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盾铁】谈个恋爱好难(多宇宙)

anna喜欢抹茶味:

*用心和灵魂赞美眠狼太太


*被害羞的的铁罐撩到不能自已(出自太太“谈个恋爱好难”条漫)所以想看多宇宙的铁罐儿脸红!(ノ≧∀≦)ノ


*依旧是微博搬文,不好吃请不要嫌弃QWQ






【3490】我们绝对没有恋爱 (校园AU) 


*再一次偶像剧对不起(´;ω;`)


*OOC有不好吃有!【土下座


娜塔莎站在衣柜面前撑着腮看了很久。这件印着草莓甜甜圈的白色T恤?她拿起来在身上比了一下,然后又放下转向一套连体牛仔裤。当她试到第四套的时候,娜塔莎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等身镜,镜子里面映出的那个姑娘正穿着一身酒红色的晚会礼服转着圈圈。娜塔莎打了个寒噤,对镜子里的自己做出一个嫌恶的鬼脸,然后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脱下了那套长到拖地(她可没穿那双12cm的恨天高)的蠢裙子。


操蛋的我这是在干什么。娜塔莎捂住脸瘫坐在床上,这太不史塔克了,这一切狗屎都是。她是说,她怎么会为了一次约会——等等,不是约会——而烦恼应该穿什么衣服呢。她可是娜塔莎.酷炫拽.史塔克,男孩们儿都应该听她的。


所以这一切都是斯蒂夫.罗杰斯的错。对,就是那个蠢头蠢脑的金发学生会长。如果不是他发短信来邀请娜塔莎AKA物理系首席科学官去全市那家最好吃的甜甜圈店一起商议下个星期的物理讲座欢迎会事宜(尤丽老教授,她爱死她的《量子纠缠——第二种可能》[1]了。),她绝对,不会同意和这个上世纪审美的老年人一起出去。为了物理,为了科学,为了甜甜圈。


娜塔莎揉了把脸然后从床上蹦起来,随便从衣柜里抓了件黑色连衣裙套在身上,她边穿边坚定地想,这绝不是因为上次——同时也是第一次——心血来潮穿这件衣服的时候收到了罗德尼一个赞许的挑眉。


“你穿这件显得像女生多了,娜塔。”




“兄弟,我知道你身材很好,”巴基边啪啪地摇着操作手杆边头也不抬地说,“但是鉴于我们从还在穿尿布的时候就互相坦诚相见过了,你真的不需要在我面前换一个小时的衣服,谢谢。”


斯蒂夫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下了第七件被他从衣柜里拿出来的格子衬衫。他挠了挠头,然后认真地看向还在埋头打着游戏的好友:“巴基,你觉得女生会喜欢棕色多一些还是红色?”


“颜色不重要,你只要把你的胸露出来,她们就会尖叫着扑上来了。”巴基继续头也不抬,难得来斯蒂夫的寝室蹭一次他室友的游戏玩,他才不会浪费时间给这个怀春少年提供恋爱修炼手册——等等,什么?!!!


巴基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你有女朋友了?谁?”天哪,这真是个好消息,“我说什么来着?斯蒂夫,你他妈不可能找不到女朋友!就凭这对绝赞的胸肌!”巴基兴奋地拍了拍斯蒂夫的胸,然后随着“咻”的一声,两双眼睛随着一个小型抛物线一路望到了地板上。再然后,那个黑色的物体“咔擦”一声断成了两半。


“那个,”斯蒂夫咽了口口水,有些艰难地开口,“是克林特的限量游戏操作手柄。”


巴基也咽了口口水。他盯着那只掉在地毯上的手柄就好像那是个定时炸弹——“如果用透明胶你的室友看得出来吗?”


