁人、黄蜂女、雷神、浩克,然后他皱起了眉头:


“钢铁侠在哪?”


史蒂夫刚想开口回答,那具金红配色的盔甲就迈着步子走了过来。电子音冷冷地回答:“我在这。”


而史蒂夫的表情有些诧异。他想开口询问,最终还是决定保持沉默。


神盾局局长只是看了钢铁侠一眼,然后宣布他的下一次进攻九头蛇基地的计划。


会议结束后史蒂夫跟着那具金红盔甲进了卧室。随着门落锁的声音盔甲应声解体,而那里面空无一人。史蒂夫了然地向卧室的大床上看去,他的恋人还躺在床上,虚弱而面色潮红。


“抱歉。”史蒂夫坐到托尼身边,而后者摆摆手阻止了他的进一步道歉。


“我们谈过这个了,史蒂夫,”托尼的脸更红了,而他的眼睛亮晶晶的,“我们只是都没有经验。”


“你总不能让我以感冒这种理由缺席神盾的会议,那会被弗瑞抓住把柄的。”


“但是……史蒂夫,”床上的那个人咬了咬口腔内壁然后鼓起勇气说,“下次记得清理。”


然后他把头埋进了被子里。


科学家不会感冒,除非他有一个四倍体力的男友。


=====================================


非常短小不好意思【比哈特


=====================================

【MCU】心病还需心病医



Steve叹了今天的第十三口气。路过厨房的Peter瞪大了眼睛:“经常叹气有害身体健康哦队长,梅姨跟我说过叹一口气会使人减少7秒寿命但是你能够通过爬楼梯把这些寿命赚回来哇哦话说Mr.Stark的大厦楼梯那么高应该能增不少寿命吧——”


及时出现的黑寡妇用”东南方向第三条街尾有小偷”这个借口支走了蜘蛛男孩。红色的身影随着蛛丝荡出窗口后,Natasha随意地倚在了厨房的上:


“他还是不愿意吃药?”


第十四口气。Steve摇摇头:“和我端上去的任何东西。”


美丽的女特工蹙起了眉头,“医生怎么说?”


“他不肯看医生,”Steve没有看向她,他的眼神不知道飘忽去了哪里,“如果班纳博士在的话……”




他们已经搬回来两个星期了,而大厦的主人甚至没有正式地和他们会过面。


或者说没有和Steve见过。每个人都收到了升级的武器装备,而Steve只在回来的那天在他的卧室门口捡到那个仍然有三道刮痕的盾牌。


他的老姑娘。


Steve也曾经站在Tony的房间门口试图强力破开门,但是他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更加引起Tony的厌恶。踌躇犹豫之际他听到了一阵猛烈的咳嗽声,像是要把肺咳出来那种。


“Tony!!!” Steve用力敲门,他害怕那个小胡子男人就这样咳出血来,他当兵时见过,那些人没能活太久。


门始终没开。Steve靠着门缓缓地蹲了下去,他抬头看向天花板,这是他以前有问题问Jarvis时养成的习惯:


“Friday,Tony一直这样咳吗?”


冰冷的电子女声不带感情地回答:“自Boss从西伯利亚回来起的那天,一直如此。”


Steve被狠狠噎住了。他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


卧室里的钢铁人还在一声接一声地咳着,而Steve和他隔了一张门却像隔了整个世界。


过了几个世纪那么久——那阵咳嗽声停下来了。 Steve猜测Tony可能睡着了。他正准备起身离开,却听到门板后面一声轻轻的叹息:


“……你饶了我吧。”




Pepper是在接到Natasha的电话后的第五个小时冲过来的。她的高跟鞋踏得震天响:“Tony .Stark!!!”


而回答她的是一阵比高跟鞋声更响的咳嗽。STARK工业的总裁咳得几乎直不起腰,他艰难地向他的秘书和前女友露出一个微笑:“嗨Pepper,能活着见到你真开心。”


Pepper没法隐藏夺眶而出的眼泪。她一字一顿地说:“给我去看医生。现在。马上。”


在全世界面前不可一世的钢铁侠举手投降。




Pepper絮絮叨叨地带着Tony走进验血室,她一边念着那笔在英国的业务一边帮Tony把手表取下来:“只是抽一点血而已,你不会有问题的。”


她还记得这个小胡子男人在每年的例行体检时对于抽血化验有多排斥。


而Tony只是在咳嗽的又一阵间隙之间把手伸给拿着取血器的小护士,眉头都没皱一下。


Pepper的眼泪又冒出来了,她假装去看体检报告然后匆匆擦掉那些水珠,她不能在他面前垮掉,他需要她。


然而验血报告和胸部透析都没有显出什么异常。除了低血糖和心脏病那些老毛病,Pepper身边的确站着一个勉强算作健康的Stark。这意味着他不应该咳嗽——而且咳这么久。


Pepper想了一会儿,把Tony带进了另一家医院。




Tony在一阵撕心裂肺的——字面意义上的——咳嗽后直起腰来看了看面前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那是个满头银发的老妇人,亚裔,笑容温和。


老医生坐得离他近了点。她伸出手摸了摸Tony的手腕下方,然后看看他的眼球和舌苔。


“我的孩子,”老医生的笑容稍稍敛起了,“解铃还许系铃人啊。”


Tony莫名其妙地看着Pepper和老妇人用他不懂的语言聊了很久,期间他觉得自己的咳嗽好些了——不,并没有,下一秒他就又咳得惊天动地了。


会诊结束后Tony被Pepper塞进了他的汽车。金发的女秘书一脚踩满油门:“让我们去找找传说中的灵丹妙药。”


然后Tony就后悔了。他不该万事都听Pepper的,不然他就不会这么尴尬地杵在大厦的会议室和Ste——Rogers大眼瞪小眼了。


“我给你们两个小时,”金发的Stark工业CFO看着表说,而Tony咽了口口水——那只表是他刚刚戴着的Mark系列腕表——“如果你治不好他,”Pepper抬头瞪视另一个金发的人,“我发誓我就一炮轰死你。”


会议室的门猛然关上了。


“……Hi。”不知道谁先这么说。


==========================================


MCU好像……又有点虐?


亲身经历过无缘无故咳嗽半年,医生也说是心病,非常想写这个情节。


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小辣椒啊QWQ


如果有姑娘被虐到的话请不要大意地敲打我!可能随机敲打出甜向后续喔!


感谢看到现在的你【比心





评论

热度(85)

  1. Torchesanna喜欢抹茶味 转载了此文字
    mcu真的哭成傻逼啊
  2. 狗家少爷(≧∇≦)anna喜欢抹茶味 转载了此文字
  3. 狗家少爷(≧∇≦)anna喜欢抹茶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