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桃糖】What Did Adam Do Under That Apple Tree?

旋转旋转旋转!!!

Mistletoe:

Chris Evans做过一个梦,他梦见了伊甸园。


 


耶和华藏在一大团白雾里,他未能得见真身。耶和华的手苍劲修长,他把手探进Chris的胸膛,掏出了他的一根肋骨。这个梦没有按照他熟读的圣经故事发展下去,他的肋骨没有变成美丽的夏娃。上帝只是把肋骨放回Chris的掌心,然后告诉他,把它埋在树下。Chris照做了,他把他的肋骨埋在了那颗“分辨善恶树”下。树的旁边是一条小河,Chris每天都隔着那条河,坐在石头后,望着那棵树,守着他的肋骨。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人来到树边,背对着Chris挖出了肋骨。那个人站起身,他慢慢转过身来,是Chris相当熟悉的一张脸。


 


画面模糊起来,像是有一阵狂风吹过,吹散了那个梦境。


 


Chris关掉闹钟,睁开双眼。他从床上坐起来,拉开了拖车的窗帘,外面是一片深蓝色,月亮还没回家。现在是凌晨四点半,他在《复仇者联盟3》的片场,他有一场戏需要在黎明时分拍摄,因此起了个早床。他简单地整理完自己,吃掉了几块烤面包,灌下一杯蛋白粉,拉开沉重的拖车门,走了出去。


 


今天的亚特兰大下起了阵雨,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砸下来,打在这一排场面壮观的拖车顶上,发出密集独特的金属敲击声。不远处的拍摄场地灯火通明,剧组总是这样,一场戏接着下一场,昼夜不停地进行拍摄。Chris遥遥望了一眼,在雨雾里看不出谁是这场戏的主角。他撑起雨伞,劈开雨幕,走向亮灯处。走在半路时,似乎正值这场戏拍完,几个人从室内走了出来。


 


Chris认出了走在前面的那个人。天还未破晓,那人的一双眼睛在光线阴暗的雨天里依然熠熠发光,脸上上了淡淡的妆,梳着精心打理过的发型,好看得那么耀眼,让人觉得四周围都亮堂了起来。Chris不自觉停住了脚步,站在雨里,看着那人在助理的伞下一步步向他靠近,三步,两步,一步。


 


Chris嗓子眼里的“早安Downey”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那人就自他身边擦肩而过,看都没看他一眼。


 


Chris在大雨里,垂下头颅,拉长呼吸。


 


就在昨天,他和Downey吵架了。事实上,算不上吵架,以Downey的教养和好脾气来说,是不会和任何人吵架的。他们只是闹了点不愉快,而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昨天,他像往常一样,在午餐时间钻进了Downey的豪华拖车里。午餐后,他们一起坐在窗边,享用着Chris带来的花茶——自从McKenna给他尝过后,他就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种茶。裹满花香的热气从杯口处上升着,飘散在两人的唇角鼻尖。比起咖啡,花茶的香气更能让人感到舒适安逸。每当这时候,Chris都会细细看着对面的Downey,看着对方露出全然放松的样子——Downey面容柔软地缩在沙发上,眼皮慢吞吞地眨着,说话也懒洋洋的,他看起来像是在犯困,却又还想再和Chris多聊几句。


 


别人时常问他,为什么你可以不重样地夸赞Robert Downey Jr.?你可真牛啊,老兄。


 


他也不知道,那些话那些词就这么在他的脑子里冒出来,甚至不需要思考和措辞。这件事是多么简单啊,他只要把他知道的所有褒义词都说出来就好了,因为这个人完全配得上那些辞藻。


 


“你有在听吗?Evans?”Downey轻轻敲了两下桌面。


 


“抱歉,什么?”Chris这才意识到自己愣了神。


 


“我问你们昨夜玩的愉快吗?你和Olsen。”Downey快速看了Chris一眼,又低头端起茶杯。


 


“还不错。我们玩了一整夜的卡牌游戏。Renner和Mackie本来也在,后半夜他们去拍摄了,就剩我俩了。她输的可惨了,说真的,玩这种游戏我可是一把好手。”Chris兴奋地说着。


 


“以后不要这样了。单独和女演员在她的拖车里过夜,对你们的名声都不好。”Downey淡淡地说。


 


“我们只是玩游戏。”Chris皱起眉头。


 


“我知道,但这不妨碍别人乱说乱写。”


 


“去他们的。”Chris重重地靠在沙发背上。


 


“Evans——”Downey放下杯子,直直地看着对方,“这是游戏规则,你一天在这一行里吃饭,就要遵守规则一天,无论它们是不是一坨屎。”


 


Chris讨厌Downey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就好像他是个不懂事的愣头青,是个需要对方时刻操心的后辈,是个在心智气度上都不能与对方平起平坐的人。


 


“好,我知道了。”Chris铁青着一张脸,生硬地回答。


 