“……克林特是校射箭队队长,如果你想知道这个的话。”


“……不用了,谢谢。”




佩珀风风火火地赶回了寝室。她刚刚收到了娜塔莎的求救短信(那里面有三句“Help!”和一句“我保证这次不是撬了尼克弗瑞办公室也不是被寇森抓到翘课我在寝室我需要你的帮助Peppppppper”)商学院女王心急火燎地冲上宿舍楼,高跟鞋踩得啪啪作响,娜塔莎.史塔克怎么了?难道又像上次一样生理痛到昏厥在寝室的地板上昏迷了十几个小时才被自己发现——


小辣椒气喘吁吁地开了门,她担心的那个主角正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回过头来看自己。


“佩珀——”焦糖色的眼睛瞬间睁大了,仿佛看到救世主一般,“救我!”


佩珀深吸了一口气。


“告诉我这次不是什么老鼠咬断了你的电磁耦合器,也不是你又制造了一场小型核子反应炉爆炸。”


“什么?当然不是!”娜塔莎急于否认,然后又在看向友人的下一秒支吾起来。


“那么,这次又要让我干什么?”佩珀抱起胸倚在门框边看着娜塔莎,她就该知道这个史塔克不会让她省心哪怕一秒钟。


“&*ö@#%ß……”娜塔莎咬着口腔内壁说。


“什么?”


“帮我化妆吧!求你了佩珀!!!”床上那只炸了毛的大型黑猫扑过来抱住了门框边的波茨。






“我能够把这个掩盖过去,”斯蒂夫想了想说,“如果我今天的出行不出差错的话。”


“作为你最好的朋友,斯蒂夫,”巴基大力拍拍自己的胸膛,“你的约会就交给我吧!我保证让无数姑娘为你神魂颠倒!”


“十三岁的时候你也这么说来着,但是她们都跑了,”斯蒂夫拿出第八件衬衫在手上抖了抖,“所以,红色还是棕色?”


“放下那些格子衬衫,你个傻逼。”


经过二十五分钟的折腾(一分钟用来挑衣服,二十四分钟用来弄乱斯蒂夫的衣柜顺便吐槽他的好友的审美),巴基终于摸着下巴对自己的作品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


“你确定这个发型没有问题吗?”


斯蒂夫对着镜子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他觉得自己的那头被巴基梳成莫西干式的金发看起来实在有些太过后现代主义,但是想到好友曾经同时交过三个女友的辉煌历史,斯蒂夫甩了甩头,还是把头发梳回了原来的样子。


又折腾了十分钟(一分钟用来挑一双适合的鞋子,九分钟用来弄乱斯蒂夫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鞋柜)后,巴基用力拍了拍好友的肩膀。“现在的你可比十三岁的那个小不点要帅多了,没有女孩会不喜欢你。出击吧士兵!”


斯蒂夫站在玄关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


“谢谢你,巴基。还有,电视机底下的抽屉里有克林特的备用手柄。”


“……”巴恩斯面无表情地看着抽屉里的至少二十几只一模一样的游戏手柄,去他的限量版,去他的罗杰斯,十几年的友情走到了尽头。巴基生无可恋地想。






娜塔莎惊恐地向后退了一步。她从来就不喜欢芭比娃娃这一类的玩意儿,在她的不怎么称得上美好的童年里她经历得更多的是三次差点炸掉自家的地下室的试爆和一次真正的游泳池爆炸,但是,她看着面前那个眼睛里已经在闪着狂热光亮的佩珀想,她宁愿再炸一次也不要玩这种人偶。


何况,看佩珀手里的四只口红和一只睫毛膏三只遮瑕笔眼线液高光笔一类的玩意儿,娜塔莎觉得自己才是被玩的那个。


现在跑还来不来得及?


小辣椒半激动半欣喜地往娜塔莎脸上扑上最后一步的定妆粉。这可是史塔克,而她居然学会了约会前梳妆打扮,佩珀欣慰地想,以后她终于能去折腾其他人了。


“轻轻抿一下嘴唇,娜塔,”佩珀收起手上的口红,“现在你可以告诉我,那个幸运儿是谁了吧?”


被摁在椅子上刚刚经历了人生的最艰难的一小时的黑发女孩还没从大脑当机的状态清醒过来,她边和镜子里那个睫毛根根分明唇色红得亮眼的娜塔莎.史塔克大眼瞪小眼边迷糊地回答:“斯蒂夫.罗杰斯。”


佩珀差点折断手里那只CHANEL。“你说谁?”


