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ches

花信风(恺楚)

啊啊啊这个情话!楚小哥哥生日快乐以及早日和大金毛滚在一起(๑•̀ㅁ•́ฅ)

子见南子:

- 生日快乐,楚子航。




      一切都结束得太快了。


      当黑龙庞大的身躯倒在自己淌出的血海里,所有的壮志与决心都如泡影般散去。英勇的战士们抛下了武器,劫后余生的空虚填满了他们的胸腔。


      权谋家们会说:“属于混血种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但对于更多的人而言,这就是象征终章的一战。


      楚子航便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他回到了中国,在父亲的引荐下到了一家外资企业上班。每天坐在舒适的办公室里,拿着丰厚的工资。


      在旁人看来,楚子航干练、勤奋、上进,充满了年轻人的拼劲。但他自己清楚,现在的生活与过往的血腥相比,安逸到不可思议。这具不到三十岁的身体里的灵魂,已经提前端着茶杯靠在躺椅上进入了退休期。




      收到那张明信片的时候,已经是三年以后了,楚子航早就把所有粗粝冷硬的记忆打包捆好,塞进了大脑最深处的犄角旮旯里,用厚厚的布遮盖起来。


      直到那天,他在回家前例行打开了信箱,一张漂亮的小卡片掉了出来。于是厚重的遮布被掀起,捆扎的绳子被割断,储满过往的箱子被踢翻,里面的东西倾泻一地。


      真是过分、独断专行、蛮不讲理。如果是在五年前,楚子航不介意提刀上门,然后用刀背把那个混账砍出一身不见血的淤伤。但现在,楚子航只是叹了口气,然后把明信片夹进了公文包里。


      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张印着阿尔卑斯山的风景明信片。印制粗糙,看起来大概是在山脚下随便哪家纪念品店买来的。背面大片的空白,只用圆珠笔写了一句:



      这里的天很蓝,你真应该来看看。



      从笔迹来看,楚子航判断寄信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写过汉字了,横折撇捺间都透着生硬。但结尾的签名反倒是更花哨夸张了一些,六个字母扭成一团,也就楚子航见惯了才能认出来签的是什么。




      楚子航把明信片摆到桌上,考虑着该回点什么。


      这个时候他就开始怀念起现代通讯方式的便捷起来。他可以随便回个什么表情,然后附上一两句客套的称赞。这是他从近几年的工作中学来的社交礼仪,非常好用。


      可现在他收到了一张明信片,礼尚往来,他想他也应该回一张明信片。而写在明信片上的话,就不能那么随手敷衍了。


      这可真是伤脑筋。


      在卧室里兜兜转转晃了几圈,又踱去客厅兜兜转转晃了几圈。楚子航一抬眼,看见了院子里栽的垂丝海棠。


      大约是建筑商为了兜揽买主而种的,从楚子航买下这套别墅起它就长在了那里。没浇过水,也没施过肥,就靠天生地养,倒也是勉强开枝散叶,亭亭立在院中央。


      现在或许是正值花期,粉嫩的花一朵一朵冒出来,算不上多么艳丽繁簇,但也零零碎碎地点缀在枝头,衬得精巧可爱。


      楚子航盯着看了一会儿,转回房去拿了个拍立得出来。


      那是年初公司里一个女同事送他的。送的时候,话里明里暗里都是可以借着拍照的由头约她出去。但楚子航假装听不懂,收了相机,又买了一个差不多价位的瓷器作为回礼,之后便再没了后续。


      谁想到这时候倒派上了用场。


      对着说明书研究了一会儿,楚子航走进院子里照着海棠树就开始左拍右拍。等底片显出影来,便挑了最好看的一张,提笔开始构思。



      我庭中的花开了。



      先写了这么一行,楚子航看看,觉得没头没尾,只好又补上一句:



      开得很美。



      两行小字落在白色的纸片背面,看起来单薄得有点可怜。楚子航咬着笔帽,眉头皱得紧紧的。


      良久复又提笔。




      恺撒从秘书手里接过那个信封,撕开,一张照片掉了出来。有点模糊,看起来拍照人技术并不好,对不清焦,只能大致看出来是茂盛的绿叶间开着些许浅粉的花。


      把照片翻过来,恺撒看了一会儿,抬头吩咐秘书给他订张去中国的机票,单程,不要往返。


      “您是想去休假吗?”秘书尽职地问道,以便为是否要准备一份旅行攻略而做打算。


      “不是。”


      恺撒伸了个懒腰,然后精神抖擞地站起来,一双蓝眼睛明亮得像是青春期的小男生。


      “是终于要去结束我们的退休期了。”




      秘书跟着恺撒一同离开,空荡的办公室里,那张远渡重洋而来的小照片被抛弃在桌上,孤零零地躺着。阳光从落地窗透进来,照亮了它背上清秀又凌厉的字迹:



      我庭中的花开了。


      开得很美。


      我猜它是想见你。





———— E N D ————

评论

热度(642)