此后他们两人许久无话。直到两杯花茶都被喝完,Chris起身重新泡了一壶,给两人满上茶杯。Downey下一秒就端起手边滚烫的茶,端到嘴边。Chris眼看着Downey的嘴唇就要贴上杯沿,心脏猛地一跳,赶忙伸手抓住Downey的胳膊,阻止了对方的动作,“刚泡的,很烫。”


 


Downey的睫毛抖动一下,不自然地笑了笑,“我忘了。”


 


Chris狐疑地打量着Downey,在他一片散乱朦胧的思绪里,有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像是在漫天纷飞的雪白柳絮里,一伸手抓住了唯一的一根天鹅羽毛,撷取了最为独特的那份美丽。


 


“你在介意这件事?”Chris犹豫着问。


 


“什么?”


 


“没什么。”Chris下一刻又打起了退堂鼓,他装模作样地喝起茶来,“我以为你介意——”


 


“我不知道。你觉得我应该介意吗?”Downey挑眉看着Chris,眉目变得锋利起来。


 


Chris的心头像是缠上了一团乱糟糟的毛线,“什么叫应该?介意就是介意,不介意就不介意。”


 


Downey叹了口气,“你不觉得这个问题问晚了吗?你现在才问我,就说明你从昨晚到刚才,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太深奥了,Downey,说点我能听懂的。”Chris焦躁地在沙发上挪了挪屁股。


 


“如果你觉得我会介意,你为什么还会在她的拖车里过夜?”Downey的大眼平静地直视着Chris,语气听起来毫无起伏。


 


“可我只是和她玩卡牌,除此之外我——”


 


“我知道。”Downey点点头,冷静地说:“我没说你们做了什么,我完全相信这点。”


 


“那我不明白了。”Chris的眉间紧锁。


 


“我在意的是——你在做这件事之前压根就没有想过我是不是会介意,你懂吗?Evans,你默认了我不会介意这点事,你默认了我们的关系就是那种——我不会介意你是不是跟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演员一起过夜的关系。如果你认为我应该介意,要么你就会提早离开,要么你就会在今天见到我的时候跟我解释这件事,而不是让我从工作人员的嘴里知道。”


 


Chris的大脑当机了,他被Downey绕口令似的话绕得团团转,他机械地张开嘴,不经大脑地说着:“……我们的关系?是什么?”


 


当他意识到他说出了这句话后,他就知道他搞砸了。


 


果然,对面的Downey呼吸一窒,把手从桌子上收了回去,他的薄唇翕动几下,却没发出声音。他在沙发上沉默地坐了几秒,随即站起身子,戴上兜帽从拖车里走了出去。他最后说:“我不知道。”


 


 


 


“嘿,Chris No.2。”


 


Chris的肩头被重重拍了一下,一抬眼看见了对面的Hemsworth,他从回忆里醒来,赶忙堆上一个笑脸,“拍完了?”


 


Hemsworth爽朗地笑着,“今天的戏份拍完了,轮到你了,兄弟。我先去睡会儿。”


 


Chris看着Hemsworth走远,他深呼吸了一下,打起精神走进了拍摄场地。


 


 


 


Chris一天的拍摄在下午结束。亚特兰大的烈日再次爬上天空,迅速晒干了大雨留下的那片湿漉漉。


 


Downey的拖车门紧闭,Chris站在门外看了又看,始终没有敲响那扇门。Downey一宿没睡,现在大概还在休息,Chris这么告诉自己。


 


“有事找他?”Renner啃着苹果从身后探出脑袋。


 


“没什么大事。”Chris随口应着。


 


“给你,我表哥自己种的,他在这附近有个大果园。”Renner递过来一个红苹果。


 


Chris接过那个苹果,和Renner随便说了几句玩笑话就回了自己的拖车。


 


他坐在桌边,看着桌上那个色泽亮丽的苹果,想起了圣经里的那个故事。在亚当和夏娃生活的伊甸园里,有一棵“分辨善恶树”,树上结满诱人果实。上帝禁止他们食用这棵树上的果实。但最终,夏娃受到了蛇的蛊惑,吃了禁果,又让亚当吃了。他们吃了禁果后,拥有了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拥有了智慧。他们明白了男女有别,他们懂得了衣不蔽体的羞耻,他们懂得了爱意和情欲,他们被赶出了伊甸园,他们有了亚伯和该隐。


 


Chris拿起苹果,放在嘴里咬出一个缺口。没人知道禁果究竟长什么样。人们把它想象成苹果,只因为古老的拉丁语中,“苹果”和“错误”是同一个词,亚当和夏娃偷吃禁果,犯下过错才失了乐园。


 


