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贾尼】闭口不谈(全年龄一发完)

天!呐!暴风哭泣,写得太好了呜呜呜

brightside:

简介:铁罐回忆老贾的短故事,内战后时间线。


警告:有幻红提及


尝试用第二人称码的两个短篇中的一个,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一】




你失去了一个朋友。但是所有的人都对此闭口不谈。




这有些奇怪,大部分人都会将一场严肃的对话当成是小题大做,但事实是,所有人都在回避的时候,事情反而显得尤其沉重,就像是每天在肺叶里流进流出的安静空气一样的沉重。




你能感受到他们看你的方式,同情、困惑、也许还有那么点责备,对于你的自作自受。大部分的事情都是来源于自作自受。




但是,看在老天的份上,他们就不能把这件事当成倒掉咖啡渣这般轻易的小事吗。


每个人都见到了那个新版本的家伙,对吧,甚至比以前的还更好。




你当然不会动动嘴唇,亲口说出“比以前的还更好”这句话,但事实就是这样的,叫做Vision的红色的人造人甚至能举起雷神之锤,谁知道他钳着心灵宝石的脑袋里面发生了什么奇妙的反应呢?对吧,没有人能够知道,它就像是一片炙热粘稠,不断生长的星系般不可预知,神秘莫测。




你的人工智能就不一样了,他像是栽种子被埋在土壤里,从最初的代码的开始,被调整每一行可能出现错误的语句,才形成了最终的摸样。




贾维斯可不能举起雷神之锤,不管你怎么调整他的数据,贾维斯都只是一个相当聪明的智能系统,比Siri强上很多,但是依旧是个忠心耿耿的、会犯傻的人工智能系统。




当你提议将他送进一片未知的,可能永远没有归途的怪异之地的时候,会说“我认为这值得一试”的人工智能系统。


忠心耿耿的、会犯傻的人工智能系统。




【二】




你告诉自己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像是不小心给自己的手机软件升了级,然后发现自己不喜欢那个新版本,仅此而已。完全不至于让每个人都躲着黑影子般躲避那个名字,这太小题大做了。




你甚至不能找人主动提起这个话题,如果说保持平静算小题大做,那主动提起基本上算是戏剧效果了。




“嘿,能不能和我谈谈我那个消失了的电子管家,和我谈谈吧。”




对吧,光是想想就很可怕。




更别说你还有日子要过,打击罪犯、捉逃跑的高危外星人,偶尔还得和前队友们打上那么几架,讨论政府整出来的愚蠢计划。这些都是你平平淡淡的中年男人的日常生活。




你只会花一点时间想起自己的电子朋友,尽管没有人提起他的名字,但是你的生活切切实实的改变了。




有个形状奇怪的空洞在那,你目前还找不到合适的东西填补上去,毕竟,谁能和贾维斯一样呢。


谁能像贾维斯那样,知道你战斗时候最喜欢的摇滚乐;你宿醉的时候用挡板把窗户遮的严严实实,然后在你说着“老兄,Jar,给我们找点乐子”的时候,启动钢铁战衣,和你一起飞过最近的一座高山。




你不是在抱怨Friday,Friday是个工作努力的好姑娘,只是谁能和贾维斯一样呢。




你和你的电子朋友度过了太多的时间,即使你重新找回了每一行代码,一模一样的,那些共同度过的日子终究不会被装成个满当当的大箱子,从天而降落在你的面前。




失去了唯一的目击者,从前的东西开始变得像是你为了安慰自己而制造出来的假话了。




但是这也不至于让所有人都闭口不谈,对吧?






【三】




你们现在有了个更加强大,拥有实体的队友,完全没有必要把前任人工智能的离开当成是个阴郁的噩耗,闭口不谈。




虽然关于那个配色奇怪的队友,你不是完全没有成见的。




Vision作为一个人造人有些太感情丰富了,甚至不是《黑客帝国》《人工智能》的那类感情丰富,而是《罗马假日》《廊桥遗梦》《触不到的恋人》的那种丰富。


简而言之,作为一个人造人,他对于爱情的兴趣来的太早,也太热烈了。虽然他本人可能还没意识到。




你指责水槽里的咖啡渣,而Vision,那个毫无自觉地人造人置若罔闻,只顾着盯着墙上的挂画。俨然一副落魄的失恋嘴脸。如果你打开他的振金脑壳,大概只能在里面看到另一位年轻前任复仇者曼妙身影。




这大概是你最不喜欢的部分,说真的,如果你真的这么想要个感情细腻、满脑子谈情说爱的人造人。你早就可以这么做了。


早在你更年轻、 满脑子谈情说爱的时候。




咖啡渣依旧躺在水槽里,然后你想起Vision并不是你的人造人,这让你好过了不少,又消沉了一些。最终不了了之。




你的生活一切如常,依旧没有人和你提起你的电子管家。就像是从半空中蒸发的影子,散开几缕有点呛人的雾气,最后彻底消失。




尽管你已经准备好了,但是所有的人都对此闭口不谈。


你给自己的老朋友买了块世界上最昂贵的墓地——Tony Stark的脑子。你告诉自己要朝前看,像你飞过高山时做的那样。现在只差这么一个人,一个你认识的人,拉住你,然后说:“你想谈谈吗?”你就会把所有憋了太久的话一股脑的说出来。




你会告诉那个人你依旧会想起从前的事情,有时候会有点低落,但是事实已经变成了这样。你会拍拍对方的肩膀,说你已经朝前看了。




所以,拜托了,来个人吧,和你谈谈这件事。让你最终可以飞过这座高山,朝前看。


让你就此认命,尘埃落定,




【四】




Pepper在Tony抱着一堆金属管经过门口的时候叫住了对方。“嘿,Tony。”




高跟鞋在地面上留下了短暂的迟疑,然后划了半个小圈,朝前走去,她停在了对方三个身位前的距离,“你想谈谈吗?”她说。




被叫到名字的男人耸了耸他的肩膀,垂下视线,眨动眼睛。




他想了一会。




“不怎么想。” 最终他抬起头,轻声答道。






















大概内容就是托尼认为其他人没能从老贾的消失中走过来,但其实没走出来的只有他自己。



评论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