终于反应过来的人赶紧否认,“不是约会,我是说,我需要和那个学生会长去商议下周的物理教授讲座欢迎会,”娜塔莎的眼睛向左转了转,“你知道那个老古板罗杰斯,我不能输在气势上!”她挺了挺胸。


佩珀收起那只口红并露出了一个堪称慈爱——就是你在福利院做义工时会对那些孩子们露出的表情——“是啊,这不是约会。”


她简直想摸摸娜塔莎的头了,可怜的物理系(自封)首席科学官,谈恋爱会变傻是真的。






斯蒂夫站在联邦广场的咖啡厅前第三次看了看表。现在是14:45,约定的时间是三点整。嗯,按计划早到了十五分钟,干得好士兵。


然后他往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看去,斑马线上的那个戴着棒球帽的女生身形看起来很眼熟——哦那不是她,娜塔莎的头发是黑棕色的;一点钟方向有个正在向这边走过来的黑发姑娘——哦她被另一个金发小伙子挽住了,那也不是史塔克,斯蒂夫低下头想,他确信他的娜塔莎现在还单身。


咖啡厅前的金发青年双手插在米色长裤的口袋里,在阳光下低声笑了出来。




娜塔莎边看手机边在人行道上狂奔。14:50,还有十分钟,她抬起眼看了看远方的火车站大街标识,然后又看向自己的手机屏幕,GPS显示绿色箭头指向仍距离三条大道的目的地,见鬼的以前从没觉得这家多拿滋店这么远啊,娜塔莎甩了甩头继续向前冲——她的12厘米的高跟鞋可没让她好受。


14:58,好样的娜塔莎.史塔克,安全上垒——气喘吁吁的黑发姑娘从后门进入咖啡厅,然后穿过整个咖啡厅来到前门拍了拍那个像桥墩似的站着的金发青年的后背。


“嘿。”她听到自己说。同时感到脸上一阵发热。这不是因为脸红,娜塔莎.史塔克坚定地想,都怪刚刚跑得太快了。


斯蒂夫感到自己的后背被拍了一下。他转过身去,那个有着刚刚一直在他大脑里跳舞旋转的名字的姑娘就在他身后看着他,脸上带着些许红晕(兴许是跑步过来的,看看她微张的还在轻喘的红唇)。然后斯蒂夫开了口——他刚刚差点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嗨。”


焦糖色在撞进那双蔚蓝色的眼底之后匆匆别过了头,“所以我们是在这里站一下午还是?”娜塔莎故作镇定地看着她左边的那个三棱锥形的柱子,那上面画着一些白色的小雏菊。而斯蒂夫终于找回了他的声音(或许还有理智),他说,“当然,我们进去。”




在点了六个甜甜圈,一盒小甜甜和一杯卡布奇诺一杯美式热咖啡后,他们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娜塔莎艰难地在脑子里搜寻着合适的语句,她应不应该夸他的那件浅灰色针织衫看起来还算有品位?


“所以,关于尤丽教授的欢迎会?”斯蒂夫先开了口。这对他来说也很艰难,因为他本来想说你穿裙子真好看或者你今天的发型很可爱或者干脆你的眼睛真漂亮我可以吻吻它们吗鉴于我从见到你的第一天就想这么做了——打住罗杰斯,斯蒂夫在桌子下面狠狠掐住自己的大腿,不要听起来像个变态。


“哦,是的,欢迎会。”娜塔莎回过神来,她漫不经心地拿起那杯卡布奇诺喝了一口。




“……然后那个化学系的副教授就只能对我说,‘史塔克小姐,麻烦您下次不要再来蹭我的课了’。”


“哈哈哈,这听起来很有你的风格。”斯蒂夫撑着腮看面前那个眼睛闪着狡黠光芒的黑发姑娘,她笑起来就像眼里有星星。


“对啊,我说这可不行,我还没有听到您对勒夏特列原理的绝佳解释呢。”娜塔莎越说越兴奋,她比出一个手势,“然后第二天,他就被开除了。这可不怪我,”她耸耸肩,捧起咖啡又喝了一口,“那个老混蛋被投诉性骚扰可是有段时间了。”


