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AA】Moi? Meow! 续

太……可……爱……惹……

anna喜欢抹茶味:

*撸猫要用正确的方法


*加了太多枫糖浆,请小心食用


*OOC有不好吃有【土下座


 


 


“我不出去。”床上那一大团棉被型生物说,脑袋还拱了两下。


斯蒂芬坐到床边,整个人趴到棉被怪兽身上,用脸蹭蹭他:“可现在是早餐时间了,babe。”


托尼露出脸来狠狠瞪他:“是谁昨晚一定要把尾巴放进去的?我就知道你他妈肯定是假装的。”


他从被子里伸出手狠狠捏住美国队长的漂亮脸蛋儿,使劲往两边拉:“人造面具?毒蛇帮?尖端科技白痴?”


即使脸颊被恋人扯得生疼,斯蒂芬也毫无脾气:“快出来,我给你做加巧克力酱的枫糖浆薄饼。”好吧,他能够理解托尼一大早的起床气,毕竟,咳,昨晚是自己过分了些。


想到缩在被窝里的小胡子男人昨天是怎样哭着求饶,两只耳朵都耷拉下来低声呜咽,最后只能抽噎着高——斯蒂芬倒吸了一口气,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


“就,”他含糊地说,“快点起床,我在厨房等你。”再呆下去他不能保证今天上午还能不能复仇者的日常训练。


钢铁猫咪侠很大声地哼了一声,背过身去不理他。


斯蒂芬挠挠头,最终还是放弃了把SI霸道总裁从床上挖起来的徒劳。只是他在走出房间时,怎么也抑制不住嘴角的笑容。


 


 


“很高兴?”娜塔莎在取第二块枫糖浆薄饼时问他,“你已经在哼第四遍《Yankee Doodle》了。”


斯蒂芬的耳朵瞬间红了。“是吗?”他大声地咳嗽,“嗯,对,因为我完成了一项大任务。”


美艳女特工耸了耸肩:“为了我的好胃口,我就不问细节了。”她拢了拢头发,眼神瞥到一边,貌似不经意地提醒道,“只是说一句,队长,你的脖子。”


斯蒂芬下意识向颈后摸去,当指尖触及几道新生的划痕时差点脸红到脖子根。他马上把衣领竖了起来,尴尬地顾左右而言他:“好的,娜塔莎,谢谢你。”


鹰眼和雷神在这时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早,队长。那是枫糖浆薄饼吗?我爱它们!”


“早安克林特,”斯蒂芬向他们打招呼,“或许你们会需要再一份三明治?”


“哇哦,”巴顿在经过他时大声感慨,“说真的,队长,如果我是个女孩儿我一定会嫁给你。”


美国队长的脸更红了。“是吗?”他试图让自己听起来不要那么高兴,毕竟他的未婚夫还在呼呼大睡,而斯蒂芬想牵着他的手在众人面前公布这个好消息。


鹰眼侠已经在和那一大盘薄饼相亲相爱难舍难分了,索尔也在大快朵颐,而斯蒂芬还在对着面前的刀叉发呆。娜塔莎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率先离开了餐桌。


 


“哇哦,”托尼挑起一边眉毛,并没有对斯蒂芬端到房间来的枫糖浆薄饼表现出他预料中的兴趣,“答应和美国队长结婚就能附赠床上早餐?划算极了,我怎么不早点这么做?”


斯蒂芬坐到床边,笑着摸了摸恋人头上那顶毛茸茸的耳朵:“快起床。别想逃避刷牙的过程,我会盯着你的。”
“所以现在你又变成罗杰斯叔叔啦?”托尼从被窝里蹬出腿来,打着哈欠伸了个弓形的懒腰,尾巴也舒服地完全展开,差点打翻斯蒂芬手上的托盘。


美国队长看着恋人踹开床边的拖鞋而选择赤脚走进浴室的动作,有些担忧地皱起了眉头。


他的这点担忧在托尼吃了两口薄饼就把刀叉放下后变得更大了。“不是你的问题,”托尼偏偏头,“只是恰好我发现早上很想吃点大马哈鱼罐头,咱们的冰箱里还有对吗?好极了。”收到斯蒂芬肯定的回复后托尼从床上一跃而起,但在着陆时差点四肢着地。小胡子男人嫌恶地皱起眉头,用右手抹了把脸:“等着,我能解决这个。”


斯蒂芬注意到他用的并非手掌,而是腕关节。他几乎瞬间扔掉托盘而冲到了托尼身边,扛起他的未婚夫就跑。


“娜塔莎,代号欧米茄-13,我们需要班纳,现在。”他向通讯器大喊,同时制止肩膀上的人边“喵呜”地示威边伸出爪子挠他的动作,“请把他带到实验室,托尼身上出了些问题。”