他不知道他吃下第一口禁果是在什么时候。他在一个无聊透顶的下午,接到了Robert Downey Jr.的突然来电,当时的他,不过是个拍了不少烂片的小演员,最受欢迎的作品还是《神奇四侠》系列。对于那时的他来说,能够接到像那样的大人物的电话,是意义重大的。他至今记得Downey当时在电话里告诉他的话:Evans,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他选择了去相信那句话,相信那个人,于是他加入了漫威,成为了美国队长。这几年,他得到了很多,从籍籍无名到名声大噪,从频繁试镜被拒到片约不断,从《复仇者联盟1》到《美国队长3》,他每年都能和Downey一起拍一部戏,现在正在拍第四部。咬下苹果的时间太难追溯,并没有精准的时间线,他只知道,在他吞食了果肉后,他获得了相应的智慧,他得以区别崇拜和迷恋,得以分清友谊和爱情,他懂得了进退有度,明白了自惭和羞赧。


 


他不知道他究竟是失乐园,还是复乐园。


 


这些年来,他和Downey的关系越来越好,他们之间越来越亲密。就在上个月,他甚至能在推特上以半调情的方式祝Downey生日快乐了,而对方显然也挺高兴,幽默地回复了他的祝福。


 


谁都能猜到Chris Evans喜欢Robert Downey Jr.吧?而他在意是——假的可以变成真的吗?不止一个朋友向他表示过以为他和Downey在秘密交往,然而Chris却连Downey的手都没敢牵过。每当外人向他说着,你和Downey看起来很登对,在那一刻,他面带欢笑,心里却最是难过。


 


他或许不该吃下苹果,就这么懵懵懂懂地混下去,说不定会更好。


 


他的合约很快就要到期,拍完《复仇者联盟4》后就会全部结束。他不止一次想过,时间不多,他是否要放手一搏?但他又想到,他们已经认识了这么久,久到所有的合作都要终止。如果Downey有心容纳他,又为什么一部戏接着一部戏,一拖再拖,他们还是没在一起?


 


Chris吃完整个苹果,把核扔进垃圾桶里。


 


 


 


门被敲响的时候,他才发现他在沙发上睡着了。


 


Chris捋捋头发,起身开了门。阳光随着门的打开而倾泻进来,在刺眼的金光中,Chris看清了来人——Robert Downey Jr.穿着随意地站在他的拖车门口,头发软趴趴的,几缕碎发垂在额头,一双眼睛温柔而明亮,让人舍不得不与他对视。


 


Chris闭口不言,他不敢再贸然说话,以免再次搞砸。


 


“吃吗?Renner给我的。”Downey微笑起来,向Chris递来了一个红苹果。Chris看着那个苹果,他知道这个苹果不过是一个随意的由头,一个让Downey来找自己的借口。他不想再问什么,他感激对方的大度,同时也意识到了这一切的问题所在——他们的关系。


 


这一刻,Chris Evans发觉自己变成了亚当。亚当在那棵苹果树下做了什么呢?他吃了夏娃给他的苹果,他明白他爱上了夏娃。而Chris早就独自偷吃了果子,只是闷不做声,等着Downey走过来拿给他。我不要伊甸园,上帝你尽管驱逐我,Chris想着。


 


他伸出手,拉住了Downey摊开在他面前的那只手,那颗苹果被他碰掉了,落在地上滚了好几圈,不知道哪里去了。他的手指收拢,紧紧握住Downey的手,一个用力把人拉进来,抬脚踢上门,动作快速流畅。他身体扑上去,把Downey压在门上,双手把人抱了个满怀,他把脸埋在Downey的肩头,深深嗅着对方的味道。


 


Downey没有推开他,谁也没有说话。他们就这样抱着,站了很久。直到他们都出了汗,直到Downey在Chris的怀里难耐地动了一下,怀抱才松开。


 


“苹果挺甜的,我自己已经吃了一个。”Downey说。


 


“Renner给了你两个?他只给了我一个。”Chris不满地说。


 


“你喜欢?我帮你要一箱来。”Downey笑了。


 


“不用了。”Chris牢牢注视着眼前这个人的笑容,只觉得仿佛身在天堂。他忽地想起了他昨夜的那个梦。


 


“把它还给我。”Chris突然说。


 


“什么?”


 


“我的肋骨,你拿走了我的肋骨,Downey。”


 


“嗯?这是什么新玩笑吗?”


 


“在梦里,上帝取出了我的肋骨,然后你拿走了。”


 


“你梦见我了?”


 


“是的。”


 


“所以你没有夏娃了。”


 


“我不需要夏娃,我有你。”


 


“那你的肋骨呢?我怎么还给你?”Downey笑得眼睛发亮。


 


“我想想——”Chris弯起双眼,蓝色眼睛剔透晶莹,他扣住Downey的后脑勺,咬住了对方的嘴唇。


 


“不如你永远都别还了。”


 


“我留着?”


 


“是的,你留着,然后你做我的肋骨。”


 


Fin.



评论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