“你做的很棒。”斯蒂夫默默在心里加分,正义感和责任感,这听起来很符合他对孩子的母亲的期望——停下,罗杰斯。


但是他的手总是快于他的思维。不是说这有什么不好其实大部分情况下这很好因为他是一个四分卫动作快于思绪有利于他在赛场上得到优势但是,他有些惊讶地瞪着自己的右手,它还无辜地蹭着对面同样惊讶的人的左脸呢。


斯蒂夫用尽全身力气保持镇定,他轻轻刮过娜塔莎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红唇左侧,然后说:“你的脸上沾了糖霜,这里。”


不,娜塔莎.史塔克绝对不会脸红,窗外路过的人看到的那个突然从桌子旁边站起来脸红着跑出去还差点绊倒两张椅子的黑发女生不是她,真的不是。


============================================


1.没有这本书,我瞎编的。不过量子纠缠假说是存在的,也很迷人www


2.尤丽教授的名字来自《物理属于相爱的人》【感谢


3.墨尔本CBD联邦广场的咖啡真的好好喝啦【你


============================================


【AA】斯蒂芬总有办法 


*AA队真·撸猫高手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是真的是官方先动的手


*OOC有不好吃有【土下座




“托尼。”又来了,斯蒂芬用那种第一个音节第三声并且尾音上扬的语气喊出声的时候,托尼就知道大事不好。


他转过身露出一个假装并没有做坏事被抓包的灿烂笑容,一边在心里盘算出十六种在斯蒂芬眼皮底下把身后那杯咖啡偷渡到房间的可能性。


虽然每个选项都在他心里用鲜艳的大红色箭头指向了FAIL的最终结果,还他妈都是大写。


“托尼。”


天才亿万富翁举手投降。“好吧鸡妈妈,一天不能超过两杯咖啡。”


队长露出了一个满意的表情。他走到托尼面前并越过他去拿那只放在流理台上的红色马克杯,蓝色的眼睛在对面那个脸上写满期待的小胡子男人和自己手上的那杯咖啡间逡巡了两圈,然后斯蒂芬毫不犹豫地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嘿!!你不能这样做!!”托尼的眼睛瞬间睁到最大,如果他是猫科动物的话,现在应该全身的毛都竖起来了。斯蒂芬捧着杯子好笑地想。


“事实上,作为你的男朋友,我能。”斯蒂芬舔舔唇,他就知道半夜12点跑到厨房的托尼不会乖乖听话只吃三明治,当然星期五也给予了队长一些帮助。


“你这是谋杀。谁都知道咖啡是托尼.斯塔克的生命之源。”


“生命之源应该是水、蛋白质脂肪和适量碳水化合物。”斯蒂芬点了点托尼的鼻子,后者毫不犹豫地敲回他的脑门,“因为我是斯塔克。我最酷。”


“那么最酷的斯塔克先生,我想你应该为你的男朋友今晚的失眠问题负责。”斯蒂芬好整以暇地看着那个还在捧着马克杯皱着鼻子露出不爽表情的男人,挑挑眉把他拉进一个意式浓缩味的深吻。


就在他们吻得有些太过火了——托尼已经开始扒身上的人的白色T恤而斯蒂芬把热吻着的人压在厨房流理台上并且手越伸越下——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什么东西被撞翻的声音,他们同时停下来转过头,发现一脸惊慌还带着些许尴尬的猎鹰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厨房。


“呃……我猜现在不是说‘你们继续不用管我’的好时候?”


托尼瞬间从斯蒂芬怀里挣脱开来并且跳下流理台,他边召唤Mark42边胡乱地想,好极了,下次我们得在厨房外面贴个警戒线上面写着未成年与克林特不得入内——


哦,面甲,又是面甲,已经穿戴好全身盔甲的亿万富翁天才烦躁地抓住那只再一次飞反了边了的金色面甲,一边急匆匆般地飞离了厨房。


而被晾在一边的斯蒂芬默默在心里记下,明天他要把这一幕画下来——毕竟托尼盔甲底下刚刚没有被面甲遮住的脸,红得就像他的Mark系列。


==========================================


【EMH】Do it. 