拜托,他在心底祈祷,一个钢铁猫咪侠是很可爱,但是他只要他自己的托尼。


 


难得被大家伙放出来一天的布鲁斯有些无奈地推了推眼镜:“如果不是他现在的状态,”他看了一眼正挂在斯蒂芬身上向其他所有人亮出爪子的托尼,“我会以为这些东西只是你们俩床笫之间的小情趣。”


“拜托,”斯蒂芬托了托正公主抱着的人的屁股,好让他挂着自己脖子的动作更顺利些,“布鲁斯,请你一定要帮他。”


“当然,”好博士耸了耸肩,“毕竟不管斯塔克怎么说,我才是这里最聪明的那个。”


托尼对他发出了一声喉间的咆哮。


 


“血清分析样品出来了,”班纳把化学分子链图示意给斯蒂芬,“看来他之前也在忙这个。我能够做出逆转射线,但是那需要他在这间房间里安安稳稳地待上三小时——你能做到吗?队长?”


斯蒂芬大义凛然地点了点头,怀里还挂着只试图赶跑所有其他人的钢铁猫:“交给我吧。”


 


托尼的状态很不好,斯蒂芬意识到,他在被放上那只用来接受射线的椅子时一直咆哮着想要逃开,但是斯蒂芬死死按住了他。


“托尼,”他说,更像是祈求,“就乖乖听话,好吗?”


猫咪侠金色的眼睛看了他一眼,翘起胡子继续试图逃跑。斯蒂芬只好再次把人(或许是猫)摁到怀里,自己也坐上了那只椅子。


“拜托,”斯蒂芬轻声在他耳边说,“我不想把你绑在束缚椅上,那会让你受伤的——就保持一会儿安静,好吗?就一会儿。”


托尼不动了,他偏着头看了一会儿抱着他的男人,伸出舌头舔舔他的下巴。


斯蒂芬差点感动得哭出来。他摸了摸托尼头上那两只耳朵以示奖励:“好孩子。”他努力回忆童年与那只大白猫雪莉相处时的经验,试图让对方觉得更舒服——从头顶一路摸到尾巴,顺着毛抚摸,在猫咪喉间发出满意的咕噜声时轻轻挠挠他的下巴。


托尼显然对这种服务满意极了。他缩在斯蒂芬怀里,不时用手肘戳戳他,示意更多爱抚。美国队长只好一刻不停地给他顺着毛,一边碎碎念:


“你这个小混蛋——我就知道总会发生这样的事。”他惩罚性地捏捏托尼的手心,差点被一爪子挠在脸上。


“你总是一个人扛着所有东西。”他一边撸着恋人手感极佳的一头棕发,一边数落对方:“总以为自己钢筋铁骨,无坚不摧——但是我知道你的内心有多柔软。”


“你能扛着核弹飞进太阳,也能够蹲在孩子面前给他们签名。没有人比你更善良而伟大了。”


托尼.喵呜.斯塔克睁着大眼睛看他,斯蒂芬笑了笑,亲亲他的额头:“还好你现在听不懂。”


外人眼里不可一世的、骄傲自负的钢铁侠,此刻安静地缩在他的怀里,像只温顺的猫咪。但斯蒂芬知道他有多强悍,未来主义科学家的信条之一便是永不服输。


他最后轻轻吻了吻托尼无名指上那只俭朴的戒指:“感谢上帝让我拥有你。”


 


站在玻璃房外边的鹰眼发出了Ewwwww的声音,假装自己嫌恶的同时又要求贾维斯把刚才的全程录像发给他好用来“嘲笑铁罐一辈子”,雷神对于两位好友的感情甚笃表示出万分高兴,甚至决定立马启程回仙宫好给他们准备新婚礼物;班纳推了推眼镜,笑着说他们一定要把婚礼安排在他能够自由活动的那一天;娜塔莎倚在门槛旁,微笑着用手指轻轻敲了敲玻璃:Wir müssen wissen, wir werden wissen.*


 


【德语: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必将知道。对应前面那句拉丁文】


 


 


彩蛋:



  1. 托尼最后用十箱小甜饼换回了那段录像。

  2. 但是他还是没能阻止贾维斯在婚礼现场把它播放出来。

  3. 贾维斯真的被送到老年大学玩了一星期蜘蛛纸牌。


 


写完辣!


队长被扯脸那里我扯着自己的脸试了四五遍,觉得这句话的英文应该不会出现口齿不清的问题~


就是单纯觉得开心起来会哼军歌的队长好可爱啊⁄(⁄ ⁄•⁄ω⁄•⁄ ⁄)⁄ 《Yankee Doodle》、《Oh Susanna》、《The Drunken Sailor》啥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不好吃也不可以打我【顶锅盖跑



评论

热度(137)

  1. Torchesanna喜欢抹茶味 转载了此文字
    太……可……爱……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