*小触角都软成这样了脸红起来肯定很可口


*话是这样说但是偶尔也想看他因为生气而脸红呢(?


*OOC有不好吃有【土下座


当第三次被史蒂夫摔到拳击台上后,托尼真正地,字面意义上地有些生气了。


没有人喜欢丢脸,而史塔克更是特别看重尊严的男人,所以当坐在高处的鹰眼和浩克爆发出又一次狂笑声后,托尼默默取下了手上的拳击手套。


“停止吧,史蒂夫。”


队长闻言有些不解,他站得离托尼近一些试图看清他脸上的表情,而小胡子男人随着他的动作向后退了两步。


史蒂夫露出有些受伤的神色,他弄痛托尼了吗?还是托尼根本就不想和他一起训练?


“托尼,我以为我们说好的?”史蒂夫取下头盔认真地看向托尼,后者因为长时间的高强度锻炼(只是对他来说)而面色潮红并气喘吁吁,“你的身体需要锻炼。”


金色的眼睛转了转,托尼也取下头盔,语气里带着微不可察的愠怒:“事实上,我有我的盔甲。他们能完成绝大部分战斗动作,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托尼,你的战甲不能代替你。高超的近身格斗技巧才能让你在战斗中保持优势。”史蒂夫认真地盯着那双金棕色的眼眸,他几乎就快把内心里的话脱口而出了,毕竟盔甲不能代替你,而我想和你一起训练。


“我们再试一次,如果这次你能够成功击中我,我们就停止,好吗?”


托尼张开嘴还想说些什么,但史蒂夫已经先一步戴上了头盔。他只得叹口气,再次认命地穿上那些护具。


“踢我的腰,用全力。”史蒂夫像往常一样提出要求,而托尼瞪大了双眼。


“什么?不!”


“Do it.”


托尼只好像上次,以及无数次那样使出全力击打面前的那个庞大的目标,然后毫无悬念地像上次,以及无数次那样被摔到了地上。他烦躁地用右拳敲击地面,他刚刚就应该停止的。这看起来太蠢了。


而史蒂夫向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再一次伸出手:“来吧托尼,我教你如何撂倒我,就像刚刚那样。”


原本还躺在地上生着闷气的小胡子天才瞬间拽住史蒂夫的手坐了起来。“真的?”他的金棕色眼眸闪闪发亮,史蒂夫忍住不去摸他的头,那会冒犯到他,他想。


“当对方像这样攻击你的腰侧的时候,”史蒂夫边说边向托尼的左腰使出一记侧踢,“你要先抱住他的脚。”


“这样?”托尼艰难地抓住美国队长踢过来的右脚,这可不容易,鉴于他们之间那庞大的体型差以及史蒂夫有力的攻击总是很可观的。


“你做的很对。”史蒂夫向面前那个谨慎地抱住自己右腿的男人露出一个微笑,“现在,用力狠踢我的左边脚踝。”


“什么?”


“Do it.”


于是托尼只能屏住呼吸闭着眼用力向面前那个坚定地如同巨人般站立的史蒂夫小腿踢去,他觉得这一记花光了他本身就余下不多的体力,或者还有勇气。


然后随着“砰”的一声,托尼小心地睁开一边的眼睛,发现史蒂夫倒下了。字面意义上的。


托尼吓得马上蹲下来查看队友的伤势(如果他真的造成了的话):“史蒂夫?你还好吗?”


回答他的是金发士兵一个温暖如以往在夕阳下的笑容:“我很好。你做到了这个,你很棒托尼。”


然后那双金棕色的眼睛逐渐睁大,里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溢满了欣喜和骄傲就和他每一次做出新发明后试验成功时一模一样。“我做到了。”


“对,你瞧,这并不难。”


面前跪坐着的人还在因为自己终于有一次能够在体能训练上打败美国队长而无法抑制脸上的笑容,史蒂夫静静躺在地板上向上扫了一眼,原本坐在高处看好戏的鹰眼和浩克收到信息后耸耸肩跳下来走了,他露出一个正直而满意的笑容,在看回那个脸上写满骄傲的小胡子男人后,史蒂夫到底没忍住。伸出右手隔着头盔摸了摸托尼的后脑,然后把他拉到自己身上进行一个绵长而热烈的深吻。


“……史蒂夫?”


“抱歉,但是我已经想这么做很久了。”


“Then just do it.”愣了半秒的前花花公子闭上眼狠狠吻了回去。




彩蛋:


“史蒂夫这太过了我不能……你太大了……”


“乖,do it.”


================================


练跆拳道的时候有被这样摔过很多次【怨念


================================


【MCU】偷偷摸摸约会有助于恋爱 


*傻白甜(大概


*OOC有不好吃有不好意思【土下座


Steve第三次拿起了那包蓝莓干,然后他的眼睛向右边看过去,那个穿着连帽卫衣的男人正在假装对柜台上的电吹风产生了浓烈的兴趣。于是他耸耸肩,又把那包蓝莓干放下了。


“嘿!”Tony几乎都要跳起脚来揍那个戴着墨镜和棒球帽的金发男人的那口完美的大白牙了——等等他刚刚说了完美吗?不管了。


“把购物车里的三罐咖啡豆放回去,你今天就能吃到蓝莓酱松饼。Deal?”


小胡子男人皱着鼻子想了想,这听起来很合算,于是他照做了——反正负责大宗采购的一直是Jarvis,Rogers可不知道这个。


Steve满意地从货架的最高处拿了两包蓝莓干。他没有凭借自己的身高优势欺负自己的恋人,是这个超市的商品陈列摆设太不符合常理了。他正直地想,并且,他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他刚刚也没有偷拍那个伸手踮脚去够货架最高处却总还差一点点的Stark。




“还需要买什么?”不能摸他的头,Rogers,不能。走到蔬菜生鲜区的Steve往购物车里边放了两颗紫叶甘蓝边漫不经心地问,没有收到预期中的回答。他抬眼看向那个趴在冰柜上盯着那些大桶冰淇淋的Tony,露出一个微不可见的笑容。


“我们讨论过这个了Tony, 没有饭后甜点,没有冰淇淋。”Steve抱起胸看他,“如果你再不参与日常体能训练的话。”


“恶魔,暴君。我代表奶油核桃味冰淇淋诅咒你。”趴在冰柜上的连帽衫男人狠狠瞪了他一眼。


蔚蓝的双眼转了转,“我的荣幸。酸奶?”


“要加芒果果粒的!”小胡子男人很快蹦了过来,“唔,还有奶酪。上次你做的那个吉士汉堡是夹的这种吗?Emmentaler?”


“是啊。”Steve顺手再往购物车里添了两把西芹,“今晚想吃吗?”


“芝士火锅?”Tony不怀好意地笑着撞他男友的肩膀,然后被一把揽在怀里。


“别在这里说这个。”Steve有些脸红,顺势把那颗还在不安分乱动的毛茸茸脑袋往自己胸上摁了摁,“还有别动。我刚刚看到了照相机的闪光灯。”


“……哦。”




当Tony觉得自己快要在全美第一的胸肌里窒息了的时候——说真的这能不能排上最幸福的死法No.3?——那只摁住他后脑勺的大手终于松开了。“安全了吗?”


“Yes,”Steve有些遗憾地松开刚刚还紧紧抱住的人,“我想我们得抓紧从后门离开了。”


“你猜怎么着?”那个刚刚挣脱怀抱的人抬起下巴对他勾起唇角,他的鼻头还有点红,“Stark从不惧怕。”


说完他踮起脚给了自己的男友一个热烈的吻。


偷偷摸摸约会有助于恋爱进程,不过偶尔的刺激有助于心跳血液循环以及更进一步的发展。Steve看着被长时间接吻(大概也就四倍吧)憋得面色通红的恋人,在心里的笔记本默默记下这一条。


========================================


经常在超市里蹦都蹦不到最高货架上的东西【怨念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评论

热度(125)

  1. Torchesanna喜欢抹茶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